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4月19日星期四


甲说:当局必须调查有关大专学生遇袭旳指控是否属实.

乙说: 沒有人叫(你)在广场扎营,当出了事情,别来博取同情.

丙说:我不知道,我昨晚正在睡觉,人是睡在屋子里,不睡在草场.

丁说:因为警方的迅速行动,才成功逮捕一名年龄28岁的袭击者.

学生说:如果再遭袭击,他们不会还手,因为他们坚持在那里和平集会.

我看着短片,读着新闻,不能想像当我们大部分的人还在睡梦中时,这群手无寸铁的学生是处在何等程度的惊慌与恐惧中.学生的请求,当权的不但没有聆听,反而冷言冷语;学生被袭击,不但没有谴责流氓暴行,反而责怪学生咎由自取.现场黑衣人嚣张动粗,警察分不出忠奸?不论学生的请求是对是错,难道就不能坐下沟通?数十名袭击者无法无天,难道比学生更应该获得宽恕?

甲乙丙丁这些人的说话,很冷是吗?我冷,它不是冷笑话;我冷,是因为我感到心寒!

18 条评论:

流金岁月~丽莲 说...

会不会又是无头鬼干的,像那个被拆的酒楼。

平阳居 说...

处于当权者黑白不分的社会里,
毫无安全感,怎不令人心寒?!

jb 说...

这些马打脱了制服就是打手了!是时候换掉这班废材了!Ubah!

啤酒花™_J 说...

化这些力量为我们更要走出来的原因,一直不停地向前走的力量!
‘长者’的言行举动与那些学生比 - 太逊了。
现在以后千万不要像这些长者学习就好了。他们是国家未来栋梁叻。

草草聊事 说...

眼前的这些,只不过是一些插曲而已,更无人性和无耻的还多着呢!要是知道了,不只心寒,简直是“冰冻”、“僵硬”。事实何止这些,扫在地毯下面的多不胜数。老一辈的常说:就是这样的啦!知道了你又能做什么?或许他们那一代就是怕事,而我们这一代是不是也和上一代一样,继续“看不到”。有能力的肯定想站出来伸张正义和站在前线 ,可是偏偏人家在暗;你在明。这一次这场“战”肯定是硬碰的了,因为这是最后的一次机会了。可悲的事,还是有很多人在睡梦中。我和你一样心寒,矛盾的是不想见到“红”,可是,自古改革免不了,这一次或许也不例外。我只能祝福勇士们。

名师安娣 说...

听说,马打是流氓变的,嘻嘻。我许多烂仔学生的志愿都是做马打。如果不变,多个五年,我都不知道我还可以不可以好好出门,好好回来。

路人㊣ 说...

他們多多動作,我們多多ubah!

说...

应为有这些甲乙丙丁,才有这种警察!心寒!

~Kate~ 说...

岂有此理!
岂有此理!
岂有此理!
欺人太甚了!

普普 说...

没有第一时间谴责袭击者,还向学生冷嘲热讽!素质低劣。。。

cindy 说...

Malaysia boleh!

嘿嘿 说...

胜者为王,王者必胜!都是政治的真理!又冷又黑!!!

走过岁月 说...

不知道来临的全国大选是怎样的了。

一介草夫 说...

天下没有免费的东西啦,这些学生哪来的灵感?要全免学费,到北欧去吧,那里会给你机会。

薰衣草夫人 说...

丽莲:什么鬼都是他们的人!

平阳居:心中怨气今时今日得全宣泄出来,已忍无可忍!

jb:马打是穿上制服的流氓!

啤酒花:不管无谓的人了,我们应当有自己的方向.

薰衣草夫人 说...

草草聊事:不管到时有何结果,还是得展现力量,他们太过份了!

名师安娣:快快祈祷!不要等了!

路人:动作还陸续而来,真是*%#@&!

翠:都为权与钱失了人性!

薰衣草夫人 说...

Kate:我还想骂粗囗tim!

普普:他们放的疯狗!

cindy:Malaysia Ubah!

嘿嘿:就要打破定律!

薰衣草夫人 说...

走过岁月:一定很紧张.

一介草:学生有自己的主张,也许可以再详读一下他们的诉求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