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4月2日星期六

躺在病床上的是一个逐渐萎缩的生命,因着呼吸困难而无法言语,那张肿胀的脸上的一双眼睛,虽然已失去昔日的风釆,但仍闪露对生命的迫切要求和渴盼.女儿把稀饭一口一口地悉心喂她,她一口一口地嚥下,明显的有点困难,间中也不知那里痛苦让她紧绉着眉头,但她仍努力吞下稀饭,像是努力把稀饭化为力量,让她的生命得以延续.
她说过,从乳癌,骨癌到今天的脑癌,她从来没有放弃过自己,因为她不甘心.就是不甘心!
但生命本来就由不得我们主宰,纵使铆足了劲,还是敌不过残酷的命运.
一个星期前我还和她通过电话,一个星期后的今天,她已开始有些神智模糊.面对着她,我心很痛,但无论如何,也痛不过白头的黄妈妈.
面对着她,我语拙了,不懂得如何安慰.可以想像,一个母亲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孩子被病魔折磨,那种煎熬多么无力.此刻每一秒的过去,仿佛计算着什么,想留住又无能,只是心中绞痛愈来愈加剧.
人生就是有那么多的无奈.......
南无药师琉璃光如来,但愿学妹能少受一些苦.

23 条评论:

流金岁月~丽莲 说...

夫人所以我常觉得钱不怕赚得少,最怕病痛多,死得早。

维雄 说...

希望会有奇迹出现。

Douglas 说...

造化弄人,很无奈。

杨 霓 说...

看了好难过,钩起我对妈妈患癌那段日子的回忆。
祝福她。

向日葵啊伯 说...

去年12.5到12.25我陪着我的好朋友渡过了他在世的最后25天...他很坚强,我们讨论遗嘱的事,癌症折磨的感觉,白发人送黑发人,妻儿老小...我一直在找他该有的眼神...那该有的恐惧,无助,失望,愤怒,沮丧痛苦的眼神.我没找到,我却看到的是一个天天安慰我们,要我们要有希望,有盼望的"癌末病人".他很简单且潇洒的"走了".他留给我们的是..."一切都早就安排好了,只要是祂的旨意,欣然接受吧."
希望你的学妹坚强!

普普 说...

看着自己至亲的人受到病魔折磨,而又无能为力,那种痛难以言喻。。。

张玉燕--Yoke-Yin 说...

我最怕的就是这样的场面因为我的眼泪肯定会一直不停地流。

cindy 说...

夫人,昨晚听到一个旧同事可能患上乳癌(在等最后确认)。

很难过。

这是第四位了。

anakmalaysia 说...

We are only human, nothing much that we can do, love and live as no tomorrow !

名师安娣 说...

最痛的是服侍孩子的妈妈吧!哎,除了多祝福她,还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追梦者 说...

积极面对...

Lay Har丽霞 说...

夫人,人的生命是脆弱的,唉。。你的那种心痛就是我当前在承受着的。

bluecloud 说...

这一种痛,就是那样的无奈,只能看却无能为力...望她疼痛的减低些...

诗艳 说...

衷心祝福她和黄妈妈...

路人㊣ 说...

阿彌陀佛,祝福她~

嘿嘿 说...

我逃避……

德希 说...

生命有时像噩梦,但是一份坚强和豁达却使生命每时都有喜悦。
遇到这种事情,不能说什么,只有默默祝福

薰衣草夫人 说...

丽莲:病痛多比死得早更折磨.

维雄:希望如此.

Douglas:人生有太多无奈了.

霓霓:我懂,这种悲痛将会永远留在记忆中的.

薰衣草夫人 说...

向日葵啊伯:我的学妹亦是如此顽强与病魔搏斗,说真的,换作是我,可能早已崩溃.

普普:尤其是看着自己的孩子有事,是自己的骨肉啊.

玉燕:我是忍着,出来后就不行了....

cindy:好像愈来愈普遍,太可怕了!

薰衣草夫人 说...

anakmalaysia:原来要自在地走完人生路是这么难的.

名师安娣:其实这时候安慰已是多余,只有聆听.

追梦者:的确不容易....

丽霞:虽说是必经之路,但也难啊!

薰衣草夫人 说...

blueclou:黄妈妈也只能眼睁睁,多无力!

诗艳:谢谢你善良的祝福.

路人:谢谢你的关心.

嘿嘿:不敢面对?

薰衣草夫人 说...

德希:是的,这仅是我们能做到的.

草草聊事 说...

生命本无常,多念药师经/咒,给她回向功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