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0月26日星期一

那些年

就像打开记忆的箱子,把封尘已久的往事一件件掏出来细数回顾,是欣喜,振奋,激动,还有无限的感动和感恩.
人生有几个三十年?他们轻叹.
我们大部分都是从小学同校到中学,不管是中途插队,或半路离队,我们都有着同样一颗"崇华心"
我们都是1979年毕业生,今年正好离校30年.这是一段不算短的岁月,日出日落,月缺月圆,日子一天天悄然流逝,再回头看,原来有好多事物都模糊了,甚至早已被记忆删除.时间确实是个很可怕的东西,它可以在一瞬间,把一切都变成历史.
年近半百,在视力,体力,记忆力逐渐退化之际,缅怀之心愈发强烈.有几位热心的同学,落力召集同届同学,於今年大年初二,在江沙举办了一项毕业30周年纪念晚宴,并邀请数位老师参加.当时参加的同学有六十几位,共聚一堂,细述当年.
十月廿五日,配合雪隆校友会年度联欢晚会,为了未能出席农历新年晚宴的同学,我们又召集了一次聚会,出席者有四十人.这一次,我们把好多位离校后就失去联络的老同学也找出来了.


三十年,三十年不见,再见时那种兴奋是难喻.猜不出名字没关系,翻着发黄的校刊,一个个辩认.变了形变了样,多了几条皱纹多了几条白发都不重要,能再记起儿时趣逗的事儿,共同学习的苦与乐,那已足够了.

如何形容我们的关系?虽然我们之中有些从小学至中学未同过班,或许只同过班一两年,也有的从一年级同班到毕业,但我们是相亲相爱的,只因我们是在"崇华"的护荫下长大.来自小地方的孩子,情感是纯真的,男男女女一起学习,搞活动,运动,甚至一伙儿踏着脚踏车四处遨游.那时的我们不识愁滋味,脸上总是闪耀着青春的光辉,脚上踩的是得意的脚步.
今日再聚,难得啊!三十年后是什么光景?不去想它!能一起合唱校歌,"朋友"和"友谊万岁",还有什么比这一刻更珍贵?
能把这两位三十年不见的印度同学找出来,是这次聚会的一个惊喜.难得的是右边这位同学没把华语给忘掉,左边这位略胖的同学,已非当年的飞毛腿.
老师不记得我们的名字不打紧,老师没教过我们不重要,只要老师知道我们都是"尊师重道"的学生就好了.
右边的陈莲心老师没教过我,她曾是二妹的老师,她的女儿和二妹同班,她的先生是我的物理老师,她本身是我爸爸的小学同学.右二的谢丽云老师也没教过我,她是二妹二年级的级任老师,她的先生是我六年级的历史老师,也是我的田径教练,她的母亲和我母亲是好朋友.穿横条衬衫的Peter Foo老师是我们中学的体育老师,他的太太是我中一的级任老师.是不是关系错综复杂?小地方就是这样,亲密关系就像爬藤植物四处伸枝展蔓,再和另一株植物纠缠,就这样蔓延下去.
昔日的情谊,并不会因时间而改变.我们还得互相勉励的走下去呢.

虽然已过了对人生充满憧憬的年龄,但我们仍对明天充满希望.旧日同窗能够再相聚,是缘分啊.

真的不要问人生还有几个三十年了,能心生喜乐合拍下照片,真要惜福惜缘!

34 条评论:

名师安娣 说...

和旧友相聚的感觉好好,说大家听得懂的笑话,同声同气,很爽!

花木兰 说...

我也老了,与你同样感觉,我也比较怀念老同学。。^_^

lkf 说...

你应该是说1979年毕业吧?
你是Kuala Kangsar崇华毕业吗?我理大的一些朋友也是崇华毕业的。

验光师 说...

真是难得,仿佛又年轻了!

薰衣草夫人 说...

名师安娣:每一次和老同学相聚,你不知我心里有多兴奋,从小玩到大哦.

花木兰:是不是老了才会怀旧?哎哟,真的老了.....

lkf:我是KK崇华1979年毕业生,我搞华文学会的,姓曾的,当过记者的,应该很多人知道,嘻嘻,小地方嘛.
你的朋友应该都小过我.

薰衣草夫人 说...

验光师:话当年,心境也年轻了.

怀怀 说...

年份应该是打错了,应该是1979年!

忘忧草 说...

今早就听陈莲心老师对你称赞有加。大赞你的先生和你庭院的orkid.哦,原来你常出国旅行,真羡慕!美珍和我是搞社团的伙伴;愿露和我是球场的战友,原来我身边的朋友是你同学呀!陈老师很高兴。当我们在谈你时,有一位妇人说当年你曾帮过她筹款开刀,哇!原来你是那么伟大呀!

美丽安 说...

