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2月10日星期四

北京足迹之二:千刀万剐的考验

一个小时许的车程,转了三趟公车,越趋近目的地,我心里越是酸楚.
这是北京西北部,过了卢沟桥,公车停在一所公市前,我们得转第二趟车.当时我还不知道,我们离目的地还远着呢.


事情是这样的.
长女于去年十二月到北京时,是被派到丰台区的韩家.
她刚抵达时,我们是以手机简讯联络,她只报平安,表明领养家庭家里没有电脑,因此无法以视讯连糸.
我们也未料到她的处境是那么的出乎意料,至到第三天,她跑到一间网咖去付费上网,她"妈!"一声便嚎啕大哭,我们才知道出了点状况.
也许是为免我们担心,长女只说韩家浴室没热水器,她巳两天没洗澡,必须花钱去公共浴室去淋浴.寒冬的夜晚,没有暖气难入眠.最糟糕的是,由于学校太远,她必须四点半起床,五点钟和韩家闺女走出大路去搭三趟公车,一个小时后才到学校.
四,五点放学后,转三趟公车回到家时天色已暗,晚餐时间后,八点就必须上床睡觉.
看着女儿泪水直流,我和外子是心疼得要死;但是我还是狠着心告诉长女,她即然已同意参加这项计划,绝不能半途而废,否则一切将会变得毫无意义.她必须学会适应环境,不论情况如何恶劣都得忍耐两个月.
女儿终于擦干眼泪,唯唯诺诺说:没事没事.I am ok now.Don't worry.
当时韩太太就站在她背后,我们只得以英语交谈.
后来是学校校务主任杜老师从别个同学口中得知长女早上五点便得搭车上学,大吃一惊,马上另为长女安排另一个领养家庭.第五天晚上,长女住进了郭家,离学校只有五分钟步行路程.
就是这样,长女在韩家住了那毕生难忘的五天.




虽然只在韩家住了五天,好歹人家也是热诚地接待了五天,我对长女说,即然去到北京,也该去拜访一下,感念韩家的照顾.


郭太太说,她在北京住了几十年,还未去过这个需转三趟公车的乡下芦井,于是决定带着她的闺女陪我们去看看.第一个转站,我们跑进去公市逛了一会,当时我好心情还有这些花布般喜悦.下乡哦,这是旅行团绝对不会去的地方!




这是第二个公车总站,对面是一个军营,有点荒凉.我绉了绉眉头,估计早晨长女与韩家闺女在此候车时,应该天色尚未亮,而放学后在这里等车,应该也是掌灯时分.
我想像这两个女孩在寒风飕飕中,那个冻冷像千万支利针透心彻骨,冰冷生疼,我心当时是很痛的.我也立即意识到,她们在这样的环境是多么的危险啊!




深冬,土地都裸露着,到处光秃秃的,只有带有色彩的垃圾寂寞地躺在墙边,给人一种苍凉萧瑟之感.


到了芦井车站,下车还得步行一段路程才到韩家.
农村平房在镜头里是美丽,宁静的;但实际上却不是这样的.这里多为贫困人家,有些房子已墙面剥落,屋瓦破损,相信巳失修多年.




这个村庄规模应该蛮大,只能容一部车子行走的沙土小径,忽左忽右,像似没有尽头.我抬头一看,屋瓦上积了厚厚的尘土,多久没下雨了?




走了十分钟,终于到了韩家,就在镜头远处拐左.我无法形容踏进韩家第一步的感觉,只可惜后来拍的照片不小心被删除掉,否则你也会像我一样大吃一惊.
屋内凌乱一片,看起来有点脏的衣物四处乱丢,沙发上杂物多得无法坐下,黑得发亮的擦地抹布横躺在地上,另一角摊了一堆发出异味的东西.这时我瞅见郭太太用手捂住了鼻嘴.
韩先生赶忙捡起沙发上的衣物,招呼我们坐下,但那黑乌乌的沙发,实在令人不想坐下.






十四岁的韩笑正在甜睡,都近中午了.长女当初就与韩笑住在这间房内.
其实房子刚装修一年,蛮新的,地上铺的是大片地砖,只是缺少打理.整间屋子得个乱字.我想上洗手间,长女低声说:Please don't.结果我只好忍.
韩先生没有工作,他因拥有五间房子而成"小暴发户",靠收租过活,还刚买了一部韩国汽车.




