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4月30日星期一

满腔愤怒的那一天



激动的情绪在吸了催泪弹的浓烟之后加剧,那一刻大家被浓烟呛鼻熏眼心跳加速无助窜逃的画面一直在脑子里如走马灯不停地旋转,满腔愤怒,导致头痛如被重重敲击,久久不散.

今天情绪终于调适过来,我深深吸了一口,我得把428这天发生的事完全记录下来.

前两次的净选盟集会,因为外子出囯公干,他担心我的安全不让我去;这一次Bersih 3.0静坐大集会,他愿意和我一块参加,在一旁的儿子听到马上说:"我载你们去吧."

当时我心里是很高兴的.儿子二十四岁了,他长大了,已经懂得分辦是非黑白,对事情也有自己的看法与主张.这个世界有些事情爸爸妈妈是无法教导的,必须由他亲身感受,体会,体验,然后才会明白与体悟.

后来,外子临时又必须出国,于是428当天我和儿子与一对友人夫妻结伴,早上八点从家里开车到十五啤,再转轻快铁抵达苏丹街.

也许是还早,人潮并不多,倒是老字号玉壶轩茶楼里坐满了人.我觉得有点难过,原来有许多人还是第一次到这里喝茶吃点心,如果不是面临被拆除,会有人注意这家老店吗?约十时许,人群开始从四面八方涌入,茨厂街和苏丹街一片黄潮.

我注意到有许多乐龄人士穿梭在群众里,他们大多没穿黄衣或绿衣,但目 的不言而喻.我在咖啡厅遇到一对来自柔佛丰盛港的夫妇,他们是随四辆巴士漏夜上来参加集会,上了年纪熬夜有点累,但他们表示累一天算不了什么.古稀的老先生早已放弃主流报纸,夫妇俩毎天上网看新闻,看得出他们对国家的关注.后来又遇到八位来自砂劳越泗里奎的乐龄人士,他们早几天已飞过来,等就等428这一天支持Bersih游行.交谈之下,发现他们带着不太灵活的步伐走出来,为的也是下一代.他们的行动,令人动容.只是,谁会意料到当权者会如此狠下心镇压人民?

之前我还笃定地认为当权者充其量只对付聚集在独立广场的群众,相信其他与我同行者亦然.当往独立广场的前路被红头兵阻挡时,从各个方向游行过来的群众全集合在马来亚银行大厦前的马路上.其实三点多我已接到短讯指当局已向独立广场旳群众发射水炮和催泪弹.我这位在佊岸报馆工作的老友担心我的安危,同时知道电讯及网络已被干扰,设法给我送上即时消息.我的电话线恢复看到短讯时,远处独立广场的方向已见到浓烟.我吩咐儿子与同伴弄湿颈上的毛巾以防万一,然后转向正缓缓撤退的马来老伯们叫他们赶快走.我再转头叫站在我身边几位来自巴生的安哥安娣退到茨厂街.

可是这时有人叫群众坐下,他说前方进不去,我们还是可以席地而坐开始静坐.于是现场的人有秩序的纷纷坐下,没有宣闹叫嚣,没有挑衅闹事,大家完全服从指示.其实我们错了,我们高估了自己,以为人数上几十万当局不会轻举妄动,结果十五分钟后,催泪弹射向我们的方向!

我和儿子及同伴站起来准备跑向苏丹街的方向,却看见那几位来自巴生的安娣安哥还悠哉闲哉地坐在不远处,我们赶快叫他们快跑,老人家顿时惊慌失措,其实我们又何尝不是?我们正要带着他们跑时,讵料前方也有浓烟飘来,我们双眼马上感到刺痛,好像有人把一大把胡椒粉撒向脸上似的.吸入第一口气,有一股辛辣味呛着喉咙,那一刻真的有窒息的感觉,顿时有快要死掉的恐惧.

我扶着安娣的手松开了,儿子拉着我的手拼命向另一个方向跑去,路上毎个人都盲目失措地窜跑,我勉强睁眼,但辛辣刺痛又迫使双眼不自主地闭上,完全失去方向感,,同伴夫妇跑在前头,儿子拉着我的手跟跑,就只尽是往前跑.我们跟着几个人上了阶梯,结果就躲进一家在一楼的小书店里.

我们个个双眼通红,泪水汪汪,还有作呕旳感觉.大家气喘吁吁,上气不接下气,不能言语,却是非常气愤与激动.那位跟在我们后头跑进来的马来男子一脸怒气,咬着牙根怒骂:"他们怎么可以这样?"他和同伴分乘几辆巴士下来,一颗颗催泪弹把人群驱散,他与同伴失散了.

