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2月5日星期六

七里香的夜

 此刻坐在案前,正呼吸着从窗外飘逸进来的花香.花园里的七里香很合时宜的开满了小白花,朵朵花儿争相发出芬芳馥郁的香气,那是家特有的味道.
年初二开年,下午便返回自己的家,那让人心静的温柔窝.
是有点恍惚,怎么又过去了?没有年夜饭的除夕,年初一晚喧闹的家族聚餐,像加速的电影画面,来不及看清楚,唰一声就过去了,快得无法清晰捕捉任何一个镜头.也许我是有些心不在焉.
年廿八先回娘家,摆下行李后,便先为空巢点缀一点红.贴上对联,心却戚戚然.两老这些年来过的都是寂寞的农历新年,心里愧疚,却又无能为力.这是一场两代之间的拉锯战,搬与不搬是关键,衍生的问题却充满硝烟味,到最后无结果,大家只好选择逃避,无力感愈发沉重.
七里香的花香仍徐徐在飘着,久久不散;看-看时间,噢,是年初三了,我啜着柠檬酒,希望紧繃的心情可以松弛下来......
我只想要个靜静的夜.

15 条评论:

匿名 说...

无可奈何总让人心疼。我很好奇,你娘家附近的那个什么工程造好了吗?

玉燕

追梦者 说...

好久没有享受这种香味!

追梦者 说...
此评论已被作者删除。
苦妈 说...

新年就是。。。
有的家庭热热闹闹欢聚一堂,
有的家庭孤寂冷清盼望团圆!

安哥爵 说...

写得多好!
很有意识.

Douglas 说...

惆悵和寂寞奶奶找上門?

希望快樂公公會去相伴。

釋懷就開懷。

夫人要保重。

cindy 说...

保持心境开朗,身体自然健康。
夫人,加油!

薰衣草夫人 说...

玉燕:家门前的双铁轨建好了,迟些通车后应该连老木屋都会震动;这也是我们姐妹最头痛的事,两老仍坚持死守老家....

追梦者:其实七里香的清香是会让人完全放松心情的,只可惜花儿一两天后便凋落.

苦妈:我是一个新年两个极端心情,悲多过喜.

薰衣草夫人 说...

安哥爵:我是在逃离....

Douglas:没事,只是心被揪住.

cindy:谢谢关心,只是有一点感触.

名师安娣 说...

新年回去看我家老妈左右被燕屋包围,我也只能无奈。因为他老人家就是不愿意搬。。。。

平阳居 说...

人生往往多的是无奈,何尝万事如意?只是一种期望。退而求其次,对自己,只要知足,对亲人,只要尽心,对他人,只要问心无愧,足矣!夫人,请释怀。

忘忧草 说...

新年快乐!好几次经过你老家,路被改到乱七八·糟,空气·也·不·很好,想办法说服两位老人家吧!

草草聊事 说...

对老人家来说无论那个家变成什么样子,还是他们的家。我的老家好几年前已被拆除,如今已成废墟,杂草丛生,可是我老爸还是对它念念不忘,每天还是旧地重游,要看几眼才甘心。老人家的心情能够理解,毕竟那是他们曾经辛苦建立的家园,还有多少的时日能够看守着,所以可以体谅他们的心情。

薰衣草夫人 说...

名师安娣:这也是很多第二代的烦恼.

平阳居:亲眼目睹,会於心不忍,不过也只能尊重两老的意愿.无奈!

忘忧草:讲了很多次了,但他们说要留到不能住下去为止.

草草聊事:我们孩子是不放心,况且环境改变了,也不适宜长住了.我们现在唯有等,等两老点头.

~Kate~ 说...

数一数我也有15个年头没回老家过新年了,尽管愧疚感一年一年的累积,只为了省去很多不必要的麻烦,是无奈也是逃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