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3月14日星期六

我的前半生


我这一生最大的遗憾,便是唸完中学之后,没有机会继续升学.
我那个年代的学生,尚流行到台湾深造.当时看到同学忙着申请去台湾唸書,也一廂情愿的想飞过去.
我的愿望是当新闻从业员,进入新闻系是我的首选,当时最理想的深造地点当然是台湾.
其实另一个原因是我中了台湾电影的毒太深,看见银幕上我的偶像林青霞抱着几本書漫步在大学校园,好浪漫,好有文化气质!
但是,当我屡次提出而爸爸都缄口无言时,我知道我的希望破灭了.
说真的,我早巳心里有数,但仍天真的希望有奇迹出现.
后来听说好友江子巳报名韓江新闻系,我蠢蠢欲动,於是又满怀希望向爸爸提出要求.
退而求次,起码费用就不必那么高,我这样以为.
爸爸听后沉默了一阵子,才说:"我现在连三百块钱都拿不出来给你."
他接着说,我必须出来工作,补贴家用,因为下面还有三个年幼的弟妹.
希望再次破灭,这次我是哗哗大哭,还大吵大闹,怪责爸爸剥夺了我求学的权力.而之后一个星期,我赌气的不和爸爸说话,连正眼也不看他一眼.
现在回想起来,当时的我太坏太忤逆太冲动了,一点也沒有体谅父母身处的窘境,完全沒有考虑父母的经济能力.
年轻气盛的我,自知that's not the end,正巧那时看到建国日报征聘校对员的啓事,於是收拾心情,把以往参加征文比赛,演讲比赛,辯论比赛的奖状复印本全寄去应征.结果,我如愿进了报界.
八个月后,当青团运接管建国日报却管理不当而搞得人心惶惶时,我考进了中国报当新闻记者.
当年当新闻从业员的要求资格只要高中毕业即可,最重要是听得懂国语与英语.最妙的是,当时进入韓江新闻班的人,大多半路出家,没唸完便出来工作.
七,八十年代的中国报,给我的是"老人院"的感觉.那是座落在吉隆坡十五啤的一座旧楼,除了楼旧,工作的编采部人员甚至厂方的工人,大多是上了年纪的人.
有趣的是,那里一直保持大锅饭的传统,除了星期日,每天下午五点席开五桌,有三菜一汤加白饭免费供应.
如果沒有出去采访,我一定不会错过这一餐,因为可以省下饭钱.当时我的薪水只有两百五十元,外加四十元摩多汽油津贴.
我在中国报的日子其实是一个很好的实习机会,因为采访部人手不夠,初出茅庐的我主要跑官方和国会新闻,有时候是矇查查的不知官说啥,还好那些别报的前辈都乐意给于指导.
对了,拿汀巴杜卡周美芬当时是我的同事,她是内勤兼电话接线员,后来辞职赴台深造.
我在中国报一年半,听说星槟日报吉隆坡办事处要请个专跑电视及娱乐的记者,我马上跳槽.
离开中国报最大的原因,是丰隆集团买下报馆,一番人事变动,又是人心惶惶.而星槟日报办事处的工作,比起跑国会和官方新闻,却是轻松得多.
所谓"山高皇帝远',我有样学样,利用工作的方便,也兼职当特约.
我一只右手,提供稿件于香港录影,生活报,欢乐周刊,大众报,民生报,连英文杂志Galaxie我也沾上一份.
你无法想像当年沒有电邮传真的方便,我是如何在下班后赶稿然后骑着摩多披着夜色从吉隆坡到八打灵交稿的情景.虽然辛苦,写得右肩酸痛得手都抬不起来,但我很开心,因为所写的每一个字都是钱!
后来拿督林庆金大手筆买下星槟日报和星洲日报,我们的"好景"便不再.星槟日报因管理层的管理不当而被迫关门大吉,我刚好怀孕,於是决定只当个特约撰稿人.
我是在九三年怀老二,因身子不争气,才全面停止工作.
我常自嘲自己是"从绚烂归于平淡",从多姿多采的娱乐采访工作而回归当个家庭主妇,头一年的确很不能适应,总觉得有点委曲.
我甚至自卑得有点封闭,看着同学上大学上学院有份好工作,反觉得自己一无可取,一事无成.
事业与家庭,我想大部分的女人都宁愿兼顾;舍下工作回归家庭,那需要多么大的勇气和心理调适啊!
若干年后,当孩子健康成长,我才体悟,homemaker所需的付出和心思,是沒有任何工作可以比拟的.它没有薪水沒有酬劳没有赞赏,有的只是永远做不完的家务和因忙碌而失控的情绪.
我也发现,当年唸学士硕士的女同学,最后为了孩子而放弃工作.家务事和教养小孩填满了她们的时间表.
今天,我心中虽然还有遗憾,但我不会再怪责父母,我知道有时候命运注定你沒这个命,再强求也不能改变命运.我认了.
庆幸的是,三个孩子都沒有令我失望,他们的用功和努力,也算是弥补了我的遗憾.
今天回头看,虽然没能继续学业,也没有轰轰烈烈的大事业,但我的人生经历也蛮丰富的,即使当个黄脸婆,过程也是一本书.
慢慢翻阅属于我前半生的书,我最大的成就,就是我的孩子,我亲手带大的孩子.即便是故事平淡如白开水,我仍乐在其中.
我享受我的成就,我享受我的生活.

