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7月20日星期三

江湖偏方

我家那个印尼钟点女佣突然问道:"哮喘病会好的吗?"
我还沒来得及反应,她又接着说:"有人说吃啄木鸟会好,我老公自从吃了啄木鸟之后,已经三年没有病发了."
开始我还搞不懂burung balatuk是什么东东,后来她形容那种爱替树捉虫的乌儿,我去翻了字典,才知道是啄木鸟.天!啄木鸟可以吃的吗?
咱们华人凡是背朝天都吃,就是没听说过吃啄木鸟,听起来有点匪夷所思.这些印尼人飘洋过海来到这里,俨如识途老马,居然还可以在吉隆坡不知那一个缝隙弄只啄木鸟来,我住了二十几年,还不晓得鸟店有沒有卖啄木鸟.好奇的是,一天念经五次的人,吃野味的吗?
她说她把啄木鸟炸香炸酥,肉质有点像鸡肉,我想像啄木鸟被剥光羽毛后,应该像乳鸽,干巴巴的.
啄木鸟肉是否真有针对哮喘病的疗效不得而知,连她也有些怀疑;不过一个几十年来被哮喘病折磨的人突然久无病发倒是真的.真是神奇!
说到哮喘病的偏方,我又想起一件事.妈妈的叔叔,即是我的外叔公,生前患有哮喘病.外公和外叔公两兄弟经营杂货店兼批发白米.店铺中间的部分,常囤积一包包以麻包袋装着的白米.小时候我喜欢在白米上跳来跳去,有时候店里的两只猫咪也会在米包间徘徊.
这真是个抢吃世界,猫咪虎视眈眈,人类也摩拳擦掌,看谁捷足先登.抢什么?是抢小老鼠!
江湖传说刚出世的小老鼠可治疗哮喘病,外叔公就在米包堆里寻找尚未张眼看世界,还粉粉嫩嫩的鼠宝宝.
据妈妈说,鼠宝宝先以米酒冲洗,再以大片咸菜包裹,然后即刻往嘴里塞.
生吞活老鼠仔喔,别问我怎么吞,妈妈说,外叔公可是吞了不少宝!至于有没有效,这我可不知道.
我只要想到鼠宝宝从喉咙开始挣扎蠕动,滾下窄狭的腸道,也许未到胃部已一命呜呼,也许命不该早绝而在胃里滚动....天!.多极致的煎熬,不禁打了个冷噤!

24 条评论:

安哥爵 说...

我小时坫了蜜糖连吞三只.也不知要治什么病..反正没中鼠疫呱掉..现在才没那么笨.呵呵.

说...

有些偏方真的令人覺得很噁心...

张玉燕--Yoke-Yin 说...

我在想说他们要不要吃它的嘴巴。

Douglas 说...

鳄鱼肉可治哮喘病。

应该不是偏方酱说。

流金岁月~丽莲 说...

我有个表叔生吞过小鼠,不过不是治病而是壮阳。

Carmen 说...

啄木鸟可以吃的?真的没听过,可是很残忍,=="

leejiajia 说...

我以前也看过我父亲生吞鼠崽,很莫名其妙的偏方~

莎莎妈咪 sab 说...

huh?吃啄木鸟?geli。。。它们是树木的医生喔。

我知道鳄鱼肉是可以治哮喘/肺弱的。不过市面上很多鳄鱼肉是假的(家婆说的)。

Sheue Li 说...

真……真……真……真的太恶心了啦!
我要晕了。

佩仪pueyyee 说...

有些食物只要单单望着就很难说服自己张口,比如凤爪更别说鼠崽。不管它是哪门偏方,我宁愿病着...

居安思危 说...

真人真事。
邻居骑摩多割胶滚进山谷。骨折、头破血流、还吐血,奄奄一息。
有人找了10只小老鼠给他吞。奇迹出现!现在壮到像条牛!
哮喘病不能根治。只能尽量控制它。烟霾来了,要注意。

bLuRbLuR 说...

有些偏方真的可以救命。。。 看情况

普普 说...

也许人在最绝望的时候,都不会放过任何偏方。

薰衣草夫人 说...

安哥爵:难怪风雨再大,老兄你都顶得住,夠壮!

莉:连想到都怕!

玉燕:哈哈,应该咬不断吧.

Douglas:鳄鱼肉也得配合中药才有效.

薰衣草夫人 说...

丽莲:结果呢?

Carmen:我也不能想像goreng了是什么模样,呵呵

leejiajia:从前的人都不太相信西医,结果就道听途说乱吃一通.

莎莎妈咪:鳄鱼肉也有假的?会是什么肉?太可怕了!

薰衣草夫人 说...

Sheue Li:对不起对不起,搞到你头晕晕,快找风油....

佩仪:有些人在痛苦绝望之际,真的会姑且一试,人都是怕死的.

居安思危:这样看来,这些老鼠也蛮有医药价值的.

薰衣草夫人 说...

bLuRbLuR:你那"看情况",颇耐人寻味咧,呵呵

普普:对,尤其是癌症病患更甚,已经不考虑后果了.

流金岁月~丽莲 说...

呵呵~我也不知道,要问他老婆的说~

winnie@ah咪 说...

啄木鸟~我还在想我有没有看过真的啄木鸟时竟然人家都吃过了=='''

讲到野味,我觉得不知道的话就会吃下去,知道了就吃不下吧~哈哈,我小时候都吃过四脚蛇干咖哩,现在大了反而不敢吃>_<

薰衣草夫人 说...

丽莲:如果真有功效,咱们可找到财路喽!

Winnie:好像比较难见到啄木鸟,应该也没有人饲养吧。我连穿山甲咖喱也吃过,唉。。。。

嘿嘿 说...

咦?老鼠?真的不行,怕怕!啄木鸟还可以啦。嘻嘻~

薰衣草夫人 说...

嘿嘿:噢,如果你真要吃啄木鸟,千万别告诉我!

杨 霓 说...

我爸什么都敢吃,但不是绝症时吃,是年轻时吃过老鼠,他还吃过猫肉呢!

我绝对相信人到绝望时什么都敢吃,我妈在绝症期间也道听途说的喝自己的尿。。

想到都痛心!

薰衣草夫人 说...

霓霓:人在绝望时,总会抓着希望,尽管那希望是个未知数;生病,总是让人无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