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7月6日星期三

蠢天才!

早上七点外子往机场途中,即拨电回来通知警方在大设路障,提醒在吉隆坡市中心上班的儿子早点出门;我也急忙通知么女早点准备上课,否则会迟到.
在途中,从电台交通报告得知警方在各处设路障,已造成全市大塞车.不是说大游行已取消了吗?政府巳默许在体育馆举行大集会吗?我是边开车边大骂,龟爬的车子让人失去耐性,更何况是警方脑残的动作所致.
他们辨说是以防有人"偷运"武器进入市内.昨天警方声称在雪隆两地起获44瓶汽油弹和一批巴冷刀,听起来有点紧张,但你问我相不相信与净选盟有关,我是相信的,而且百分百相信!
瞧!有人"神秘兮兮"把汽油弹巴冷刀黄色T衫置放在丛林花盆楼梯下,又"离奇"的那么凑巧被人发现,,唔驶问阿贵,那包露宿的黄色T衫成了最佳的"呈堂证供",这当然是与净选盟有关!
当然,有心人自认天才,大玩这种"放手巾"的游戏,以为所有的人都像手巾在屁股后的那个人那样浑然不知,可是其他的人可是看得一清二楚.谁放的手巾?为何放在公众场所?令人有很大的想像空间咧!
回程时,就遇见了路障,三条路道变成两条,六,七位警员,只有两位往车内望,其他则闲着.告诉我,这样查什么屁?这样狐假虎威虚张声势只会令市民更厌恶更憎恨!真的浪费我们纳税人的血汗钱!
真的可恶!

26 条评论:

非一凡 说...

我们这里前两天晚上已经开始有路障了,都设在去KL的方向。

YuinTing 说...

請問如果在車里放幾只掃把算不算武器??會不會被捉?

lk 说...

bodoh no. 1 === 放武器还放标志是怕别人拿错吗?
bodoh no. 2 === 发现武器不守株待兔来个人赃并获却急着举行记者会,太怪了。
MATA JANGAN TIPU LAGI!

icafe 说...

我们这里从住宅区花园出大路从早上7点就塞到不像样了。 :(

四月 说...

鸟他够力够力!!害偶今天上班严重迟到!
真的有够脑残

居安思危 说...

你以为他们喜欢设路障咩?晒到要死!恨不得早点收工啊!
上头指示,没办法咯!行行都有难念的经!
要怪就怪我国有很多爱“干净”的人。

普普 说...

如果说恐怖分子要炸双峰塔,我是相信的~~~

嘿嘿 说...

有声有色,人心恍然!哈哈哈~

莎莎妈咪 sab 说...

他们是 “tolong-boh-pangsai-wu"(福建话)。
捉贼不见他们这样厉害。。。
捉平民百姓就一流一!

名师安娣 说...

我也是酱想,那些坏人满车武器,他们又捉不到?妈的,用这种方法捉坏人,我家就不必装铁花,不用给管理费!

流金岁月~丽莲 说...

这叫“养猪千日,用在一时”。

anakmalaysia 说...

Ai yo, baru kenal PDRM kah? They are the best of all the Best lah .

草草聊事 说...

这场戏好看吗?有人用巫术,有人打太极,有人高歌:你是你我是我。最可怜的还是“阿公”这个和事佬,啃到鸡骨头了。高潮还在8号呢,等着瞧吧!唉,我们的国家已经够乌烟瘴气了,何时再来个沙尘暴,小市民啊,小市民啊!何年何月才有安乐茶饭呢?

棠子 说...

伦敦这里,三天两头就有游行, 而且声势浩大, 参与的人很多。 警察先生在场,帮助舒缓交通, 为蒙查查的路人解答问题,照顾城市的次序。 什么时候Bolehland 的政府才能达到这样的程度?

路人㊣ 说...

他們的馬騮戲害我遲到~TMD

cindy 说...

好像做戏酱戏剧化!
把人民当ngong gia!

居安思危 说...

丽莲。。。
猪是无辜的!

leejiajia 说...

当人民是露露~

薰衣草夫人 说...

非一凡:真的是该捉不捉!

Yuin Ting:如果他不爽,可能的哦.

lk:编此剧者是一位笨天才!

icafe:整个雪隆塞到叫救命,可是他们搜到什么?

薰衣草夫人 说...

四月:小动作还会继续来的.

居安思危:所以每个路障警员都是做个样子,check什么?

普普:这些人不夠聪明,恐怖分子不必大费周章.

嘿嘿:黃潮攻城,人心亢奋.

薰衣草夫人 说...

莎莎妈咪:上头的指令,他们不得不交100分.

名师安娣:又不是你出粮,你又不能升他的级,他哪会替你办事?

丽莲:瞧他们多卖力!

anakmalaysia:笑脱别人的大牙咯....

薰衣草夫人 说...

草草聊事:事情应该不会那么顺利,如果仍不断打压,恐怕反弹更大.

棠子:唉,你说呢?

路人:马骝戏还未终剧呢.

cindy:他们就是自以为聪明,把我们当ngong gia!

leejiajia:唉,从来就是.

Douglas 说...

来届大选给【它们】好看。

薰衣草夫人 说...

Douglas:就等这一天!

诗艳 说...

我们的国家,唉!

薰衣草夫人 说...

诗艳:没眼看,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