19 条评论:

诗艳 说...

homemaker,其实比任何显赫的事业伟大。你的孩子,你的成就,都值得你骄傲。现在,该已没什么好遗憾了。好好享受生活,爱你的生活哦!

向日葵啊伯 说...

人生到底怎样才算没有遗憾呢?
我倒觉得你现在的"成绩"漂亮.

柳暗花明又一村!

simple woman 说...

向你致敬。
我常跟我的学生说,将来不管当什么都要尽量做好自己的任务,即使是个office boy,也不好发错信或偷懒。

veronica 说...

我常常都是这样勉励我自己!不是人人都有这个能耐当homemaker的!

希望当我在妳那个位置时,我也了无遗憾。

qojop 说...

homemaker大概是世上最难的职业了。
可敬!

http://chinese.yenjai.net 说...

這一篇寫得實在太好了
動人!

晨灵 说...

幸福快樂的家庭,乖巧的孩子,是最大的回報.有看亦舒"我的前半生"嗎?不到最後一天,都不是蓋棺論定的時候.

花木兰 说...

其实做个母亲比考博士还难。^_^

Chaos 疯侠 说...

父母亲是一辈子的工作。

Victor Chan 说...

平 凡 是 福。

Botak 说...

這些名字: 建國日報, 馬來亞通報, 都是歷史了. 現在再看別有一翻滋味.
以前沒有電腦, 寫稿十分辛苦. 不過再辛苦也不比家庭主婦. 我老婆停下工作後的那種情緒反應, 我看到你的貼文就可以了解.

KiWi仔 说...

夫人苦尽甘来~~ :-)

黛丝 说...

品尝一杯香浓咖啡,好好享受你现今的成就。。。。。
能有你这般的美好,已羡煞旁人!

Phaik 说...

Dear Mrs 'lkchun', give yourself a pat on your back, I remember my economics teacher used to say, homemakers' contribution to the country economy is the one element in GDP that not properly accounted for. Looking back, probably that's his way of saying thank you to his stay at home wife, ;-)

Regards,
Phaik Leng

薰衣草夫人 说...

我从不觉得当家庭主妇是伟大,是牺牲自已的.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岗位,我只不过要求自己做好本份.
不过说真的,这份工作可不好当;现在回头看,也惊讶於自己的能耐,居然能熬过来.曾经,我也有过远大的抱负.
人生,真的难以预料.虽然仍有小小遗憾,但我也无所求了.
知足,是快乐的泉源!

诗艳:彼此彼此,惜福!

向日葵啊伯:谢谢你的鼓励.

simple woman:这是我们应有的人生态度,共勉之.

veronica:当初我是自卑过,觉得自已沒有成就,多笨!

qojop:....又沒有薪水花红....

燕仔:谢谢你的分享.

晨灵:我是乐在当下,以后的事,谁知道?

花木兰:不敢和博士生相提并论呀,那太了不起了!

疯侠:真的是一辈子的工作,后面有没有回报还不晓得呢!

victor:知足常乐!

Botak:所以,当尊夫人唠唠叨叨时,原谅她吧!

kiwi仔:路还很长呢!

黛丝:改天请妳喝薰衣草咖啡!

Phaik:Hope that all the men will appreciate their wives' hard work.

杨 霓 说...

哈。。我也以你为目标!

薰衣草夫人 说...

霓霓:妳夠幸福啦,还想要什么?哈!

Joanne 说...

看完你这篇,让我很感动也让我想到我妈。

云之站
http://joannechong.com

张玉燕 说...

夫人:我们家也是四个,我是老大。你比我勇敢多了,至少,你还敢问,还敢哭。而我,唉。。。我真的很羡慕你,虽然你没机会出国深造。但至少你也曾经当过记者,曾经拥有。所以我觉得你不必自卑,更没什么遗憾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