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月27日星期五

五百大洋

那五百大洋,老爸终于拿到手了.他说他在镇上的援助金发放站榜上无名,以为申请泡汤了,结果原来名字出现在郊区的一个新村的发放站,他只好又跑到几十哩外去领钱.他足足等了四个半小时,才领到这个新年大红包.
早在几个月前听说政府将分发五百元援助金,我便千叮万嘱老爸务必去申请,只不过拿身份证去填个表格罢了,手续容易又简单;批准最好,拿那五百元当花红,申请不到就算了,也不是非得等这五百元来开饭不可;只不过这些钱也是纳税人的钱,不拿白不拿,好过让人拿去买名牌包订名牌衣,是不?
老爸居然申请到了,猜想没有入息的空巢老人应该没问题吧,不过老爸说也有人"玩臭"的,一家三口分别在三个不同的地方登记,结果全中了,比中奖还容易.当局可真的别怪人民虚报资料申请这个一个马来西亚援助金,怪只怪那个一个马来西亚的公务员办事草率(还是因工作量増加而懒散?),没有用心去调查申请人的背景,况且申请条件含糊不明确,有无资格,谁都可以说了算.
Har!?什么?有人开着马赛地去领钱?这也明目张胆得过份了吧?政府虽然大发慈悲援助穷人,开大车应该不算穷人吧!噢,不过他们有钱也老是喊穷的啦,老是认定开店的比开公司的更富裕,所以得到政府的资助是天公地道理所当然,没什么稀奇!
 我老爸本来还耍骨气不申请,我是费尽口舌向他解释他的权力;当年辛苦赚钱还是吃不饱穿不暖,可繳稅从未断过,今天当权者如此洒钱挥霍,拿回一点也是应该的.后来老爸去填表挌了,他说他那位伊斯兰党的马来朋友叫他去去去赶快去,他自己也要去申请.阿公的钱,已无党派之分.只要钱落入袋中,管他大选不大选!
在通货价格快速上涨的华人农历新年,这五百大洋只是杯水车薪,救不了大火,但就是为了那口气要了它,好过到后来下落不明.

19 条评论:

居安思危 说...

不拿白不拿!
大选后休想再拔他一条毛!

键轩惠娘 说...

拿得问心无愧,一定要拿。

名师安娣 说...

如果我有多一间屋子,我都会叫我家公去拿。不拿人家就会拿来买衣服了!

文燕 说...

我爸也有去申请,不过没有消息,也不知该去哪里看名单。只听说会有电话或书信通知,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大王蛇 说...

真的不拿白不拿,要不然人家买完钻戒、衣服,过后就要买鞋子了。

匿名 说...

$我是拿到手了,不过我得先站在烈日下45分鈡听他们演说,再等50分钟通知和领钱!然后会交待一句:記得投国阵一票!



Stephanie

lkf 说...

文中的‘权力’应该是‘权利’。
权力,英文是power.
权利,英文是right.
不少人会把这两者搞错。

普普 说...

很容易申请的,说起来有点草率,漏洞百出,只要找到当中的破绽,这个“游戏”玩起来得心应手!

流金岁月~丽莲 说...

恭喜老爷,新年大礼,礼物照拿,票不乱投,
新年快乐~

leejiajia 说...

有资格不拿就叫傻,幸好现在的人都聪明了。

薰衣草夫人 说...

居安思危:不拿就没有机会了,以后可要我们填国库条数了!

键轩惠娘:钱不是天倒下来的,原来就是我们的血汗钱,当然要拿。

名师安娣:错过就没下次了,大选之后我们要自己顾自己了。

文燕:我爸是向当公务员的朋友打听,是他们通知我爸去领钱的。也许可以去当初登记的地方询问。

薰衣草夫人 说...

大王蛇:所以我们要捷足先登,只是还是慢了一步,人家已经订了名牌衣裤。

Stephanie:嘿嘿,其实不说,大家也知道派钱的目的。

lkf:谢谢指正,我的确是搞错了。

普普:上头匆促下指令,那么多人申请,相信工作的人也没有细细检查,这种额外的工作,谁去认真?

薰衣草夫人 说...

丽莲:我爸是工匠,从来没有拿过花红,这算是他这一生中唯一的新年大礼。

leejiajia:上一次三百"淹水援助金"他不屑要,说是马党给的,我说下次可别再客气,拿来请人通沟渠也好。这一次他乖乖听话,其实他的友族朋友也有功劳。

文燕 说...

今早我爸已经领到那500票卷了!

J Sky 说...

是呀,不拿白不拿!那可是我們納稅人的錢呢!

紫君 说...

唔好益晒D政府!

薰衣草夫人 说...

文燕:那太好了!

J Sky:真的不必与他们客气。

紫君:净罗DD,算少喽!

yeo 说...

五百元, 当作给小孩子们的红包也不错!

薰衣草夫人 说...

yeo:绰绰有余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