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月15日星期日

终结

一切都是冥冥中注定,我深信不疑.
如果德士司机早到,妈妈已经在返回老家的途中,也许得马上折回都门.
从医院复诊回来后,妈妈便吩咐爸爸请开德士 的老友来载他们回家.两老早已把行李和我替他们准备的年货全放在门口,司机大叔说他五点才能到我家.四时许,我们就接到外婆往生的电话.
我知道妈妈一定会很激动,可是我不能不告诉她,那是她的母亲.妈妈淚如雨下,哭成泪人.
这一次妈妈上来都门是到医院复诊,以确定肝的治疗进展.从早上的各种检测到看医生,大半天的等等等也够累人的了,再加上前一天在眼科医院从早上八点半等到下午三点才做完所有的检查,她的身体应该是有点支持不住了.如果不是因为她认床,我会坚持她留多几天.
其实我们大家都累了,两天的检查报告都不甚乐观,治疗之路尚长远,身累心也累.一个人如果能无病痛而善终,那真是他的福报.
外婆得佛祖保祐,因九十二高龄老去而往生,去得安祥,那是她的福报.三舅母说,我们应该欢欢喜喜送她上路,可是还是妈妈还是悲痛欲绝.
其实外婆年事已高,大家也明白这一天的到来,是人生必须坦然面对的.去年九月间外婆因细菌感染入院,病情危急,整个人已开始萎缩,正如一棵大树,树叶开始凋落,最后只剩枯竭的树枝.外婆被紧急送院的那天早上,妈妈和外婆同在一家医院同一层楼,也许曾经擦身而过,可是两母女始终没有碰面,直到下午妈妈在等德士准备回老家时接到外婆入院的电话.
两次,外婆两次有事妈妈都恰巧人在都门,接到通知时她正准备返家,结果冥冥中注定她留下.
自从外婆被接来都门住在舅舅家,妈妈便很少见到外婆,最后一次见面是两个月前.那时外婆重病后奇迹复原,精神奕奕,虽然已失智认不得女儿,但还很客气的请女儿喝茶.讵料再见,却見阴阳两相隔.
接连的三天,妈妈悲痛得晕过去三次,可真的把我们吓坏了.在妈妈失去知觉的那一刻,无法形容心有多慌,明白妈妈失去至亲的痛,因为我的心也在 紧紧绞痛.
熊熊烈火把一切烧成灰烬,人的一生在大火熄灭的那一刹那间也就完全终结,死者是否走得安心没人知道,但生者却紧抱着思念与不舍久久不能自己.
不知为什么,我却有曲终人散的感觉.妈妈返家后,我调整心情,继续髹未完的漆,继续清洗打扫,连早已高高挂的红灯笼继续让它高高挂.生活还是得继续,年还是要过,不是绝情,而是看透,外婆走之后,一些永无法解开的纠结就让它去吧,断了,也许大家可以活得更自在些.

28 条评论:

流金岁月~丽莲 说...

如果能无病痛而善终,那真是他的福报.
人生自古谁无死,
节哀~

moot 说...

缘起缘灭,只不过是呼吸之间。 就算有有点年级的人,也未必明白那道理。

J Sky 说...

节哀,夫人!

anakmalaysia 说...

My condolences.

雅征 说...

夫人节哀。
能够善终,已经是很大的福报。

文燕 说...

夫人,节哀!

啤酒花™_J 说...

夫人,要顾着妈妈。我婆婆当年失去她妈妈后,开始的几年里时不时还是会掉泪。我外婆去世后,我妈妈也是沮丧了一段时间。节哀。

佩仪pueyyee 说...

痛与哀无需强忍,来,抱一下。外婆离去一年三个月,我仍时常念她至深,甚至感觉她在身边。亲人,在心里永生。

芷晴妈(Peggy) 说...

学姐,节哀。。。。
是的,年要过,生活也要继续,尽管外婆已往生,她是不愿意看到大家伤心过新年的。加油哦!

shirley 说...

夫人,节哀!

草草聊事 说...

人生七十古来稀,能够活到九十二,实在是有福报之人。您的母亲伤心、难过是难免的,再怎么说脐带虽离母体,但母女/子连心,母亲毕竟是孩子的至亲。或许时间能够冲淡一切,望妇人节哀。

marytance 说...

说的好——生活还是得继续,最重要自在!
可要做到并不简单......

jb 说...

节哀!

平阳居 说...

缘是生命的一部分,夫人乃理性者,当会如水般随缘。

说...

現在最要緊顧好媽媽,
心情難過憂鬱會影響健康。
夫人你也請節哀!

普普 说...

是的,把纠结打开,才可以活得自在。

节哀~

kwanyau 说...

節哀!
要帶母親走出哀傷的牛角尖,以輕鬆的心情面對自己的病痛,不然,情況更加不樂觀。。。
悲傷,是治療的一大障礙,要小心處理。。。。

张玉燕--Yoke-Yin 说...

夫人,节哀!你一定要坚强,你母亲还要靠你呢!

嘿嘿 说...

这该是属于笑丧,都是用红烛,挂红布……

难得92,四代,福建人还加7岁吧?

红姑 说...

夫人:节哀!
此刻我的心情也异常沉重!家母也走到人生最后一步了!

YuinTing 说...

可以感受到您母親的悲傷。节哀。

cindy 说...

还以为你不写博文了!
原来是家里出事。。。
夫人,请节哀顺变。

薰衣草夫人 说...

丽莲:是今世善心修来的福报啊。

moot:那一刹那,是生与死的分水领,一般人都会害怕。

J Sky:有心,谢谢。

analmalaysia:谢谢你。

薰衣草夫人 说...

雅征:明白,所以比较容易接受。谢谢。

文燕:谢谢。

啤酒花:我妈应该不那么容易放下,我们一直在劝导并留意她的情绪,谢谢提醒。

佩仪:谢谢你的善解人意,也抱抱你。

薰衣草夫人 说...

芷晴妈:生活必须回到正轨,这是人生。谢谢关心。

Shirley:谢谢你。

草草聊事:我也希望时间能马上冲淡一切,太累了!

marytance:确实不容易,但我尚能在书籍及花草中寻找生活乐趣,起码能暂时抛开一切不快。也许有点自私,但也只不过想过得自在些,为着自己。

薰衣草夫人 说...

jb:谢谢你。

平阳居:大姐,到了这个年龄,身边的人开始走了,也就看透了,不是这样吗?

莉:最担心我妈,她比较脆弱,只希望她能放下。谢谢关心。

普普:悲哀的是,有人执迷不悟,自毁亲情,令人心寒。师父说不放下不原谅,怨恨会跟随一世,但闻者仍不觉悟。悲!

薰衣草夫人 说...

kwanyau:我们正努力开导她,也许需要时间。谢谢关心。

玉燕:其实我这个大家姐,压力好大!

嘿嘿:丧礼以佛教形式进行,是不是笑丧就不知道了,一切仪式非常简单.

只加两岁,不是这样吗?

薰衣草夫人 说...

红姑:了解你的心情,只是,无论如何都得坦然面对,不是吗?

Yuin Ting:她痛,我们看得心痛。

cindy:那几天在医院殡仪馆进进出出,一切结束后累得全身剧痛,左手麻痹得提不起来,压力太大了,也没心情上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