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4月1日星期三

食为天?

不知道是不是味蕾敏感,把整碟饭吃完之后,我很肯定饭菜里下了不该下的东西.
我连灌了两大杯水下肚,边喝边生气.
这是有机餐館的饭菜,怎么吃了会那么口渴?我有被欺骗的感觉.
我很肯定蔬菜是从冷冻库里取出的有机蔬菜,我亲眼看见工人从里头取出拿进厨房里去;至於厨师在厨房里怎么弄,则不得而知了.
这家有机餐馆打从开张做生意以来,天天门庭若市,买菜买干糧吃饭的顾客络绎不绝.
它的生意之所以那么好,除了菜式多,每道菜的口感都很重,吃起来少了一份清淡,却受一般人的欢迎,因为不会淡得咽不下口.
但是,即然打着"健康"和"养生'"的理念口号,是不是不该将食物弄得那样"商业化"呢?
如果不是细细数过,我自己也不相信,在我们这个人口只有四十二万的小市镇,竟然有十二间大大小小的有机商店,五间附有餐厅,其中四间属于同一间公司.这还不包括"家乐福"和"巨人"两间霸市的有机商品部.
当然,生意各有各的做法,有者坚持一百巴仙只卖有机产品,不过大部份都掺杂售卖其他列有"天然"字样的产品.只是,若售卖自家厨房烹调的食物,就应该秉持自己的理念,单纯的让顾客吃一顿养生餐.
最近一家"历史"蛮悠久的有机商店,也跟上潮流开设了附属餐厅,开张的第四天,我去点了一碗咖喱面.汤头是以豆浆水取代椰浆,这正合我意,可是筷子往下一捞,我看到几块素肉,胃口都减了一半.
我平日也会购买有机蔬菜,也许有人会质疑其有机程度,以现今的大环境,要做到一百巴仙无污染是绝对不可能的事,不过可以肯定的是,这些蔬菜吃起来不苦澀,反而有淡淡清甜.我都是稍为川烫一下便吃了.
有一次去找开火锅店的表妹,她从冰箱的一角拿出一些另外包着的青菜招待我们.
她说,只要她向菜农表明是自已食用的,菜农便会从他家后面割完全无农药的菜给她.当然,要卖给食客,就取田里又肥又大的嘍.
至於为什么连菜农连自己种的菜也不敢吃?
原来一般常用的杀虫剂巳不管用,聪明的害虫早巳练就百毒不侵之躯,菜农无计可施,只好改用漂白水耒对付之!
这就是我宁愿相信有注册商标的有机蔬菜多一点的原因.
下一回吃鱼时,细心察看鱼身上有无针孔,无良的商人将防腐剂注射入鱼体,以保持新鲜度.我们吃多了说不定死后身体也不会那么快腐烂,真的!
唉,人心.........

19 条评论:

周某 说...

最有机,自己种,自己施肥,自己煮...

永远那么美味...

晨灵 说...

再往下想,外面什麼也不能吃了.只好自己養雞种菜才安心.
以前在呲叻小鎮,隔壁一對老人家善用空地自种自足,我偶而也沾了一份光.
現今黑色食品氾濫,也是因為一個貪字.我們除了慎重選擇放進肚子的食物外,能做的並不多.

Chaos 疯侠 说...

看来有机无机都已经分不清楚了。

黛丝 说...

我们整天嘴里有机,我老妈从不相信这些,她说;我怎么知道他们是不是真的!?

唉,都是司马昭之心。。。

安哥爵 说...

所以很反感不洗菜洗肉的人.
有机食物重口味,根本是讨好顾客.
新鲜鱼看针孔没有.多是侵了医院用来泡浸死人的药水,只是份量较薄.那药粉在甲x有卖.都怪政府管辖不严,商人又缺德.

安哥爵 说...

错字-看针孔没用.

向日葵啊伯 说...

70年在乡下种过茄子,想要它们有卖像,结果后立刻喷上"好年冬",没常识还用手去豁过那药水,看的到茄子张的油亮亮的,卖的吓吓叫,自己可不敢吃."好年冬"可是农业部推荐的哦.还有在用吗?

Chris Chia 说...

昨天我到素食挡口买饭盒,回到公司吃了之后大约40分钟全吐出来。下了我一大跳!过后我的面有轻微肿而眼眶有小红点,我朋友告诉我原来我敏感!我常常吃素的,这还是第一次呢!

诗艳 说...

美国有很多有机蔬果,外面写着有机,看清楚一点,却也好像打了蜡似的。结果,我还是要花时间去洗水果。所以我很奇怪,难道也有有机蜡?

KiWi仔 说...

马来西亚这里到底有几家菜园是真正100%根据有机种植指南来种菜的?你知我知啦~

自己养鸡?小鸡从鸡蛋、孵化阶段开始就难逃被化学物药品的“污染”了。
还有鸡吃的饲料呢?
我们也不要对现在在巴刹挂名叫kampung鸡的鸡只抱太大的期望。

单单看我们每天吃的白米,从种植期到收割,只要大规模制度化生产的,能避免不接触任何药物吗?

活在今天的社会里,要100%避开污染的食物,几乎是不可能的。
唯有张只眼闭只眼,保持心境开朗,也许还会活得长命些。

花木兰 说...

我也不相信有机菜。餐馆煮的菜放很多味精,几汤匙下的。。。不口渴才假。

KiWi仔 说...

香日葵啊伯,
种茄子都用“好年冬”啊?
那么,您的茄子送我也不要。嘻嘻~~

“好年冬”(carbofuran)是系统性杀虫药,药力是参透性的,会残留在种植物里头,包括根、叶、颈、果实。

这东西,种油棕的都会用得着,多数拿来对付甲虫。

华言巧语 说...

去外面用餐千万不要进他们的厨房看,你会吓晕的。

marytance 说...

除了自己栽种,
好像没有安全的食物了。
晕。。。

薰衣草夫人 说...

周某:说容易,做很难呀!

晨灵:说真的,我们都好像别无选择.

疯侠:其实本地的有机蔬菜,是以堆肥种植为根本,可信与否,见仁见智.

黛丝:看来只有自家种的才可信了.

安哥爵:真的是越想越恐怖.

向日葵啊伯:那豈不是为茄子化妆?

Chris:食物里一定是添加了什么,下次别再去那家了.

诗艳:所以说,有机的定义是什么?

kiwi仔:想起小时候每逢下雨后,祖母会从泥土里挖出一条条的蚯蚓喂鸭子...

花木兰:最怕那种人刚踏出餐厅便觉口渴,而且持续到晚上还渴的食物,喝十杯水都不能解渴.

华言巧语:这也包括大酒楼的厨房.

marytance:看来只有自己动手,但....
讲是容易喽....

Jean 说...

还有很多人分不清什么是有机,什么是素食!!
在许多人的观念里,“organic”就是吃菜,就是素食。

❤oms❤Ψ 说...

这叫人心叵测~

薰衣草夫人 说...

Jean:很多人真的将两者混为一谈.

oms小妹:我也同意.

Chris Chia 说...

我怕了~不敢去咯!到现在几天了还有小小的红点,还好消了许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