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8月25日星期三

这一个早餐

周师父早上请我们吃早餐,我们分三辆车子去旧巴生路吃鱼头米粉.
原不想他破费,再加上他上周二做了最后一次化疗后羸弱不堪,走起路来疲疲塌塌的,身子单薄得好像随时会被风吹走似的.他实在不适宜舟车劳顿.
但他说他很开心,他希望我们分享他的喜悦,於是我便替他向餐厅订位;我告诉队友,就顺师父的意吧,让他开心.
师父的二女儿刚从医学院毕业,周六才戴上四方帽.身为父母的,当然会为孩子学业有成而感到骄傲与安慰.我们这些徒弟也不自觉感染了那份喜气.
这家餐厅的瓦煲鱼头米粉一直都是师父的最爱,但他出事以后就没有再来过了.他说他最近很爱米粉汤,晚晚当夜宵吃,也许是这个原因,他坚持再光顾这里的鱼头米粉.
师父沒有刻意戒口,其实化疗影响食慾,再加上胰脏失去功能,食物下肚便不适,有时还会疼痛,因此充其量他只是浅尝食物.
他捞了两口米粉,像饥饿很久的孩子,吃得津津有味.他的三个孩子细心伺候.
但当我们还在大快朵颐时,他闭目,眉头深锁,可以看出,那恼人的不适感又来袭了.
看着他愈显衰颓的身子,不能想像这半年来他如何被病魔折腾得坍瘦羸弱,不能想像他每天如何战战兢兢地过着每一天.生病时,每个人都会劝导病者要有信心,但意志力往往不堪一击,血球量和癌细胞指数会让信心瞬间破碎成片.当他微弱颤抖地说我好怕时,我心是在绞痛的.意志力和奇迹原本是正面的信念,但却虚无缥缈得像个谵望梦想,要坚持相念,又谈何容易?
回程中,看他半躺在车上,我们都很心痛,但我们能做的,只是尽量让他开心,让他走出翳闷........

14 条评论:

名师安娣 说...

还能顺心地做自己要做的事也算好了。有空就多陪陪他。

嘿嘿 说...

唯一能做的就是迁就与让他开心。

普普 说...

陪伴远比一切重要....有你们的陪伴,他是开心的.祝福他!

平阳居 说...

看了这篇,不禁掉进回忆里,心犹抽痛。

Douglas 说...

多陪陪他,多个伴走走聊聊可能会让他开心一点。

诗艳 说...

有你们的陪伴,我相信他虽辛苦却很开心。加油!

老颜 说...

坚定地陪着病患者,比什么都来得重要

苦妈 说...

做了化疗,会比较辛苦的吧?
师父很乐观,很快就好起来的!

薰衣草夫人 说...

名师安娣:只希望他还能撑下去,也看到么儿大学毕业.

嘿嘿:我们都很呵护他,毕竟我们都跟了他这么多年.

普普:他说过,我们这些徒弟给了他很多欢乐,他也当我们是妹妹.

平阳居:大姐,对不起,我无意勾起你的伤心事,只是心难受,才写下心情.

薰衣草夫人 说...

Douglas:虽然师父已无能力打拳,但我们天天不缺席,应该是他最大的慰藉.

诗艳:我深信我们的支持,给了他很大的力量.

老颜:我们会的,不弃不离.

苦妈:辛不辛苦因人而异,师父除了疲倦无力,并无其他副作用,算是不幸中之大幸.只是患癌器官受破坏,引发疼痛.

Alison Tan 说...

幸好孩子们都独立和成材了,可以做的是陪伴,我也祝福他。

楚留香 说...

一切从想而生。。。证明,看看那些患病而勇敢不惧的人。

是时候叫周师傅从这方面着手了,除了他,每人能真正帮上忙。

樱樱美黛子 说...

希望他能继续坚持到底,愿他早日康复。

薰衣草夫人 说...

Alison:没有什么比家人的陪伴更重要.谢谢你的祝福.

楚留香:我们也希望他能坚强.

樱樱美黛子:代师父谢谢你的关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