其实我也很自责,那一刻居然只顾跑而抛下那几位老者,不知道他们是否安全?其实我们四人心里都很难过, 可是外面浓烟弥漫,已经没有办法走出去了.

陸陸续续有二十几人躲进书店里,难得老板开方便之门,让我们洗脸用厕所,真是感激不尽.这时通讯几乎中断,大家心焦如忿,但也只能躲着.三大民族躲在小书店窄小的空间里,互相听着对方的呼吸.后来网络恢复正常,书店老板让我们看网上消息,我们才知道我们这些集会参与者都中了当局的计!

我们以为我们是和平静坐请愿,我们服从不闹事指令,我们就可以平安回家;原来不是的!

当局把数十万人当暴民,居然用暴力用镇压来对于手无寸铁的我们,这种心狠手辣的暴君,还是人吗?

我愤怒,但这两个字无法贴切形容我内心的激动.我庆幸我勇敢的走出去,亲身体验,感受強烈,虽沉重,但能与这么多人同一条心,呛鼻熏眼也值得!

激动过后该如何,我想这是大家应该好好思考的时候了.切记!你手中的一票非常重要!

                                        吸入浓烟,呛鼻熏眼,近乎窒息,赶快洗脸后,仍惊魂未定.


 我们这些逃难者就在这个像防空洞的小空间躲了近两小时,只听见外面不断传来卜卜响声,他们一共向人民发射了多少颗催泪弹?

陸续还有人逃进来,因为当局出动直昇机向地下群众射下催泪弹;也许在他们眼中,慌乱窜逃的不是人,只是一堆可笑的蚂蚁罢了.


长女于428当天也出席了在澳洲悉尼举行的静坐集会.他们和平地静静地坐,他们静静地听,静静地唱,然后静静地散.我们什么时候才能这样?

37 条评论:

啤酒花™_J 说...
此评论已被作者删除。
啤酒花™_J 说...

夫人,表自责了。应该有人照顾他们的。就像有人照顾你们酱。大家都是拥有善良的心。站在同一阵上。不会见死不救。我要向前辈们敬礼。

没事就好。来,我们一起努力。这只是一个更残酷的开始。路还很长。

jb 说...

夫人好勇敢!致敬!我还以为集会会和平结束!哪里知道这个政府果然够邪恶,暴力驱散和平集会又手无寸铁的人民。我在Sogo那条街抱着女儿逃命呢!

流金岁月~丽莲 说...

夫人好勇,敬佩。
不说不知催泪弹是酱厉害的,看了真是好气,狗政的催泪弹是用来对付手无寸铁的人民。

名师安娣 说...

夫人,我看了也很生气,我看到那只鸡的死人样,真是很想杀掉它,他妈的!!!!!我知道要怎样做,死鸡,下来吧!

virusmay 说...

我可以把这篇文章的link 放在 我的 facebook 吗 ?

YuinTing 说...

夫人,我雖然慶幸自己沒嚐到催淚彈,但看到您及幾位網友皆中彈讓我感到很難受。最氣的是那只鸡還說警方是採用SOP (Standard Operating Procedure). 聽了想哭,SOB SOB SOB.... we're Suffering Ongoing Brutality!!!

雅征 说...

太可恶了,是官逼民反啊!

雅征 说...

太可恶了,是官逼民反啊!

anakmalaysia 说...

This regime is hopeless, are we going to give them another chances ?

Ah Beee 说...

你的管家否决了你进你家草场的权利之后,为了不让你进入属于你家空无一人的草场,你的管家叫你的守卫用暴力驱赶你打你,甚至放狗咬你.
这是什么狗屁道世界~~

路人㊣ 说...

那天“它”說不會虧待人民所以請我們喝“水”和請我們吃“蛋”炒飯!

winnie@ah咪 说...

没事就好~
向你们致敬·
真的好毒~它们真的好毒~!!!!!!!!!!!!!!

说...

好狠毒的政府!如果还相信他们,就不是人了!

说...
此评论已被作者删除。
薰衣草夫人 说...

啤酒花:这些长辈也是忍无可忍走出来,我想他们也是有心理准备的,只是没想到当权的这么狠毒!不能再忍了,务必让它倒!

jb:以后这种场合还是别带小孩去,那些暴警没有人性的。

丽莲:在现场吸入气体的人,都有快断气的感觉,没有亲身经历,不能想像有多可怕!

