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2月3日星期三

大猫幸运

那只大猫,其实是我大伯家的狗狗,名叫"幸运".
大伯家是开洋货店的,那是家翁留下来的生意.几十年来,小店在这个马来甘榜成了居民日常用品的主要供应小站,从胶擦铅笔衣服鞋子到碗碟锄头,除了吃的,货物应有尽有.
这个甘榜的华人人口,从第二代不断外迁之后,相信已不及总人口的五巴仙,但做生意的华人照做生意,村民仍过着悠闲安宁的生活,没有城市的纷纷扰扰,晚上九点钟之后,大家都熄灯在梦中寻乐去.
每一次回去,我都是站在店内,看大伯夫妻俩和友族打交道;吡叻特有口音的马来话,让我越来越生疏.
站久了,我也留意到大伯的那只"幸运",居然也可以在友族间穿梭,行动自如.奇怪的是,在店内买东西的友族朋友并没有因那里躺着一只庞然大物而退避三尺.他们悠然出入,没有绕道而行,最多也不过是不让自己的身体碰着狗狗.
我这个已经是城市人的人,对这种非常"友好"的现象真的感到好奇.我想到我们一些城市人,是如何鄙视和憎恨这种动物.
这只可爱的"幸运",说真的,虽然是不知什么混什么的杂种狗,但它很懂人性的,店里忙得不可开交时,它从不骚扰顾客,只是静静在一旁帮忙顾店.店内打工的马来小妹,有时喝喝它"让开",但语气也不是凶巴巴的.
常上门的友族顾客有时望不见"幸运",会忍不住问:"你家狗狗呢?"
幽默的大伯会回道:"那里有狗?那是大猫来的."惹得对方哈哈大笑.
大伯说,甘榜的人心地善良,最重要的,他们懂得互相尊重的道理.大家几代人住在一起,相敬如宾,那种关系,就好像你生活中有我我生活中有你那样自然;在双方交往中,没有宗教种族之分,只有包容心紧糸着双边的关系.
也有人看上"幸运"的灵性,向大伯要"幸运"的"种"(benih),好替他们看顾园地.在这以耕种为生的地方,眼镜蛇常出没,狗狗便是园里最好的守卫.
我站在那里细细观察,我看到这些纯朴的村民,看到他们简单的心.我在纳闷:是不是读书越多的人,头脑想的东西越多,把事情越想越复杂?明明是可以很简单很融洽在一块过日子,为何非要搞些花样小动作,搞到鸡犬不宁才罢休?
望着"幸运",我心里对它说:你是幸运的!

13 条评论:

张玉燕 说...

原来,这种和谐相处的生活还是有的。所以,一切都是人为。

花木兰 说...

我这里的巫族邻居只要看到狗就大喊大叫,然后叫Jabatan haiwan的人来射杀。。。哪里会像你大伯的顾客般友善?

紫君 说...

在城市,你会听见成人告诉小孩:肮脏,不要接近它。这种“文化”得以传承,又是谁的错?!

“是不是读书越多的人,头脑想的东西越多,把事情越想越复杂?”,同感。但愿不管是狗是猫,都是幸运的。

安哥爵 说...

我家马来邻居在围篱外被抢金錸,我家的狗冲出去,她说幸好"阿乐"救了我!

诗艳 说...

想不到大马还有这种不分种族宗教,和睦相处的景象,实在难能可贵啊!

验光师 说...

在大城市,真的看不见了!
要感受一个马来西亚精神,要到乡下走一走了!

名师安娣 说...

我在乡下,和马来人一起长大,大家互赠好料共享,移民到雪州,同时连我切的水果也不吃!种族紧张是城市的特产!

anakmalaysia 说...

The kampung folks are really simple and nice, only some of those idiots had motives behind their political agenda.

薰衣草夫人 说...

玉燕:本来就是很简单的事,都是有心人搞得大家敌视起来.

花木兰:是咯是咯,我亲眼看过那些人强扯狗狗,残忍得很.

紫君:其实有很多禁忌,是我们这个国家独创的.

安哥爵:有几人会谢谢狗狗?

cindy 说...

夫人,大猫确是很幸运。
我学校前面是pasar,很多人把小猫小狗遗弃在那里,常常都听到叫声,好凄凉,每次都选择不去看它们,怕不忍心又抓回去养。。。
他们(狗)长大后就往学校跑。政府打狗人员曾多次进入学校当着学生面前射死它们,场面恐怖,血淋淋的。。。
你说要怎么处理流浪猫狗呢?

薰衣草夫人 说...

诗艳:我想只有淳朴小镇才有此景象了.

验光师:我也是回到甘榜才有幸看到.

名师安娣:他恐怕你的刀盘沾这.....

anakmalaysia:I really cant believed my eyes to see how these people get along with Lucky.How nice these people are!

薰衣草夫人 说...

cindy:流浪狗猫的确是个棘手的问题,所以SJPA才会成立以保护这些小动物;否则落入执法者手中,必死无余.
这个协会专门收养狗猫,一般民众也可申请领养.

Chris Chia 说...

有一种幸福就是简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