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2月20日星期六

老家





二妹从新加坡返马,星期四我载她和两个外甥女回乡.
这一趟回去,爸爸把他的旧钱币,旧相片和一些不是很值钱的宝石全都搬出来,像分家产般让我们带走.
其实早在去年便获悉老家的地主巳把这块土地转卖给别人,再加上屋前的铁路将改建为双铁轨,搬迁是迟早的事.
老家的这块土地原属印度地主,几十年前祖父便向地主租地,然后一板一木把屋子建竣,一住便住了三代.
我们这个新村原名Kampung station,因为必须越过一条通往南北的火车路才能进入村内,但大家只管称这个地方为"火车头".而我家大门约不及五十步外,便是火车轨道.
这几年来,我们姐妹回乡,不管是白天或夜晚在门前飞驰而过的火车,都对我们造成听觉上的困扰.轰隆隆的火车声,似熟悉又陌生.
屋旁的空地,被印度邻居当放牛地,还在不远处搭了牛棚,养了数十头牛,当風吹起,阵阵牛糞味迎面扑鼻!
然而,即使环境改变,两老是不愿离开这巳感情生根的老家,搬到都门来.
但是百般不舍又能如何?
必须舍下的东西实在太多太多了:老屋,老树,老邻居,老朋友......甚至在广东义山上的两代祖先,也离得更远.
看着那一颗颗卖剩的宝石,我知道要爸爸收起那跟了他几十年的打金工具和工作台,心情一定非常沉重.
这一趟回家,我和二妹特地重回以前走过的路,企图捕捉记忆中的云烟.......






这些牛隻成了老家的新邻居








小时候的傍晚时分,我们和附近的邻居小朋友都会坐在轨道上乘涼聊天.
有趣的是,这个时候都没有火车经过.


这是在家门口拍的,一列载货火车正经过.可想像两处的距离.


这是残旧的火车站,小学有两年是在这里等校车,后来便骑脚车上学.


这个用脚踩踏来操作的火器,巳属古董.


爸爸的打金台.


不知收藏了多久的旧钱币.


爸爸的顾客多为马来人,所以卖的都是很原始的宝石.


一大箱的旧歌书,早巳封尘.


我的母校,風釆依旧.



一转入村子,这间有点破烂的板屋,卖的是游子最怀念的阿叁叻沙.
它独特的煮法和味道,是江沙的特色美食.


其实同学当中,仍留在家乡的巳无几人.
年轻的大多出外谋生,后来举家搬迁;剩下的,都是老年人和走不了的.
老家,是寥寂的,是沉重的.........

7 条评论:

黛丝 说...

冬至快乐。。
谢谢你的留言。。。

你家乡在江沙??
我小时候常去那里度过假期。。。
怀念牛肉丸米面。。。

^o^

薰衣草夫人 说...

冬至快乐!
牛肉丸面档还在,由第二代接手,但少了小时候的味道....

黛丝 说...

好几年前还特别去吃,已搬到某会馆里经营了,对吗??
我还是喜欢以前靠近崇华华小,河边档口的味道。。。
江沙是我欣表妹的家乡。。。

http://chinese.yenjai.net 说...

以前走旧路的时候
经常会经过这些小城小镇 (别介意)

经常会怀疑,他们的童年是否也和我一样?
(我是才一个超级小的 changkat kruing 长大)
(没有戏院,没有大巴杀)

但现在走大道, 已经 ‘距离’ 城镇越来越远了


第一次来留言
不介意吧?
^-^

papa &mama 说...

很怀念乡村的生活,你拍的这些相片我真的很喜欢.

薰衣草夫人 说...

燕仔,欢迎光临!

当出外的游子在外落地生根时,小城小镇渐渐变成陌生,模糊不清.
有时候在想,是小城小镇变了,还是人心变了?

牛肉面档以前建在江沙河岸上,淙淙流水便在脚下,很有感觉的.现在搬去会馆,什么feel也沒了....

照片是么女拍的,kampung实景.

cityding 说...

好美的照片
月亮还是家乡的圆
加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