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3月11日星期三

马死落地行

长女报了双威学院的预科班,十九日去报到.
这个只有八个月的课程,学费加杂费二十千.
上个月儿子刚付了一个学期的学费.美金起,我们痛.
陪长女去了几次学院,不管是那一所,看到的大多为华裔子弟.
四年前儿子初唸学院时,就发现他那一年有好多他以前的同学,而且当中还有不少名列前茅的优秀生.
今天他们有些像儿子一样出国,沒出国的便继续留在国内完成学业.
曾经和朋友作个统计,以一个孩子保守一年费用一百千马幣计算,我国每年有多少学子留学海外,合计那是一个天文数字.这,还不包括被政府保送出国的友族学生.
友族学生学成归来干了什么大事业报国我不清楚,我只知道我们当中有很多孩子毕业后便留在当地发展.说他们人才外流,不如说他们在那里找到他们的天空.
回头看昨天STPM成绩放榜,考生人数降,成绩比去年逊色,心里倒觉得这是我们的悲哀.
大马考试理事会主席说,很多中五毕业生选择到国外大学或本地私立学院深造,导致报考STPM的学生人数骤降.
谁家愿意花更多的钱?如果不是因为不公平的教育制度,为人父母的需要那么辛苦凑教育费吗?
而这位主席也忘了,很多所谓的土著精英,UPSR PMR或SPM之后,早就被政府领养不知送到那方去接受培训了,还有多少个留在中六班?
我们的孩子如果留在本地完成学业,四五年的费用也要百多千,这的确不是一个小数目.
不过我们本着中华精神:再穷也不能穷教育,拼条老命,也要让孩子受教育.
曾经有一位高官说过,华裔父母有钱,所以大多把孩子送去私立学院.
这种人渣,我们不必反驳他;留点气力,好好栽培我们的下一代.
"马死落地行",我们不靠别人,我们也行!

12 条评论:

高猪 说...

夫人一字一泪呀!

我有两个孩子,刚满二岁三岁,已经有压力了!

小学读那里?独中到时不知怎样了?大学不知有没有钱供他们读?

靠政府?算了吧!

黛丝 说...

give me five!!
我真的对本国教育制度,学额分配极度失望,愤怒加吐口水!!

杨 霓 说...

他们会读书,烦以后的教育费!
他们不会读书,也烦!
唉。。。唯有船到桥头自然直。。及马死落地行!

feiyifan 说...

连小孩也鄙视的教育制度什么时候才会改变?大家长少养些禽兽我们的日子会否比较好过?

Botak 说...

雙威學院不錯. 我弟弟就是就是從雙威去英國讀最後兩年的. 不過那是16年前. 預科好像沒有20000 那麼貴....
我發覺這是一種畸形的發展. 政府的教育不能依賴, 結果每人都被逼着花大量的錢出國.

向日葵啊伯 说...

看的我大清早就骂。
岂止愤怒能形容。
国家的教育政策简直就是“死马乱拉”。

帶刺の蝴蝶 说...

很多人都希望去私立学院
这个是有见解的

私立学院的程度比较高,竞争大
每一个学生有一定的水准责任
大家都会努力读书(大部分)
也清楚知道自己要的是什么

我在全马最便宜的学院读书
半政府津贴的学院
算是半个政府学院
从整体来看
拉拉杂杂的人一堆
什么人都有
所以水平很差

别说其他人
就拿身边朋友来说
作为一个20岁的学生
很多人还处于单纯幼稚的状态
甚至极端无知
有时候都怀疑自己是不是也一样


谁家愿意花更多的钱?如果不是因为不公平的教育制度,为人父母的需要那么辛苦凑教育费吗?

你说的很好

当我为人父母时
我也会这么幸苦凑教育费

 

薰衣草夫人 说...

高猪:奉劝你要未雨绸缪,将来的教育费会是个庞大的数目!

黛丝:现实归观实,愤怒之余,也要振作!

霓霓:这个竞争的年代,孩子读多一点书总是好的,虽钱不是万能,没有钱却万万不能.

feiyifan:改变?难囉!还是靠自己吧!

Botak:长女有意唸Monash U的双学位,所以选了双威学院.孩子肯读,那里都一样的.

向日葵啊伯:对不起,一大清早倒你的胃口.不过提到国家政策,谁不破口大骂?

蝴蝶:珍惜教育机会是对的,管他是不是公家的,因为很多人要唸也没有钱.

KiWi仔 说...

回看自己;在拉曼完成STPM,然后很幸运地能够挤进本地大学...一路走来,一路都遭遇到不平等的待遇。
很多同期的拉曼校友过后继续在拉曼攻读文凭班,然后另外报考外国的学士文凭。现在在外做事,都还混得不错。

我想说,有钱与没钱,只要自己有心,都一样会有出路。

美丽安 说...

现在进私立真的不便宜,都是上千上万的费用,可是,成绩好的, 也未必能进入政府大学,对政府, 我完全是绝望。。。。
所以。
我孩子每个都有买教育基金保险
以后就不会那么辛苦
一下要挖那么多钱出来。。。。

虫子 说...

我在政府大学毕业。当初选择念STPM也是因为学费最便宜。那理的确存在一个不公平的制度,可是却是我唯一的选择。政府大学很多都是穷孩子,家里经济比较好的都去了私人学院或出国了。

薰衣草夫人 说...

Kiwi仔:我也深信,有志者事竟成.

美丽安:这亦是办法之一,我老大第一年的学费就是来自教育保险.

虫子:这是不争的事实,多悲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