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5月30日星期六

美国行后记之二

一阵熟悉的麻将声传入耳中,我好奇的循着声音走去,在一间小房里,我看见两张麻将抬,各坐着四个年约七,八十岁的老人,正全神贯注的搓麻将.
这个面积不大的小房,在洛杉矶唐人街,适逢周日,人潮不多,往来者多为游客.
这个号称最早的唐人街,除了市中心的商场,周边街道显得有些冷清.这里的麻将声,给我一个很深刻的印象.
不能免俗的,去到三藩市,我又到了唐人街,在小小的公园里,三五成群的长者,在凉风习习的早上,有些下棋,当然,也有玩卜克牌的.
我身后的亭子里,一堆男性长者正玩得起劲,小小公园尽是他们的喧嚣声.不远后,有三几位妇女在闲聊,好像男人比女人更没事干.
纽约唐人街的公园也不大.据堂舅说,公园本开放给小孩,大人不能久留,除非是陪孩子玩,否则警察会来开罚单.我听得一头雾水,公园不是开放给所有的人的吗?
不过,比起前两个唐人街,这个公园的长者更多.他们当中有人下棋,下棋者只有两人,但旁观者也看得入神.不过更多的是玩卜克牌的,桌上有筹码,应该是不公开的赌博.
整个公园看起来很热闹,应该是算准警察今天不会来吧!



这是洛杉矶唐人街的一个称为"公园"的地方,内有一座蒋介石雕像,台湾色彩颇浓.
麻将房就设在里头.

像不像咱们的pasar pagi?
这家餐厅专卖潮洲家乡味,老板娘和伙计都讲潮洲话.
我不会讲潮洲话,不过应该是很正宗的那种.
比起唐人街,洛杉矶的韩国街则显得工整有序且干净.
三藩市唐人街大牌楼.
三藩市唐人街显然是有经过一番规划和设计,以吸引游客.
纽约的唐人街很大,车水马龙,到处都是人,巳分不出是当地人还是游客.
感觉上,它很像咱们的茨厂街:忙,乱,脏.

卖菜兼卖水果的摊子.像不像咱们这里的街景?

海鲜专卖店,海产种类令人目不暇给.

有中文字的麦当劳,忘了进去看看菜单有没有中文字.
这种店面摆设,货物杂乱,令人眼花缭乱,是亚洲人的特色.


为什么 China Town是游客必游的景点?
我去过那么多个国家,不管是亚洲或欧洲,景点介绍栏目上,必少不了唐人街;甚至於我国,也不忘硬生生的把茨厂街列为我国的唐人街.
今天的唐人街,巳不再负有让后人追溯历史的使命,在其他族群的涌入,不同文化的冲激下,巳不完全呈现华人的风情和风貌.
明知如此,我还是很理所当然的,不能免俗的去了所有的唐人街,为什么?我不知道,也许是寻找一些熟悉的足迹吧.
在纽约唐人街,我终于听到熟悉但又似陌生的家乡话,只可惜,在这些人的对话中,我只听懂几个字.
小时候我和祖父母是以台山话交谈,六岁以后,在老人家过世后,台山话到我这一代,巳"濒临绝种".
二十几年前,香港演员麦嘉还以台山话演戏,他息影后,再也没有听过有人讲台山话了.
我会回去告诉老爸,在美国终于遇到他的"乡下人".

8 条评论:

向日葵啊伯 说...

哈,叫你来温哥华是你不要,唐人街个个讲台山话,几个朋友都是标准台山人,说起话来真的听不懂.哪的唐人街都一样...赃,乱...臭.

帶刺の蝴蝶 说...

我是客家人,客家人又分很多種。新安啊,河婆啊,惠來啊~我籍貫惠來客家,可是我只會說河婆客和新安客。家里只剩下婆婆會說,連我公公都不會說啊!

哎喲,我覺得我們一代不如一代啊!尤其是方言和傳統習俗。

薰衣草夫人 说...

向日葵啊伯:哎呀,给你讲到心痒痒,这一趟美国行花太多钱了,等我再筹一笔先.....

蝴蝶:其实一种方言慢慢的消失,是一件很可悲的事,可是又很无可奈何.

花木兰 说...

楼上的阿伯约人去他家,又没包飞机票,一点诚意也没有。。。^_^他乡遇故人,应该很兴奋吧?

向日葵啊伯 说...

啊伯很疼媳妇地...至于亲家母麻...爱屋及乌啦!

marytance 说...

噢,原来向日葵啊伯和薰衣草夫人是亲家?

SockPeng 说...

不知怎么
我只有去过2个美国的唐人街
一个是三藩市,一个是洛杉矶
两个给我的感觉,都是有点复杂。
尤其是三藩市感觉到有点暗暗!!

唯一很享受的是可以吃中餐

薰衣草夫人 说...

花木兰:你倒是给了一个很好的提议,向日葵啊伯,识Do啦!

marytance:是咩?做末我不知道的?

SockPeng:现在的唐人街巳非单纯的唐人街,巳掺杂多元族群和国籍人士,唯一明显的特点,是中文字比其他地方多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