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月16日星期六

妈妈心

秀兰是我的儿时玩伴.一,二年级寄居在外婆家时,我们常和其他小朋友瞒着大人到屋后的江沙河去抓鱼.虽然有时被大人发现会招來一顿责骂或鞭打,但我们始终是勇者无惧.
十多年后重逢,谈谈家长里短,才发现当年那个小丫头,今天是一个伟大的妈妈,一个心里充满爱与包容的妈妈.
秀兰有两个孩子,女儿嫁了友族改教,儿子娶了菲律宾籍媳妇信奉耶稣,她自嘲家里祭拜祖先神祗的只有她.引起我的好奇的是,她如何在不同宗教信仰中,让一家人的亲情仍紧紧相系?
其实秀兰的女儿在念书时已对回教教义产生兴趣,念大专时与马来好友同住便开始研究回教.一切似冥冥注定,后来更嫁了友族男子,改教包头顺理成章.
她说:"她长大了,有自主权,我能阻止吗?明知不能,只有接受.我老公本来担心就此失去女儿,还好女儿常回娘家,除了不吃不能吃的,一切如往昔."
至於信奉基督教的媳妇,她不上香不打紧,但会帮忙家婆准备祭品,这已算是难得.
我想,接受与包容,是亲情的倾注.宗教信仰是属於个人的信念,只要互相尊重,必不会影响人与人的关系.只是,理论固然说得明白,实际上在现实中,茫茫人海,到底有多少颗包容宽恕的心?
黄妈妈是马六甲一个很传统的娘惹,虽口操马来话,但逢佳节祭日,神台上摆满完全依照巴巴娘惹传统模式的祭品,娘惹糕点都是亲手制作.
当她唯一的儿子迎娶友族女子时,她是伤心难过,但也无可奈何,她家姓氏就此断绝,能不伤吗?
但更痛的是,儿子改名换姓之后,就仿如连亲情也快断线了,久久回家一趟,不但饭不吃,连一杯水也不肯喝.
黄家女儿形容妈妈的绝望时,心也是淌着泪的.亲情真如此不堪一击?
我也是个妈妈,我能了解黄妈妈的心情.本来相连的脐带被剪掉后,孩子成了个体户,无形但相系的爱也会渐渐松懈,但如果渐行渐远,亲情冷却,那真是千刀万剐的痛,无法形容.
我虽自认开明,让孩子拥有自主与主张,但在这节骨眼上,我还是小心翼翼地对孩子说:"慎选对象."我不愿意看到他们连妈妈煮的饭也不能吃.
也许我是有点自私,但我也只是个平凡的妈妈,总会希望孩子偶而能陪陪我这个老骨头在家里吃个饭聊个天.我的要求,应该不会太过份吧.

20 条评论:

Chris Chia 说...

天下的妈妈是一样的~ 都爱自己的子女。
改名也好换教也好,不过爱妈妈的心不能少。
人与人之间相处是很大的学问,也是考验。
相信你的教导,你的孩子都和你很亲近。

Jack 说...

无论你信仰哪种宗教,出世时总是身无一物,轻轻松松就来了。
接下来,你的父母就开始在你的身上忙着加东西了---衣物、名字、宗教、功课、考试、工作、家庭、孩子。。。。这个不能吃、那个不能做。。。。
无论你信仰哪种宗教,当你要离开时,以上的东西物件都不可能一起带走。。。
辛苦了半辈子又回到身无一物的那一刻,人才可以轻轻松松上路。。。。。
信仰什么宗教都无所谓,最重要不能走火入魔。
凡事看开点,心境自然开朗点,人也比较可爱点。

名师安娣 说...

我也是个自私的妈妈,我很怕孩子包头后不吃我的东西,我可以包容他,可是他可以包容我吗?

cloudlee 说...

