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4月15日星期三

黄金岁月

"我又找到一枚金介指."老爸把一个小小的麻将纸包裹交给我.
我真的给老爸搞得好气又好笑.
上一回农历新年回去时,老爸"不小心"的从杂物堆里找到一条银手链.他把手链交给我时还说:"我都忘了有这条手链."
老爸就是这样,把东西东藏西藏,日子一久,他自已也忘得一干二净.有一天我们还从三十几年前中学的课本中翻出他的重要文件.
三妹夫打趣说:"说不定有一天翻出一块金条来!"
金条就不可能啦,老爸穷极一生,两袖清风,一个穷金匠怎买得起金条?现在翻出来的金饰,说实话,也卖不了多少钱.
像那条银手链,是人家几年前下了五十元订金的,后来不知怎的却没有来领取.
其实这条银手链是人家准备陪葬的.
以前老人家会在润年润月里为自已添一些银饰,在润月里配戴上之后就不再脱下.为什么有这种习俗巳不可考,但我知道每逢润年润月,老爸接的订单都是银饰.
而这枚金介指,闪闪发亮,不过上面镶的却是俗称苏联钻的人造钻!
又不知是那一个家伙订了又没有来领.
老爸算是退休了,逐渐退化的眼睛巳不能承受工作台上小小灯泡的强烈光线,只是有时候会为老顾客修修补补,提供服务.
老爸会把这些旧东西给我,不是因为我爱金银珠宝,而是他知道我会珍惜这些不值钱但又无价的首饰.那是老爸数十年来经验的累积和漫漫岁月流逝后的沉淀品.
老爸十几岁便到北海打金工厂当学徒,没有酬劳,厂方给的是一日三餐和屋外五脚基迎着黑夜冷冷海风的帆布床.他是熬了几年,最后才成为合格师傅.
以前的打金师傅,必须样样都精,而且成品完完全全纯手工.以今天什么都机器化的眼光来看,这些纯手工的金饰略显粗糙,但对我而言,却是一件件精细的艺术品,从拼接,精雕,打磨,所经过的工序相当繁琐费时,少一点能耐也不行.
例如以前做一条项链,是一颗颗一毫米的小圈圈连接而成.最后的成品可能大小有些微落差,但每一颗每一节,都是一双巧手一颗细腻的心制作而成.
掌心里握着的,不再是单纯一件金饰,而是一件件如烟的往事,我的成长和过去,还有父母的一生.
你说,我能不当宝吗?

这个古董杆秤,称的不只是黄金,还有老爸所流过的汗水........

18 条评论:

向日葵啊伯 说...

超喜欢你这个帖.
真的是"有血有泪".
好在你是"事前发觉",可叹我是"事后才知".
好好珍惜,好好疼惜.
祝福你们!

周某 说...

好像上面说的,超喜欢这个帖...

这行现在还真的满少见了。

就如你所说的,大小不一,才能展现出其物,是真的经过双手细腻地整修打磨,加上之前,哪有什么精致的机器还是计算啊...

帶刺の蝴蝶 说...

對古董杆秤的印象,是姨母姨丈秤當歸銀花紅棗等中藥……

Botak 说...

以前的人當學徒學一門手藝所受的苦不是今天的年輕人能夠想像的.
最主要的是, 他們肯為了學手藝而受苦.

老颜 说...

我却偏偏钟爱手工美。机械制作流露出来的感情,我嫌它过于程式化,计算式。

花木兰 说...

你是念旧的女人。^_^

feiyifan 说...

惊喜陆续有来!哈哈哈哈

安哥爵 说...

有着你成长的岁月.好有价值.

http://chinese.yenjai.net 说...

非常令人感动的文章
谢谢你

薰衣草夫人 说...

向日葵啊伯:奇怪,当知道老家快要被拆除时,才发现许许多多的不舍.

周某:我总是认为有些瑕疵,才是最自然完美的.

蝴蝶:就是同样的杆称.

Botak:现在的打金师傅,学的只是其中一个工序就可成师,比起老爸的时代要简单等多.

老颜:不完美才是最完美,这也是手三工艺品珍贵之处.

花木兰:也许年纪大了吧....

feiyifan:谢谢分享我的记忆....

安哥爵:最近许多被岁月掩埋的往事全涌了,再不记录,怕会忘了.

燕仔:谢谢分享.

ZuiYanHong 说...

风满楼未误人子弟前,曾当学徒.不容否认,当学徒确实苦不堪言,然而玉不琢如何成器.

楚留香 说...

很感性耶。。。

Snowflix 说...

以前的打金师傅非常厉害,手工很细。
现在已很难找到这种纯师傅做出来的金饰了。
你一定要好好收着。你会的对吗?

诗艳 说...

写得真好!看到你的文笔,我想我实在是太渺小了。不过,你要去我家看哦!我特地为你介绍的好去处。。。

羽卒王册 说...

我有个阿姨也好爱在家“藏”金器,常常叫她存放在银行可是她怎么说都不肯>_<

薰衣草夫人 说...

风满楼:那种苦,真的只有学徒自己知道.

楚留香:谢谢分享我的文字.

snowflix:都是我老爸亲手打造的,我会珍惜的.

薰衣草夫人 说...

诗艳:我只是有感而发.这次清明节回去,太多感触了.

羽卒王册:我老家不知道还有多少宝,真的要回去大扫除一番才行,哈哈

little prince's mummy 说...

哈哈。。 我妈妈也是这样。。。藏得自己也忘了放在那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