名师安娣:也要把真相告诉所有人,主流媒体的新闻报导已不可靠。

薰衣草夫人 说...

virusmay:请便,谢谢。

Yuin Ting:痛心,因为我们有许多老讲废话的领导。

雅征:他们控制媒体,颠倒是非,无耻到......

anakmalaysia:No! No! No!

薰衣草夫人 说...

Ah Beee:怎不愤怒,你说!?

路人:那天我喝了它的水吃了它的蛋,我心却已死了!

winnie:我们能够做的,是把他们的罪行传出去,尤其是传给只看报纸的长辈。

翠:可悲的是,尚有许多"不是人"在冷言冷语!

说...

向夫人致敬。
看了许许多多的图片和视频,
愤怒、痛心。

Douglas 说...

看來428通訊網絡癱瘓是人為的。

幕後黑手呼之欲出。

感謝夫人也上街展示人民力量!

敬夫人一杯豆漿。。。要冷的、溫的、還是熱的?

^^

鄭惠心 说...

还没进城前尝试联络城里的朋友们,竟然联络不上,我就知道有问题了,拼命的传短讯,有些朋友离开现场之后才收到短讯,我一个人进城,完全没有害怕或恐惧,催泪弹来了赶紧拼命逃命,好经历,毕生难忘。

J Sky 说...

夫人好勇敢!我讀到淚流了!

我,老公和六歲的女兒也去了檳城的。和林首長一起靜坐抗議!

恩轩至佳 说...

夫人,你的这一篇写得扣人心弦,感动极了! 我的朋友也有同感,回来之后只有满腔的愤怒。第一个行动便是取消订阅某报章。非常感谢你们为国家未来所付出的血汗!

KL 说...

看了记载也看了好多Bersih 3.0的画面,仿佛回到新马一家的时候新加坡工潮学潮的50年代和种族暴动的60年代,天安门事件的80年代,茉莉花开的21世纪。

很期待看到大红花盛开,one malaysia的愿景。

草草聊事 说...

其实听到宣布解散的那一刻,我感安慰,同时也感惊讶,因为早就知道他们没那么好心的,没想到会是那么心狠手辣。无故的人民、妇孺和老人。真不敢想象人民还要忍受多少的肮脏手段,斗争精神不能死。

红菇 说...

夫人,您还好吗?读到您逃亡的那一段,我整颗心都揪成一团了。

cindy 说...

夫人,好样的!给你鼓掌!你要多多保重。。。

我的亲人也有参加,差点没命回。

嘿嘿 说...

和平静坐!对了,免得他人又大做文章,但是也是给他们胡说了一番。

非常勇敢,赞!

普普 说...

知道政府霸道了很多年,想不到无耻到这样的地步。。。

莎莎妈咪 sab 说...

夫人。。。相约干净4.0。大家要坚持。

薰衣草夫人 说...

莉:我一直不想看,至到昨晚才开始看现场录像片段,很气愤,看了几个又看不下去了。

Douglas:同路人,等你带热豆浆上来请我喝,通讯网络中断也阻止不了我们前进的心!

惠心:也许我们曾经擦肩而过 :)

J Sky:你们的确比我们幸运,没有经历恐惧。

薰衣草夫人 说...

恩轩至佳:我家取消了英文报,但保留华文报,因为还得看华社的新闻。愤怒,是不能停止的。

KL:明知民主之路难行,但不走我们只有死路一条,因此相信大家都会继续走下去,谢谢你远方的支持。

草草聊事:相信现场的许多人都没料到他们早已设下一个陷阱让大家跳下去,我只能说:太毒了!

红菇:没事,只是吸了几口毒气,谢谢关心。

薰衣草夫人 说...

cindy:我不是英雄,那些在前线的才是值得鼓励赞扬。
其实催泪弹不可怕,可怕的是人心。

嘿嘿:是非黑白全被颠倒了,幸好有网络还原真相。

普普:这一次搞砸了,相信会有更坏的补救手段。

莎莎妈咪:好,就约定!

yoyo 说...

是咯是咯。。。有同感!
尤其听那些朋友同事的嘲笑冷言冷语。。。真的很tak boleh tahan 。。。有时

p/s:玉壶轩是我娘喜爱的点心馆之一~

薰衣草夫人 说...

yoyo:行得正坐得正,其他人讲什么才不管他!
什么时候我们相约去吃玉壶轩的招牌面?

citiding 说...

佩服

薰衣草夫人 说...

citiding:也许我们曾经擦肩而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