韩太太不在,原来她去上班了,于是韩先生载了我们去找她.
韩太太在万龙八易滑雪场当厨师,就只煮给员工吃.我们去到一个非常简陋的厨房,蔬菜一地都是.我一眼便瞄见韩太太那十只"滚黑边"的手指头.
对不起,我无意污辱韩太太,我只是明白了她屋内杂乱邋遢的原因.后来长女告诉我,她为此在那五天都吃外面的,可是我都不知道.我们都来自不同的环境,有着不同的生活方式,但面对恶劣的卫生条件,要忍耐的确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我终于明白长女嚎啕大哭的原因,令我难过的是,她始终没有描述过她当时的处境.我心想,如果外子亲自来看到这种环境,他也一定会心疼死.
郭太太事后感叹说:"您家姑娘真懂事,也真能忍,都不把情况告诉老师,如果是我,我一天也住不下去!"
郭太太当天回家后马上洗头,第二天早上嫌不够干净,又再洗一次.这一路上的尘土到处飞扬,韩家怎能一星期才去洗澡一次呢?
这一次去拜会杜老师,她为她的失职向我道歉,那是因为韩笑这个小女孩虚报资料所致.她根本不晓得她家住那么远.
我想,杜老师还没亲眼看见实际情况,要不她更会觉得愧疚.
我告诉长女,在这五天中她虽然必须承受如同千刀万剐(是真的)的考验,但也未尝不是一个很好的经历.在这个世界上,有多少人是如此过生活?试过尝过,才会珍惜现在所拥有的.
长女点点头,说:"去了之后,才会appreciate life."

14 条评论:

安哥爵 说...

最后一句说得多好。那五天总算有点价值。

anakmalaysia 说...

I think your little girl gain a life long experience that money could not buy, yes, just like what she said, she is going to appreciate what she had, is a good thing, she is going to be a responsible person in the future.Congratulation.

薰衣草夫人 说...

安哥爵:是的,回头看,那确实是个难得的经历,对我也是.

anakmalaysia:Actually I am glad that I had the chance to visit the place too.I have learned a lot from this special trip to Beijing.

名师安娣 说...

啪啪啪啪,掌声是给你这把孩子教得好好的妈妈,也给你那位懂事的孩子,在那么恶劣的环境也不会批评对他有恩的人,如果我的孩子长大后像他一样,我就梦里也会笑了!

验光师 说...

这将是一段刻骨铭心的回忆!

没事就好!

羽卒王册 说...

那你可以完全放心让家晴明年来澳洲念书了,她那么坚强独立,而且澳洲的情况,肯定不会差,呵呵

杨 霓 说...

很好的体验。有机会也想让我的孩子去体验这种生活,至少让他们知道世界上还有很多很多活得很辛苦的人,才会学习珍惜!

cindy 说...

夫人,

好一个千刀万剐的考验!
你可以放心,你的孩子必定经得起考验的!

诗艳 说...

对啊!这的确是一个很难得的经历。。这样的苦她都能忍,以后什么苦都不怕了。。这样的经历,也让人懂得为所有的一切感恩!

张玉燕 说...

不错,你家姑娘还真有忍耐力。其实,葬乱和贫穷拉不上关系。

薰衣草夫人 说...

名师安娣:谢谢夸奖,我也没那么伟大!我想孩子别让他们成长得太养尊处优,他们比较能适应环境,你说对吗?

验光师:现在回头看,我也不知道长女怎么过那五天的.我相信我也难挨.

羽卒王册:这孩子很独立,其实我也很放心的.

Bakeling 说...

我想知道的是, 基于什么条件,韩家可以成为交换生的住宿?


你女儿经过这么困难的环境,以后有什么事也难不倒她了。

薰衣草夫人 说...

霓霓:16岁以后就可以通过网上申请,的确是对孩子成长的一个很好的经历.

cindy:我也希望北京的两个月homestay,让孩子在未来路上遇到困难时能够兵来将挡,不易退缩.

诗艳:虽然苦了5天,但后面两个月却遇上新领养家庭,他们待我女儿如亲人,真的是非常感恩.

玉燕:是没关系,但当地的周围卫生环境的确比较差.

薰衣草夫人 说...

Bakeling:是韩家闺女虚报资料,把地址写近些,又指父亲有工作,家中有电脑等.校方没有查证便相信,才会出这样的状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