2010年6月29日星期二

上海奢华篇

飞往上海之前,外子托了一位上海朋友替我们购买世博会的入门票.抵达的那个中午,上海朋友在著名的苏淅匯沪.川菜餐馆招待我们.同桌的除了这位朋友的同事,还有来自南非的一家四口.
这是一家颇负盛名的高档中餐馆,轻描淡写的中国传统元素,使其室内设计更时尚高雅.其在澳门的分店还荣获港澳版"米其林"一颗星.朋友说,这里的上海菜很到味.
主人家点菜,菜肴奉上,摆盘精巧,没有一般中式餐馆"大块头"式的餐盘大碗,纯白餐具令人舒服.
每道菜肴的味道对我们而言是挺新鲜的,即使是红烧狮子头,也特别美味,只是卖相则有点像咱们杂饭档的剁肉馅.朋友说,这家的红烧狮子头最出名最好吃.

-道道菜捧上,我们边聊边吃,我这才发现,主人共点了十几道菜!原先我还拍下照片,后来因不好意思妨碍同桌的朋友,只好放下相机.我和么女偷偷在数共出了多少道菜,可是还是没办法算清,只能约莫算出超过十道.
么女一直在我耳边念着:"妈,吃多一点,太浪费了."
我和么女其实已饱得无法动弹,但看见碟中吃不完的食物,确实有点心痛.我们家吃饭是一粒米-条菜都不剩的,实在看不过眼吃剩那么多食物.有点过意不去.
外子说,当地人一般请客都故意多点几道菜肴,吃剩的,显示主人的大方与豪迈,也是一种礼貌.
是吗?我真搞不懂.么女摇头说:"我绝不能在这种地方打工,太浪费食物了......."

 

后来我们在美食中心及小餐厅,发现很多时候客人离开时,桌面上都留下不少吃不完的食物.是份量太多抑或只是吃不完,还是习惯?那就不得而知了.







来自南非的朋友一家是乘着世界杯足球赛,当地小,中,大学全部放假一个月而环游世界.当全世界为足球疯狂时,他们一家四口却逃离喧嚣叫嚷,悠哉游哉地到处旅游.
这位南非朋友原来是一位矿主,拥有-座金矿.金矿哦!他在当晚特发了一封电邮来,写下联络方式,诚意邀请我们过去南非.哗,若真能入金矿参观,那真是太捧了!


南非太太打听那里有最美的丝绸和最好的裁缝师父,她要订做旗袍.听说上海手工精细的旗袍师父已沒剩几人.
我们这些炎黄子孙早已淡忘的传统,别人则当宝.有点惭愧.
当南非太太去寻找名贵丝绸时,我们则到豫园附近的批发市场寻宝去......

17 条评论:

Q.Juan 说...

我在深圳时也有留意到,有不少客人买单离开后,桌面上还有很多剩菜,有的剩得好像没动过那样,很多次我也跟我老公唠叨说真的好浪费事物。

花木兰 说...

主人好客难为了客人的肚子。呵呵呵。。。

nann nann 说...

上海的高消费让我吃不消,淮海路的连快餐都贵得很。但我想,上海好吃又便宜的东西总是有的,只是我没做好功课。

呵呵~但愿我也有像夫人这样的上海朋友!

白牡丹·紫牡丹 说...

浪费。浪费。实在太浪费!如果有人浪费我做的食物,我会杀人哦。

晨灵 说...

东北沈阳待客之道更豪,大大小小凉莱热莱共四五十道,势要客人吃饱喝足,再留下许多剩莱才称有面子.

yenjai.net 说...

这也是中国人的陋习吧?
剩下那么多食物
完全为了面子

淑惠 说...

我也听说过中国人的这个习俗。
这显示出他们的热情和好客,要宽待客人。
但是这种做法对我们来说就太浪费了,一点都不惜福。

安哥爵 说...

他们笑说大马人孤寒,请人吃饭还要吃完.他们是真的太浪费了.
话说夫人的身材穿旗炮很漂亮!难道你要等喝媳妇茶才穿?

薰衣草夫人 说...

Q.Juan:就是!心痛,偏偏又吞不下了.

花木兰:他们的好客真的是我们的负担.

nann nann:有一些小店的食物还是不错的,只是得注意卫生问题.

白牡丹.紫牡丹:你亲手做的,我一定全部杀完!

薰衣草夫人 说...

晨灵:那太吓人了!看见那一道道剩菜,我会更难过!
上个月我的朋友陪母亲回海南乡下,看见亲戚把一碟碟剩菜倒掉,她跟母亲说,以后不必再寄钱回去了!

燕仔:虽说不能一竹竿打翻全船人,但我想这种情况太普遍了.

淑惠:想想,偏远地区还有穷人等着我们越洋救济.

安哥爵:也只好说两地的民风迴异了.
我还需再养胖一点才能穿旗袍,免得糟蹋了它!呵呵

名师安娣 说...

我也很看不惯别人浪费食物。但是听说这是中国人的传统。我比较有兴趣的是金矿主!

Kong Hock 说...
此评论已被作者删除。
验光师 说...

金矿??哈哈,我有兴趣!夫人,记得多拍几张照片回来,如果你真的有去!

羽卒王册 说...

中国人吃饭都爱点一整桌的菜肴,
一饭一菜他们嫌弃单调。

J Sky 说...

我也听老公说过,中国人很喜欢点很多菜肴,吃不完剩下来表达他们的豪气。

对我们而言,那却是浪费食物。

楚留香 说...

人家说中国三十年前没东西吃,现在吃东西则不能碗盘见底。。。

薰衣草夫人 说...

名师安娣:金矿哦,我也眼前一亮!

验光师:一定会,等啦!

羽卒王冊:可是另一廂还有很多人饿肚子....

J Sky:他们的奢侈是超乎想象的.

楚留香:这句话形容得贴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