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5月29日星期二

不再再见

那晚返家后,辗转反侧,思潮起落,难以入眠,学姐的一番话缭乱我的心,久久不散.

蔡学兄往生的消息传来时,我妈刚在马大医院开完刀,心里头还揪着,接到同学的通知时,顿时心绪慌乱,难以置信,抓着电话筒,我失控地喊叫:"你是不是听错?你有没有搞错?"

我无法形容当时的心情,毕竟我们刚在面子书交流才不到两个月,怎么会那么突然?

学兄是通过一位同乡在面子书找到我,他的第一句问候之后便是:你还记得我吗?记得,当然记得,念中一开始成为华文学会理亊之后,由于和学兄的两个妹妹同届,我常往他家跑,而他的太太,也是我的学姐.后来几年我出席校友会聚餐,大家还是有见面.只是去年建校百年校庆在家乡举行,我未克出席,于是便有年多不见.

去到丧府,我才知道学兄生病已有七年,是罕见的肺疾.原来这后来几个月,他已经要依靠呼吸器,就因为出门不方便,他才多在面子书上流览.

只是,我都不知道,我完全不知道他的状况,我不知道他在我的面子书按赞时,他的生命已渐渐枯竭.我不知道他在与我交流的那一刻,他的生命已近终结.我有点懊悔,然又说不出懊悔些什么,只是懊悔,居然连再见也来不及说.....

学姐说:"他后来都没有出去,他常上网,他每天都去你的面子书,他告诉我你有很多活动,他毎天都看你写的东西,他是你的粉丝.谢谢你这些曰子让他开心,谢谢你,真是谢谢你....."

我的泪水不禁夺眶而出......


13 条评论:

啤酒花™_J 说...

夫人,近来都很低落。过着过着,会过了。
保重。

普普 说...

至少你写的东西,得到他的共鸣。。。

不必太难过了,保重!

流金岁月~丽莲 说...

我活着~感觉你的文字有共鸣,我会来留言,人生就是如此,不必感怀。。保重。

Jack 说...

世事难料。保重。

佩仪pueyyee 说...

虽然时时浏览你的文字,略知你的动静,然而,毕竟还是隔了一层的;你不知道学兄当时的状况是因为他有自己的深意,请你不要自责。人与人,能互有一点温暖,胜过全然的空无。坚强起来--

anakmalaysia 说...

If someday when i am gone, i would like to said the same thing to you, cause you are so sincere and real, but don`t worry i will hang around to read your blog for the next twenty years.

匿名 说...

I read ur blog frequently .. Though i didn't comment.. But u r very honest and sincere.. Cheer up... I can't write chinese

jb 说...

人生无常!有缘下辈子还是会遇上滴!不要难过了。。。

莎莎妈咪 sab 说...

夫人。。。好像你的学姐说的~~至少你的文字与照片让足不出户的他开心了一些。。。你应该觉得欣慰啊~~~

红菇 说...

以文会友,不也是陪伴的一种方式吗?您的文字陪他走完人生最后一站,夫人,您该感到欣慰,请多保重!

薰衣草夫人 说...

啤酒花:希望快快雨过天晴.

普普:没事,我只是有些伤感.谢谢.

丽莲:谢谢你一路来的支持.

Jack:人生太无常了.

薰衣草夫人 说...

佩仪:只是难以接受,太突然了.当天瞻仰他的遗容时,完全不能相信就此永别了,只能安慰师姐:他走得自在就好.

anakmalaysia:到时我们是"老"朋友了,希望我还能写.

匿名者:没关系,欢迎你继续来访,只是我用中文比较得心应手.谢谢你的捧场.

jb:如果可以的话,下辈子还想见很多人呢!

薰衣草夫人 说...

莎莎妈咪:我想也应该这样,总算没多大遗憾.

红菇:我其实什么也没做,但很开心有这位粉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