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7月10日星期五

前路迷茫

这是什么逻辑?应该没人猜得透.
小学数理以母语教学,中学改用国语,中六又再改用英语,比rojak还要rojak,我只能说:可怜的下一代!
前天教育部长作出此"重大"宣布后,此消息马上盖过基佬的"基官"疑云,引起广泛讨论.绝大部分的家长都持反对意见,并且忧心忡忡,害怕此决定会毁了孩子的前途.
反对原因,大家都很清楚,我也不多加讨论,我只是心中有个疑问:此决策之前不是先开过无数次的会议讨论的吗?在内阁会议上不是也有慎重的讨论过吗?为什么有些部长没有当机立断提出反对,指出问题的症结?为什么过后才在媒体提出自已的看法与意见和立场?
-------难道,他们事先不知情?
或:
-------开会时他们根本没有机会发言?
或:
-------他们根本没有受邀参与讨论及作出决策?
我没有答案,你也应该没有,是吗?
不过我有个很肯定的结论:作出此决策的人都是没有脑的!
你赞同吗?


另:
教育部日前宣布明年SPM考生只能限考十科,但不知各学校是否还未收到教育部的正式公函及指示,今年中四的学生仍上超过十科的科目.
这群中四生,仍像失去方向的孩子,在那些没脑的人的拨弄下,在漩涡中被转得浑浑噩噩,不知所措,不知明日为何.
么女说:"我们课照上,说不定什么时候又改决策;其实大家都等着教育部取消限定十科的决定."
瞧,连小孩都对"大人"干的事没信心,可想这些"大人"的操行和修养是多么的糟糕!
孩子的前路,是迷茫,也是迷惘的.

22 条评论:

icafe 说...

现在的我也蛮担心和忧心的,两个孩子都不喜欢国语,上中学后,不敢想象啊。。。

feiyifan 说...

真的很惨,乌烟瘴气

花木兰 说...

我个人认为小学以母语教,中学开始应该以英语教会比较妥当。很多科技书原文都是英文版的。。。就不知道为什么他们那么没有远见?

杨 霓 说...

唉!
一群吃屎哦屎的废人!

小園丁 说...

政策的朝令夕改已是家常便飯了,自求多福自力更生方是上上策。。

Botak 说...

首先改回母語教學是因為選票, 然而大馬來人主義使他們不太心甘, 就把中學改回馬來文, 反正馬來人沒問題. 這種一半一半的邏輯緣自於國陣的皆大歡喜精神.

老颜 说...

等着再吃一记闷拳吧,把学生学习的韧力和弹性都拉紧了,为学风气恐怕会越来越糟。

薰衣草夫人 说...

icafe:保重喽!

feiyifan:愁云密布!

花木兰:那是因为他们只看眼前,选票比什么都重要.

霓霓:赞成!骂得好!

小园丁:只是为难了孩子.....

Botak:那些友党的家伙,呷屎的吗?

老颜:糟的是这些猪脑从没有以下一代的角度来考量我们教育制度的趋向,受害的最终是下一代.为学风气?早就惨不忍睹!

晨灵 说...

我想政府除了不想开罪那群保守派的马来人,也特地在为难华社.他们明白华人普遍上中学要英语教数理,华社在过去六年在这课题上持反对声音,为难政府;现在好了,政府答应改,但改之余,也不让你们好过.
总括一句,你们在改了之後,又想要再改.那是华人多诉求的劣根性.那是政治人物故意传达给其他友族的讯息.

SockPeng 说...

不知道要说什么比较好
政治人物思想不成熟
为难了下一代

yoyo 说...

T_T.....唉!

snow 说...

中学不是用英语吗?
我的学校是用英语的~

林廷辉 说...

“此决策之前不是先开过无数次的会议讨论的吗?在内阁会议上不是也有慎重的讨论过吗?为什么有些部长没有当机立断提出反对,指出问题的症结?为什么过后才在媒体提出自已的看法与意见和立场?”

答案是:他们开会时不是全都坐着吗?对。当他们坐着时,大屁股压住了脑袋,怎么去思考?因为他们那装满野草的脑袋都生在屁股那儿呀!简单来说,大家就别期望这般用屁股来思考的人了。

Jean 说...

我也面对和icafe同样的问题。尤其是女儿,还要求我让她上独中。。。
我真不想再这时候再去烦我不能改变的事实。。。。(如果tun 马的voting有效,那么还有希望。。。)
政治人物的脑是生在下面的。。。。

薰衣草夫人 说...

晨灵:他们的所有决策,都有他们的议程,瞎眼的都看得出来.

SockPeng:他们是自私,没有远见,却苦了下一代.

yoyo:除了骂和唉,我们还能做些什么?
有了!下届大选----

snow:三年后中学改用英文教数理.

林廷辉:真的想不出别的理由了,有了这些无脑的领导者,我们何其不幸!

Jean:希望这几天的议论,会让这些无脑的人清醒些.

珠英 说...

猪是有脑D!他们不配是[猪].[屎的廢人]才对!

向日葵啊伯 说...

昨天吃鸡,甜点是铜罗烧,今天吃ROJAK?好像胃受不了了.太多师傅在炒菜,"厨房迷茫"乱糟糟!

诗艳 说...

唉。。。大马的教育制度比天气还善变。。

薰衣草夫人 说...

珠英:管它什么名堂,这些人本该被谴责.

向日葵啊伯:就是这几个厨师把厨房弄得乌烟瘴气.

诗艳:几乎天天愁云密布呢.

淑惠 说...

唉,改来改去,还不是一个字- 失败!

薰衣草夫人 说...

淑惠:偏偏还是继续改来改去....

Joanne 说...

我们的下一代都变成了政治的“白老鼠”。。
http://joannecho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