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0月2日星期日

撕掉的月历

我说在我们那个年代,一本课本都用好几代,我的舅舅用了传给阿姨,轮到我时已是第四手,书本破烂不堪,从来没有完整过。
书本绉得像咸菜不说,四四方方的书本往往因绉折太多而缺角,有时候连整张书皮都不见,那时候,挂在墙上的月历就派上用场了。
友人个个点 头认同,那是个已渐渐淡去的记忆,其实我们是很怀念小时候月历高高挂的年代。那个年代,十一,二月是爸爸妈妈收集日历和月历的时候。忘了是那一年的华语课本,里面有一课是这样的:"日历日历,挂在墙壁,一天撕去一页。。。。",这一句,至今还牢牢记得。是不是以前的人都比较爱惜光阴?家家户户的墙上必挂满日历和月历,日历是天天撕天天数日子,早上上香祈求众神保佑之后,便把昨天撕掉,以抖擞的精神迎接今天。月历,则是装饰的作用比较大。
以前的月历大大张,多为明星照或风景照,往客厅四面墙上一挂,老旧的木屋顿时生色不少。别笑说这太老土,在物质贫瘠的年代,家里的明星月历及四季风景月历是一种炫耀,不骗你。 友人说,当年她家老爸还带回来金发女郎的裸体月历,不过最终还是没有挂在墙上展示,只是孩子无意中发现,又惊又喜!她还记得肉弹狄娜的性感照,只是比起今天老是露事业线的年轻女星,狄娜那种性感只属小儿科。
又厚又大的月历,通常在圣诞节前就从墙上取下,因为一月份第一个星期孩子就开课了,孩子的课本都要旧月历来保护。包了旧月历的课本,旧书也变新书,每天陪着孩子去上学。 我们小小年纪就学会自己包书,还特别为喜欢的科目包上最美丽的月历纸,这一层保护层,就从年头维持到年尾。
到我们的孩子的时代,因为纸张成本高,已经没有多少商家愿意送出精美彩色大月历,大家自然而然的便买现成的透明包书纸,孩子也没有几个懂得包书的乐趣,因为念书压力大,许多孩子都不期待开学。后来索性不包,也是因为他们那些书本两年换edisi baru,三年改edisi terbaru,想要把书本留给老二时,书本又改成edisi terkini!包得再美再新的书 ,最后也是送给收旧报纸的。
也许我们都是过时的人,连一张平凡无奇的月历纸也可以在咖啡香中缅怀一番。失去的总是美丽的,这个早晨是欢愉的。

20 条评论:

莎莎妈咪 sab 说...

小学时代我们家也是用旧月历报学校课本的。原来那个时候我们已经在“recycle”了。。。其实,那时候有点羡慕拿鸡皮纸和plastic cover包书的同学呢。“:)

Sheue Li 说...

现在即使想留住课本给下一代,也没有机会。
单单是政府换数理的教学,课本已经不知道换几次了!

非一凡 说...

那些大日历包书才好,喜欢的科目就包喜欢的图片明星!!!我到现在还留着~~

安哥爵 说...

客厅里整排挂历,那些女明星和我们相看地过日子.

bLuRbLuR 说...

都不去留意日历的存在。。。 不喜欢数日子的感觉:)

shirley 说...

日历还可以遮木屋的破洞!

文燕 说...

往事不堪回味啊!有苦有乐,但还是蛮好的。
用月历包书的日子还是值得回味的。

cindy 说...

以前,超级市场有送,现在都没了!
往事只能回味啊!

普普 说...

时代不断进步,淘汰的淘汰,不可能返璞归真了~~~

大王蛇 说...

现在的日历纸能够包卫生棉,也是蛮有用处的。

名师安娣 说...

我用日历包书,还用来赌博!惨,给你知道我烂赌!

嘿嘿 说...

那些精美的月历用途可多嘞,还可以卷成美丽的垂帘珠子,色彩的风车,后来在流行编制幸运星星……多姿多彩!

日本挂历最一流了,除了风景,还有著名红星吉永小百合!哈哈哈~

张玉燕--Yoke-Yin 说...

以前我爸很enjoy帮我们包书。有大月历用月历包;否则,他会去买那些黄色的纸(好像叫鸡皮纸)帮我们包。一眨眼,几十年过去,他也不在了,可是这情景却深深烙在我脑海。

Landy 说...

我记得,那些年,我都用那种天天斯的日历做数学草稿纸。

路人㊣ 说...

唉~時日如飛...也是我的童年記憶~

说...

每个新学年,我都用日历包书,还包得蛮有兴趣的。由其是明星照,如胡燕妮,何莉莉,等等。。。噢!真的是往事只能回味啊!

薰衣草夫人 说...

莎莎妈咪:其实以前我们很多东西都循环再用,只是当年还没有"环保"这个词汇罢了。

非一凡:哗,古董咧,好珍贵!

安哥爵:其实这样已经过得很满足了。

bLuRbLuR:日子可过得潇洒!

薰衣草夫人 说...

Shirley:哈哈,这倒是真的。

文燕:对呀,话题一聊开,总是回味又回味。

cindy:我都好久没收到了,不过收到也不会高高挂,呵呵

普普:只有缅怀了... . .

薰衣草夫人 说...

大王蛇:一份刚好用一年?

名师安娣:还另有用途?好奇咧!

嘿嘿:你一定是日本挂历收藏家!

玉燕:每年开学包书,就是亲子关系最密切的时候,是我们童年时珍贵的回忆。

薰衣草夫人 说...

Landy:当年我们都是这样废物利用,我还拿来画公仔!

路人:应该每个人都有同样的记忆吧。

翠:可惜这些月历连在古董店都找不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