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9月2日星期二

感动

看羽球国手李宗伟接受杨嘉贤的访问,感动的不只是他的努力和付出,还有他和教練米斯本亦师亦友的情愫.
米斯本的妻子患有肾病,一星期必须洗肾三天.在训练期间,米斯本风雨不改,早上五,六点钟便会在球场等候李宗伟练球.早到的话,他会在电单车上打盹儿.训练完毕,他便赶回家载妻子去洗肾.
赴北京前,米斯本的太太入院,.李宗伟要他留下,但他拒绝了,忍痛上飞机.
就在决赛的前 一天,米斯本接到太太病危的消息,他徹夜难眠,对面房的李宗伟也因压力太大睡不好.李宗伟描述次日早上两人见面的情形,眼眶是泛红的.
后来是他到医院,向米斯本太太道歉,是他让kakak在最需要丈夫在身边的时候独自与病魔搏斗.......
李宗伟对於米斯本这位可以互诉心声的教练,是充满感恩和感激的.
在小小羽球在两人间穿梭的当儿,我们看到的是一段真挚的感情,一段超越种族超越宗教的真感情.
我相信在他们的友情当中,根本不曾出现"寄居"这样子的论調.
我娘家就在铁道旁,我们的邻居是养牛的印度人和铁道局的工人.只有我们一家是华人,但大家都相处融洽.
记得小时候过年过节,我们都会互送糕饼,并以白糖回礼.只是现在,很多马来人都不吃华人家的东西,连一杯水都不喝.
我还记得很清楚,有一家人因为連生了好几个孩子,无力扶养,后来找我老爸教他如何避孕,还托老爸替他到福利部购买安全套.
其实在生活中,我们大家都相处得好好的,只是一小撮政客唯恐天下不乱来炒作,却搞得鸡犬不宁.
这些人别说感动,他们根本就没有"心"!

3 条评论:

Lian 说...

的确叫人感动。其实我们平民百姓一般都没有种族之分,大家和平相处,只有那些另有企图的政客才会发出这种荒谬的寄居论。

晨灵 说...

这就是马来西亚。平民百姓没有问题,搅局的是政客。

但我们还是爱马来西亚。

薰衣草夫人 说...

我们要的,只不过是安乐茶饭;吵吵闹闹,又何必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