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8月10日星期二

拨电回家,妈妈接电话,问她这个月的针打了沒有,她回说再过一个星期才打.
"医生说我应该做血液与尿液检验了,我想不打针了......"
我听了很气.今天原本看到赵明福的新闻心里就很郁闷,情绪又低落,这时听她这么-说,胸膛顿发热.
"吉隆坡医院的大医生不是告诉过你这种针你得打一辈子吗?就像高血压糖尿病的药一样得吃-辈子!"
"我只是想打了也没有用,还不是整天跌倒?"她说.我看不到她的表情,但可以听得到她的无奈.这句话,她也不知重复了多少次.
我也很无奈,想想,只好下重话:"你不打,不出半年便得坐轮椅.我们不勉强你,要坐轮椅或继续行走,你自己选吧!"
每一次妈妈想停止注射时,我们都得费一番口舌又解释又劝导,这四年来同样的对白重复又重复,到后来,我们这些孩子也失去了耐性.
妈妈患上的是恶性贫血,又称维生素B12缺乏症,一般有吸收障碍的及长期素食者才会患上此鲜见的病症.由于对这种病症缺乏了解,当发现时症状已明显,其中较严重的是神经系统被破坏,身子失衡,手腳无力,有点失忆等.肌肉注射维生素,能制止神经系统恶化,一旦稍延迟注射,妈妈走路会向后倾倒,用筷子也抓不起-条面.
七十几的爸爸还好老当益壮,煮饭洗衣打扫加侍候还得忍气吞声,病人照顾者多难为;只是身在外地的我们,又岂好受?他们宁愿死守老巢,我们在远方干操心干着急,也是心力交瘁的.
有时候我们会自私地不去想未来,只能尽量抽空回去探望;不是不孝,只是,我们也只能做到这里了.

24 条评论:

Jimmy , Muar . 说...

来到没朋友及亲戚的大城市,他们也是度日如年呀!

白牡丹·紫牡丹 说...

唉,老人家有时就好固执,让人又急又气,又很无奈。

张玉燕--Yoke-Yin 说...

他们还是住在那个很靠近火车经过的地方吗?不是说要拆了?生病的人,会更累!

走过岁月 说...

加油哦!

维雄 说...

真的一点也不简单啊,你们要好好加油。

老颜 说...

照顾病人就是一场磨耐力的比赛,看你和病人谁比较固执。而你一定要赢过他,不能输~

Douglas 说...

夫人,加油!!!

苦妈 说...

我常常都在想,
我将来老了,全身都是病痛时,
会不会乱发脾气?
会不会很难搞?
如果我也是这样的老人家,
那,我的孩子应该会很难受吧?

薰衣草,我们一起加油吧!

嘿嘿 说...

人生就是这样,有欢乐,有苦忧。唉!

平阳居 说...

老来病痛,确实苦了自己,累了亲人。夫人多点耐心吧!

anakmalaysia 说...

It`s tough for both the elders and the children ,be patient.

薰衣草夫人 说...

Jimmy,Muar:可是我们又不能长守在他们身边,两难啊!

白牡丹.紫牡丹:有时候烦的是,他们听不进新观念或解释,宁愿固步自封.

玉燕:新的双铁轨在建造中,更靠近家门口了.他们说等新火车路启用再打算.

走过岁月:我会的,谢谢.

lee 说...

以后我老了不下的会不会很固执很难服侍...??
照顾病人真的很磨耐心的,
可是病人长期打针服药也很辛苦。
薰衣草你不要气馁啊!要为妈妈加油!

lee 说...

不好意思!没看到打错字~
不下的 = 不晓得。

薰衣草夫人 说...

维雄:生活还是得如常过,还是会为自己加油,谢谢!

老颜:你知道我这硬骨头是不会低头的,这两天全身痛得无力,我还是硬撑.我是不会输的.

Douglas:谢谢你为我打气.

苦妈:看到太多例子,我也常常警惕自己,多站在孩子的立场设想,不管我们年老与否,不要让彼此无法妥协.

薰衣草夫人 说...

嘿嘿:沒错,但我学习并试着让自己过得好一些,否则日子太难过了.

平阳居:我们会急,是因为两老在家乡,我们无法日夜照顾,又怕他们的自作主张,会导致不良的后果.很为难!

anakmalaysia:想放多一点耐心,但很累呀!

lee:有时候生病太久也会失去耐性的,病人累,照顾者也累,但这就是人生,奈何?

普普 说...

哈哈!我明白为什麽你说我父亲“乖”了,老人家都是很固执的,我父亲其实也一样,不到十万火急,不会乖乖入院的.放多点耐心吧!加油!!

羽卒王册 说...

如果petai可以请到UNCLE JAZZ来煮,
我跟你回家乡说服妈妈,呵呵

名师安娣 说...

老人家原来就让人又气又笑,何况是生病了。夫人,加油,除了这样我也不知道要说什么了!

Feeling 说...

加油加油!有时候应付固执的老人家是要哄哄骗骗才行的。。。

楚留香 说...

你的母亲应该还不算固执,我想只要有人押着她去,她就非乖乖不可的了。。。你母亲很乖的了。

德希 说...

问候夫人。

薰衣草夫人 说...

普普:我是比较担心药剂的问题,午餐前忘了服,敢敢晚餐前补多-剂!她认为打针是无效又浪费钱,曾经自作主张停了半个月.她始终不明白其严重性.

羽卒王册:那你先说服安哥爵吧!

Feeling:有时候不得已真要出此下策.

薰衣草夫人 说...

名师安娣:如果不给自己加油,可能自己会先累倒了.

楚留香:我们是"遥控"老爸押老妈去,有时候我们这些孩子是兇了点,沒法呀.

德希:最近很忙吗?好久不见你上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