夫人,我赞同你与名师安娣的想法。我本身也体验过。弟弟娶个信基督教的弟妇,我妈妈能包容她,可是她不能包容俩位老人家。俩老往生时,只是上香拜都不能。虽说耶苏是她/他们的天父,但没有父母亲,他/她们从何而来?(如果我叫你上香拜其他的神明那我就不该,可是父母亲哦!最后一次上香是感谢他们的养育之恩!)

cindy 说...

说易行难啊。。。
人与人相处的确是一门大学问。。。

白牡丹·紫牡丹 说...

我不喜欢看见父母苦求孩子回家吃饭,感觉好心酸。
常回家陪父母吃饭,我觉得也是一种福气。
紫牡丹

验光师 说...

我觉得这种事情未来会越来越普及,双方需要很大包容心!

yuskey 说...

嗨,回来看你了。虽然我还没当妈妈,我才17岁啦。可是我能体会每个妈妈的心情。因为我妈妈时常跟我讲,选男生时,眼睛要张大大。有时讲到我都烦。。哈哈

anakmalaysia 说...

No matter who we are, what we are,how old we are, mom`s love is there all the time. Just like the song, mom is the best.

诗艳 说...

不必太担心,我是大学自己一人信奉基督教的。回家是什么都吃,和家人的关系也非常良好。。孩子是孝顺的话,就算改教还是孝顺的。如果孩子不孝,即使没改教也不孝。。“当孝敬父母”是圣经里面,一条必守的诫命。。

恩轩至佳_密池 说...

很同情黄妈妈的处境,也很佩服她的开明和接受。也许事情已经发生了,她不得不接受,因为她失去了选择的权力。我认同你的想法,我也无法接受孩子回家后滴水不沾。

为什么天下就只有父母为孩子着想的心,却不见孩子为父母着想呢? 孩子在作出自私的决定时,可曾想过年迈的父母呢?

SockPeng 说...

当遇到不同宗教时
我们都要互相迁就

我想黄妈妈的孩子本身就是少粘家

YuinTing Chin 说...

一切但求“中庸之道”。凡事不要極端,不要走火入魔。當然,我相信孝順的子女一定能退一步為父母設想。

Ashley 说...

你朋友的两个孩子都跟外族人结婚并改教,
幸好他们还可以和睦相处,不然就真的可怜无奈了!
她也算很看得开哦!若其他人也能像他们那样相处,就算很幸运了!

薰衣草夫人 说...

Chris:妈妈的心都一样,永远系着孩子,只怕那一端越走越远.

Jack:说得容易,但如果碰上如吾友的情况,往往会不知所措,恐怕宗教信仰会让亲情靠边站,那一个父母不担心?

名师安娣:说得时,现实例子太多了.

cloudee:在这节骨眼,谁是谁非也很难下定论,是不?

薰衣草夫人 说...

cindy:包容是相处之道,但也得双方面,确实不容易.

紫牡丹:你妈妈一定很幸福.

验光师:好像输家都是父母,会吗?

yuskey:你烦,你妈还是要不厌其烦的说;我也是这样,嘻嘻

薰衣草夫人 说...

anakmalaysia:I dont want to be the best mum but hope that the children will understand my heart.

诗艳:每个人对宗教的信念不一样,我想最大的关键在於包容心.

密池:你提出了一个很好的疑问,但这个为什么是没有答案的.

SockPeng:我想一滴水也不喝,那也未免太伤了,比客人还不如.

薰衣草夫人 说...

YuinTingChin:若能有中庸之道,则天下太平了.

Ashley:一般上孩子作了决定,父母再怎么不高兴,还是会让步的.

花木兰 说...

我绝对是推崇信仰自由的人。他日女人要信什么我没意见,因为我本身是无神论者。^_^
不过,宗教都是教导人们要从善,信那个教无所谓吧?

薰衣草夫人 说...

花木兰:宗教信仰原本就是一种很单纯的信念与寄托,但后来经过人为的演变,却又变得不可理议,这才令人不能欣然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