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5月31日星期四

最后一个决定

我吿诉三舅母,当晚代表弟妹们签字让妈妈动脑部手术,下笔时是战战兢兢的.虽说对医生而言这只是小手术,一般危险性只有二十巴仙,但对于身子羸弱的老人,风险却是未知的.当时情况危急,再怎么如千斤锤般沉重,我还是签下,因为时间已不容许我考虑太多,否则妈妈永远会昏迷不醒.

三舅母说,其实再怎么难下笔,也难不过当年她签下亲人的放弃急救的同意书;过后,还得面对一些杂音,别人的不谅解,让她心里曾经非常难受,满腹委屈.

其实我和弟妹们早已有共识,当老人家在某一个阶段时,我们不要让他们在临终前让他们插满管子来维持多几天短暂的生命.不是狠心,只是不希望他们为了那仅有的几天而受尽 痛苦,徒增负担.

我的家婆在临终前肺与肾已渐渐衰竭,仅靠呼吸器维持生命.看着她身上插满管子,半清醒却无法言语,痛苦无法呻吟,让我感触很深.在一个生命逐渐枯萎时,家属固然会悲痛难过,但我从那双倦怠无力的眼睛中,却是看到她在承受着最极致的煎熬..身子衰颓受尽折磨已经很悲惨,还要插着管子,只有口鼻呼出游丝般的气息,结果是痛上加痛,苦上加苦.

我和外子曾与孩子讨论这件事,我们都希望在生命末期能够走得有尊严.这当中当然有许多不舍,这永别也是个艰难的决定,但我们都情愿走得自在,走得舒适,以善终走完人生之路.我们也不忌讳,向孩子交待了要以佛教仪式办理后事,一切 从简.

我们不是开明,只是生无法选择,便希望在生命终结前能为自己作最后一个决定.只要坦然面对,则一切自在.




16 条评论:

流金岁月~丽莲 说...

我觉得我的选择也会和你一样。

anakmalaysia 说...

Fu Ren, trust your self, believe your self, be positive, be happy, you will be healthy and strong !

kwanyau 说...

坚强,保重!

Liam 说...

祝福你们,保重。

验光师 说...

我赞成,星洲有这类报道,非常认同!

红菇 说...

我也希望能善终,但善终的前提是要有善别,后人才能善生。

薰衣草夫人 说...

丽莲:真的早讲早好。

anakmalaysia:我不是悲观主义者,反之,我是以正面的态度看待终结,没什么的,百无禁忌。

kwanyau:谢谢你。

薰衣草夫人 说...

Liam:谢谢你的祝福。

验光师:这门功课人人必须学习。

红菇:认同,只是许多人因为忌讳而避谈。

bluecloud 说...

真的,看着亲人朋友躺在病床上的痛苦,真的是太难受了...我想走的自在,走的舒适也会是我的选择...

普普 说...

决定在于自己,别人的杂音无关紧要,只要坦然,一切自在。。。这就对了!

cindy 说...

这最后的决定是必须的。
走得有尊严,好!

winnie@ah咪 说...

我也是这么想的~
我都想好以后要自己安排~如果我就婷一个女儿,我会尽量在退休前(如果有福分的话)所有身后事都安排好~不要给她辛苦~买好生基~^^

啤酒花™_J 说...

夫人,杂音确实是难受。自己受下来好了。会过去的。

名师安娣 说...

我和你一样想。其实如果知道生存的机会渺茫,还不如好好走。

薰衣草夫人 说...

bluecloud:希望天从人愿。

普普:如果杂音来自近亲,其实还蛮难受的。

cindy:事先交待也是必要的。

薰衣草夫人 说...

winnie:自己先做安排,除了是自己的意愿,也的确会给孩子一个方便。

啤酒花:无论如何,还是会有根刺的。

名师安娣:所以我们才先交待,免得受尽折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