我只找到小学唯一的一位女同学
其他的都失去联络
因为我搬过两次家
换过3间学校
很怀念
可惜联络不上。

忘忧草 说...

lkf:我也是崇华校友呀!如你的朋友还在理大,应是我学生啦!因我已在母校执教二十年了,我二十岁到到现在都没换过学校。

lkf 说...

薰衣草夫人,我只比你小一年。我1980年中学毕业。

忘忧草,我理大毕业也22年了。比你教书20年还久。可能你认识周泽南和廖永立他们吧?他们是小我很多年的学弟。

薰衣草夫人 说...

怀怀:谢啦!一下忘了那些数目字,这几天心情特亢奋.

忘忧草:陈老师和那位妇人(谁?)过奖了.能接待她们,我求之不得呢.什么时候你也随她们上来,在我的花园喝茶.

美丽安:试试通过面子书找找看,应该可以找回旧窗.

忘忧草 说...

lkf:那你比我大,我82年中学毕业,成绩放榜后就在母校当临教。如没记错,周泽南大我两年,是我周老师的孩子,不知对吗?廖永立我就不知了!
夫人:我的同学会曾在几年前举办过二十五周年毕业会,我还担任文书。当时拿督蔡金星还抽空赶会来欢集一堂。我看我也得联络老同学再来一次三十周年集餐晚会了。

lkf 说...

忘忧草,
我相信泽南比你小几年。

忘忧草 说...

夫人:相片中有个长发青衣的是凌秀凤吗?她妹妹是我好友兼孩子干妈.好久不见她了。

ღ 带刺の蝴蝶 ღ 说...

剛才我才和媽媽說
我明年過年會去
要去找找小學朋友來聚會
畢業8年,近9年了啊!
天啊!怎么這么快啊!
多一年就十年了

慢慢二十年三十年又悄悄地來……

Q.Juan 说...

79年,那时我才3岁。
可是,夫人你看起来好年轻哦~~

张玉燕 说...

夫人,场面好温馨呐!我真羡慕你还有这么一个大好机会跟以前的同学和老师共聚一堂。我做梦也梦着有那么的一天呢!

珠英 说...

看到你们的聚会,很感动!应该好好珍惜.

走过岁月 说...

我也是老了,以前的同学要等到农历新年时才看得到。

薰衣草夫人 说...

忘忧草:试一试再召集同学叙旧,可配合雪隆校友会的聚会一起办,那可见到更多的校友,我们还设有facebook呢.遗憾的是李善如未克出席,贵人事忙吧.

最后一张相片最左边穿灰衣的是秀凤.

蝴蝶:那现在就赶快召集,找人是件难事.

Q.Juan:你小我好多啊.远看当然年轻啦,近看就.......呵呵

薰衣草夫人 说...

玉燕:你可以在返马度假时来个叙旧会,不过得于事前安排,会很开心的.

珠英:感恩,是大家都平安.我们都快半百了,每年能相聚是很难得的.

走过岁月:就是因为年长了,才分外珍惜这分友情.

诗艳 说...

好难能可贵的聚会,老师也来了,感动啊!

白牡丹·紫牡丹 说...

不知道以后我会不会也有这样的同学会。。。

向日葵啊伯 说...

回不去了,聚聚想想也不错.

Snowflix 说...

过来说声好!

yoyo 说...

感动。。。

薰衣草夫人 说...

诗艳:能够和老师相聚,真正难得.

白牡丹.紫牡丹:总得推动和召集,我们还做了一分通讯录,也有面子书.

向日葵啊伯:只要有心,应该办得到的.

Snowflix:十月底了,一切雨过天晴了吗?希望你带着愉快的心情回来.

yoyo:要纸巾吗?

SockPeng 说...

好久没有见面了
能再次重逢真好
你也很热心参与这样活动

四月 说...

呵呵呵.... 各位校友好啊!
好熟悉的脸孔,可是都叫不出名字。真羡慕你们还能够召集到那么多老同学,我们这一届的连新年聚会都闹人荒的呢。你们说的廖永立,就是我那一届的。

忘忧草 说...

四月:你也是和我们同乡啊!你是学妹还是学兄?

薰衣草夫人 说...

SockPeng:我们的确有几位热心的带头人,我只是从旁协助,不过我助得开心.

四月:过后才看到我的留言吗?明年的新年晚宴上见吧.

忘忧草:我也是无意中在这里找到四月这位学妹的.

四月 说...

四月是88年中五毕业的,夫人老家的邻居有很多我的同班同学哦。

关于雪隆校友会的留言其实四月有看到,只是从来不曾参与校友会的活动,再加上最近工作比较忙碌,后来其实是忘了回复的,歹势!

忘忧草 说...

四月:你有机会该抽空参加。我在江沙那么远都记得日期,但路途遥远,不放心年老母亲和女佣在家,才没上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