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月6日星期五

云南行之六:野人

他们是人,但他们没有民族,没有文字,有人认为他们什么也不是,因此称他们为边陲人,或野人.
第一次接触这些人,心里有说不出的震撼和难过, 想不到在这个文明世界,还有这些人种的存在.
那个阳光普照的上午,我们从大理驱车前往丽江,由于我们是租车的,因此便请司机介绍沿途的好去处.这个"边陲古寨",就是在我们很随性的情况下决定去的.
入门票其实不便宜,但看在"近似原始人"的这个人种标签,我们决定进去.
令我们很意外的,这些边陲人不论肤色,轮廓或一些特性,和我们的巫裔都很像.他们是中国少数民族中人数最少的种族,人口大约只有两千人.他们住在雲南的深山里,从来没接触过外界,很少穿衣服,吃生肉,过着很原始的生活.
当他们的踪迹被发现后,当局基于旅游考量,特建造了一个小山寨,把一百多人从深山带出来安置在这里,让人们更了解这些神秘的边陲人.

这个所谓的旅游景点实在简陋得令人失望.那些用木条树叶搭成的小屋显然已失修多时,一些动物标本也早已腐烂不成形;披头散发,样子邋遢的几个少男少女在游客前张牙舞爪,装腔作势,哗呵哗呵地发出吼叫声,令我们退避三舍.野人的野性,需要这样强烈的反应出来吗?
迎宾区只有二十来位游客,全被拉下去围圈圈跳舞,三两下跳完了,就叫你去电脑前选刚才跳舞时被拍下照片.原来野人古寨里也有最先进的科技!

这些从深山里被带出来的少男少女不会讲汉语,据知连古寨都不会走出去,他们的生活就是等游客上门,胡乱跳跳舞舞交个差,然后就懒洋洋地窝在一角,再等另一批游客上门.虽然阳光猛烈得令人睁不开眼睛,但山区的气温其实还蛮低的,他们只穿上单薄的豹纹"制服",抵御寒冬能力令人惊讶.我发现他们老是打呵欠,坐着,站着,表演着,都显得无精打釆,没有生气没有活力也没有表情,我有身在动物园的感觉,令我不禁怀疑:这种被人当"异类"看的生活,是他们心甘情愿的吗?

这个有点帅气的男孩在表演所谓的"特异玏能",他光着脚踩玻璃,然后再以烧红的铁枝往手臂上滚烫.他们一生下就没有穿鞋的习惯,脚掌长满老茧,皮肤又粗厚,这种"特点"被夸大为特异功能,这场表演,只有我们一家五位观众,当时我是看得难过,也不知该不该鼓掌以示"鼓励".
后来我在资料上发现,原来以前他们的表演项目还包括吃土吃树皮吃火炭,还有饮生血吃生肉!还好都取消了,否则最后一项必让我吐死!

我不知他一天要吞下多少煤油,只见他扬头把煤油灌入嘴,把火把往嘴边一靠,他用力把煤油喷出,呼的一声便蹿出哄哄火舌,有点触目惊心.他们原来只是安份地在深山里过着简单的生活,虽然说是被世人遗忘,但那毕竟是他们世世代代的生活方式.如今走出深山却淪为表演工具,他们应该不会活得自在,否则怎么连一步都不走出古寨?我想真正被遗忘的不是住在深山里的边陲人,而是这群被带到世俗的表演者.
边陲古寨并没有被列入重要旅游景点的项目内,若非途经,我们也不会来到这个令我们感到震撼的地方.从旅游角度而言,这是 一个不值得去的地方,入门票太贵,况且太商业化了,我们也无从了解边陲人的生活特性和方式;然,我并没有后悔去了,因为我们一直来自以为文明进步的世界,原来山的那一端还住着一群天生天养的人.我们同样站在一块土地上,原来我们其实是两个不同世界的人;当我们在为钱与权斗个你死我活的时候,他们的生活没有天数,只有昼夜,只有饿与饱.
这个世界很奇妙,但又不可思议!

19 条评论:

yoyo 说...

看了我也很心不忍。。不舒服。。。没了自由。。。悲哀。。。

普普 说...

应该让他们得到资助,应该让他们得教育,应该是关怀的方式去探访。。。说好听是旅游景点,却凸现了中国人压根性的不人道。

Joyful.Mum 说...

这一些“野人”看起来很有可能已经变成文明世界的表演者,所以他们也只是糊口饭吃而已,不必太介意。

红姑 说...

天啊!匪夷所思!

流金岁月~丽莲 说...

我以为只有在非洲部落才有这种人,想不到中国也有,很悲哀。

名师安娣 说...

你说,他们和马戏团里面的动物明星有什么分别?

嘿嘿 说...

据说大马也有这样生活的野人……

老实说不能这样拿人家来表演示众,缺德!

嘿嘿 说...

或许……他们真的是演员呢?在美国环球影城也有这些戏剧性的表演。

jb 说...

人活在世上,每个人都有不同的舞台。没有所谓的惨与不惨,活着就已经很感恩了。

yeo 说...

相信都是为欺骗旅客而设的!

KL 说...

野人本来有完全属于他们的生活,把他们带入文明世界是否强加于人,非他们所愿?

话说回来,也有许多所谓的野人融入文明人的生活,已经分不清谁是谁了。或许台湾的山地人是成功例子之一?

再看看世界,文明与野蛮有时还难分得清哩!

Ashley 说...

不知谁是中间人,怎样跟他们沟口,怎样说服他们来表演的?
收费那么贵,不知他们(野人)得到的利益多吗?
他们时常接触游客,慢慢的应该会有所改进的。

啤酒花™_J 说...

其实,只有饿与饱是最基本的生存之道。文明带来好与坏。我们都明白。

珠英 说...

他们一定是不快乐的~

薰衣草夫人 说...

yoyo:不管是不是自愿,都令观者难过。

普普:令人惊讶的是,他们都不会汉语,仅靠长老代为沟通,这意味着他们都没有接受任何方面的教育。

Joyful.Mum:这些表演者其实没有受到应得的尊重,如果你去到现场,你也会难过。

红姑:却是存在的事实。

薰衣草夫人 说...

丽莲:如果不是亲眼目睹,我也不相信。

名师安娣:他们连明星也不是。

嘿嘿:你是说orang asli吗?基本上他们还是有被安排去上学的。

边陲人的资料可以上网去了解。

jb:理论上是如此,只是怀疑这种生活方式是不是他们所要的。

薰衣草夫人 说...

yeo:门票贵不说,里面简陋破烂,进入确有受骗的感觉。

KL:震撼,是不知道原来中国有几近原始的人,后来从解说员口中获知他们只是被带出来让人"看"而不是接受基本教育,的确很难过。
这个寨村明显是被忽略,坐在那里看他们很敷衍的表演,心中不免在想:他们知道我们付好多钱进去看他们吗?他们得到什么?钱还是两餐?他们心甘情愿吗?

Ashley:他们靠长老与里面的汉人沟通,基本上他们都不走出去,其实整个寨村很小,比动物园还小。

薰衣草夫人 说...

啤酒花:我们自以为这是个文明进步的科技世界,原来深山里还有过着接近原始生活的,人类的差距多大啊。

珠英:也许连快乐是什么也不懂。

maileng 说...

好没尊严的安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