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2月3日星期二

老爸的马来朋友

每一年的农历新年前,老爸都会接到一张贺年片,那是阿末叔叔寄来的.
老爸只认得贺年片上面的签名,其余的文字,就要我们唸给他听.
今年的写着:华人新年快到了,祝你身体健康,千万不要喝太多酒呀!我现在行动不便,不能常来看你,要多保重.
他用的是巴刹式的马来文,唸起来亲切,也温馨.
每一年的贺年片,都有关怀的问候;类似的问候,持续了好几年.
阿末叔叔是老爸年轻时的朋友.当年他还在老家寄宿过,尽管有观音菩萨和土地公守在大厅.
年老之后,他随儿子迁居至槟城,每回南下,必从大道转进江沙来探望老爸.
老爸是打金匠,顾客以甘榜的马来朋友为主.
甘榜的马来人贫困却爱配戴金饰宝石,老爸让他们赊账,一百块的东西让他们分五期还,因此在马来圈子提起tukang mas Ah Hook,无人不晓.
如果老爸於水果季节到甘榜收账,必带回榴連山竹红毛丹.
有一位邮差阿密叔叔是我们家的常客,可说是看着我长大的.他退休后当德士司机,如果老爸包他的车上来,我一定请他到外头吃饭,我当他叔伯辈.
老爸还有一位要好的朋友,是裁缝阿利叔叔.老爸的西裤,全是他缝的,老爸穿到现在.
阿利叔叔知道老爸爱吃冷当牛肉,每年开斋节必邀请老爸去大吃一餐.
老爸是老实不客气,坐下便用手抓饭.
老家靠近火车站,附近就有一整排的铁道工友宿舍,其中两家与我们很要好.
每一年年初一早上,我穿上妈妈亲手缝製的新衣,套上新鞋,一双小手捧着一个装满蛋糕糕饼的大盘,送给马来和印度邻居吃.
从未上学我就接下年初一这份差事.那两家马来朋友会以白糖回礼,他们从未拒绝过我们的食物.后来他们被调往别地,宿舍也拆了.
我的马来腔国语,是小时候这样子练来的.只是长大后出来都门,少讲马来话,已不再流利如昔.
这些小时候的回忆,我非常珍惜和怀念.我想,今日今时,也难找到这样的情景了!

8 条评论:

papa &mama 说...

真的很温馨,我们也很怀念以往的人情味.

♥♥♥弯弯米♥♥♥ 说...

感觉上kampung人比较有人情味nei

花木兰 说...

好朋友总是令人缅怀。。。。

黛丝 说...

好时光!
总是叫人难忘。

诗艳 说...

这真是美好的回忆。。。
哎。。政治把人民四分五裂了。

薰衣草夫人 说...

真的很感谢这些叔辈马来朋友的友情,给我的童年留下一些美好的片段.
我想,人人都想国泰民安,只是搞政治的人唯恐天下不乱!

Chaos 疯侠 说...

这篇写得很感性,我喜欢,嘻嘻!

薰衣草夫人 说...

Chaos疯侠:欢迎光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