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4月3日星期五

小时候的记忆

说起有机食物,不期然想起小时候我们的食物来源.
我家有个后院,六岁以前,祖母养了很多鸡鸭.这些鸡鸭吃的都是穀类或玉蜀黍碎,偶尔,祖母会把剩饭晒干洒给它们吃.
每当下雨过后,祖母便会从泥地里挖出一条条活生生的蚯蚓,丢给鸭子吃.那些蚯蚓又肥又大,有五六吋长,鸭子会一口便把它吞进肚里.有时候两只鸭子抢一条蚯蚓,双方不相让,"得"一声,蚯蚓断成两边.
奇怪的是,长大后住在钢骨森林里再也沒有见过这么肥大的蚯蚓了.
我们家只有在大节日时才有鸡肉鸭肉吃,肉质甜美的古早味现在再也找不到了.
家里从来沒在外边买过鸡蛋,全都是在母鸡咯咯叫之后从鸡寮里捡回来的.或做菜或再孵小鸡,早餐的半生熟蛋,噢,那是很奢侈的早餐.
我还记得,如果鸡只垂头丧气,加上粪便是白色的,便表示它巳生病了,只要拍扁一颗蒜米,塞进它的咀让它吞下去,病就会好了,多神奇!多自然!
祖母过世后,妈妈只养鸡,因为她嫌鸭子的粪太臭了.
我家附近有四个养猪场,三家猪农是外婆家那边的亲戚.
住在街上的外婆,家后门放有一个油桶,里面丢的是残余的饭菜,称为"馊水".每天,一位猪农会骑着腳踏车,车后载着一个比半个人要高的大汽油桶,一家一家去收集馊水.
把满满的馊水载回去后,猪农会先切些浮萍,再加上削碎的香蕉树茎,一起倒进一个大锅里熬煮.那个大锅,有如一个罗厘轮子那么大,下面烧的是木材.熬呀熬的,那烂烂糊糊的东西便是猪只的美食,一点加工饲料也没下.
猪只会吃又会放,那些粪尿一点也不浪费.猪农都会另辟一块土地种菜增加收入,而这些粪尿便是最天然的肥料.至于浇菜,水源便是浮萍池里的水.多节儉!
当然,当年巴刹卖的菜大多来自这些农家,也许在不知不觉中,我们吃下了不少猪粪和猪尿,但显然的,猪粪尿比化学肥料安全得多!
这些场景和畫面,在现在这个讲求快速的时代早巳不复见;幸好,在我的记忆里,还是像明镜一样地清晰.

16 条评论:

周某 说...

这才是有机...对吧?

你的文笔,我满喜欢的。

花木兰 说...

你不知道现在的泥土有很多化学物吗?蚯蚓能活到今天算是很幸运了。^_^

Chaos 疯侠 说...

以前的人比较好,还会免费给"馊水",现在的人看见你来,关门都来不及咯!

帶刺の蝴蝶 说...

我也很慶幸,我有過這么一段記憶。

我的外婆以前養雞鴨鵝。
每次旁晚去外婆家會和外甥男去外婆的“動物園”里幫外婆養雞鴨鵝,看母雞孵蛋,抓小鴨找個水桶讓鴨子游泳,還有被鵝追。

佳節時,雖沒殺雞殺鴨,可是也幫過外婆舅母拔過雞毛鴨毛……

可是外婆老了很多后,我記憶中的動物園就被擱置了。

你說的有機,我現在才想起,原來很早很早以前就有自然有機食品,如今的有機食品已經商業化了。

♥♥♥弯弯米♥♥♥ 说...

想当年~
我家也养有很多鸡,不过我都没去理它们,全都是我妈妈和婆婆负责喂食…
我嫌它们臭嘛…

Jean 说...

I miss my grandmother and grandfather after reading this! The house has been demolished and developed as a housing estate. I miss the farm, the river, the durian trees, the rambutan trees and the rubber tree where we search for rubber's seeds.

向日葵啊伯 说...

读起来好像你常来我家的样子.
这几天忙死了,不敢再做"回忆达人".
我的大伯夫父家在西马的实兆望,他们家也是养猪的.我没去过.

诗艳 说...

对。。这样才叫有机。。。
所以,以前的人比较健康。

薰衣草夫人 说...

周某:谢谢,欢迎交流.

花木兰:说得也是,可怜的小蚯蚓.

疯侠:现在的猪都吃製成品,应该也不知馊水为何物.

蝴蝶:你知道吗,这些都是很珍贵的记忆.

弯弯米:小时候的你一定很"小姐".

Jean:就让这些美好的片段,永远储存在你的记忆深处....

向日葵啊伯:我们这些来自乡下的孩子,童年都是这样的.

诗艳:是囉,老一辈的大多壮如山,哪像现在的人这边痛那边痛!

myfertilitydiary 说...

小时候我喜欢种瓜的,冬瓜,西瓜。。。。很可爱。

~珊姑娘~ 说...

你懂很多呢!

以前爸爸也有养鸡,但是那种美丽的玲珑鸡,拿去比赛的,我也不懂鸡看粪便就懂有没有生病的。

papa &mama 说...

我也帮外婆养过猪,鸭,鸡,那时虽然也很忙,但都是一家大小一起分工合作.

Chong Swen 钟璇 说...

我也是来自小镇,虽住在大街,外祖母却在后巷水沟上搭鸡棚架,养不少鸡。

童年的回忆总是令人感怀,不过向日癸啊伯说不做'回忆达人',所以不敢写。

薰衣草夫人 说...

myfertilitydiary:如果当时有留下照片,那更珍贵.

老爸爸&老妈妈:以前家里的活儿都是大家一起干,现在想起那些日子一定很回味哦!

钟璇姐:谢谢你抽空来聊天.
记忆会慢慢淡薄的,能及时捉住,不管多或少,也是难得的.

dolphine 说...

令我想起小时在奶妈家时的一些情景,一些在新村生活的情景。

薰衣草夫人 说...

dolphine:我一直觉得可惜的是,我们的孩子都沒有机会体验这种自然朴实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