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8月3日星期三

渐渐被抹去的足迹

得知玉壶轩茶楼将被征地以进行捷运计划,确实有点愕然,怎么会这样?
据报载,土地局上周已向苏丹街多间百年老店发出通知,必须让路给大吉隆坡捷运系统,玉壶轩茶楼便是受影响的其中一间.
玉壶轩茶楼位于茨厂街,但由于它的后方是苏丹街,而捷运系统的征地计划是在苏丹街,因此极可能难逃被拆的噩运.
玉壶轩是茨厂街(或是吉隆坡?)硕果仅存的点心茶楼,至今已有83年历史;倘若被拆除,"可惜"已不足于形容这家祖辈级的老字号.
五月初我曾与一位日本朋友到玉壶轩去用膳.由于去时已是下午二时,点心已卖完,我点了招牌生面,广府炒和一碟义烧烧肉.朋友对这家有点老旧的茶楼和老伙记感到好奇,对面前的美食更是赞不绝口.通常我会打包他家的鸡蛋糕,可是去晚了,也是可遇不可求.
八十年代,我在星槟日报(光明日报的前身)工作,办事处就在现今苏丹街大南通贸易楼上.从楼上窗口往下望,就是我来也肉干行门前那条道路.在这-带窝了几年,我最大的收获,应该是吃尽了当时苏丹街和茨厂街的美食.可是今时今日在这里走一趟,会发现当年的小贩档或餐馆,许多已找不到踪迹;从早期的成记,锦纶泰,到干捞老鼠粉,后巷咖啡面,还有扁担阿婶的算盘子,我想念的不只是古早味,还有的是处身在这个繁华嚣闹的市廛的体验.
我总是觉得这一个华人聚居的地方像个蚂蚁窝,人人从早到晚都在为争一箪食-瓢饮而勤奋工作,但也淬煉出它特有的质朴又圆融的性格.也许有人看不起这个市井之地,但不可否认,在这里生活的人,都是华人在这块土地立足生根的历史见证.而在这里用古法酿制出来的味道,在过程中也渗入了多少文化,传统和用心,这都是华人的情感潜流.
食物承载文化和历史,可是也敌不过时代的洪流.古老风貌下的店面,都纷纷让位给服装首饰店,七十二家房客的住户变成外劳 ,我们的老字号还剩多少?刻印着沧桑岁月建筑超半巳面目全非,再过十年,这个华人发迹的地方还剩下什么?
也许十年后当我们族人的人口越减越少时,这里什么都不剩下了........

17 条评论:

嘿嘿 说...

还是西方国家懂得把老店保留成古迹来吸引游客!唉~

路人㊣ 说...

我喜歡它的月餅,以前在Damansara utama有分店,每逢中秋節必定會預購~

moot 说...

说的好听叫发展地铁。 其实就是真刀真枪的抢地。马来西亚果然厉害, 把中国的手法学到十成。当然,政府对于Plaza rakyat 那个大窟窿当做没看见。

老实说, 那个地区好像被下了魔法一样, 谁做大改动谁就倒霉。

名师安娣 说...

以前连旧法庭莫迪卡体育馆都要拆,何况一间烂鬼茶楼!

流金岁月~丽莲 说...

现在的茨厂街都变外劳街了,连马产都少见。

匿名 说...

真希望他们能开一间新店啊。
看来还是我们菲好,穷是穷点,但不乱拆人的地方,
我们这里有时坟墓就在高速路的中心花园里,(就是来分左右车道的那种)。几块坟墓也就10米左右的地方,好在四周有高大花树,所以看起来很唯美。只是车来车往太吵了,还好住里面的人不会起来抗议,哈哈哈
看我们的政府多尊重私人领地啊。虽然是有点不可思议,但总比强拆的好
德希

cindy 说...

拆拆拆!建建建!
发展=摧毁旧的,建设新的。。。

(当中当然有乘机成分~~)

Douglas 说...

这些历史老字号都是买少见少了。

真可悲~~~

shirley 说...

我的想法和moot一样,那里可是“黄金地带”呢!

白牡丹·紫牡丹 说...

马来西亚有很多值得保存的地方古迹,每次都被拆了,超可惜的!

普普 说...

现在发展是因素之一,老行业面对的最大问题是后继无人的窘境,只能聘请外劳管理生意,茨厂街早就失去了原来的风貌。

啤酒花™_J 说...

我念旧。。。

验光师 说...

可悲,华人在这片土地留下的足迹更少了!

薰衣草夫人 说...

嘿嘿:这与国家领导袖层的文化水准有关.

路人:这间分店还在吗?去过两次,还是喜欢老店.

moot:未来的发展值得关注,不过看来势在必行.

名师安娣:由只向钱看的人管理,哪把古迹放在眼里?

薰衣草夫人 说...

丽莲:我从前熟悉的身影都不在了,茨厂街变得很陌生了.

德希:再多的分店,也抵不上老店的那股古早味啊.其实说来惭愧,我们已经失去了许多老东西.....

cindy:不必画出肠,大家心里都有数,是吗?唉....

Douglas:失去的,不只是味蕾上的....

薰衣草夫人 说...

Shirley:谁不这样想?

紫牡丹:是可惜,也很心痛,又无可奈何.

普普:这倒是事实,可是老行业不在,起码也该有规划的保存老建筑,拆了,就永远失去了.

薰衣草夫人 说...

啤酒花:我们志同道合.

验光师:在许多大城小镇,很多老东西都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