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0月26日星期一

爆胎



车子在大道缓缓开着,一过了收费站不久,车子就发出隆隆怪声.
"好像是爆胎了!"车主说.他的语调和车子的速度一样.
他把车子停在路旁,果然,轮胎已扁平,可以看到插着一支大铁钉.
车上我们四位盛装打扮的女士,在这当儿,除面面相觑,最后还是得下车.
只见有大姐风范的愿露非常熟稔的打开工具箱,马上就蹲下动手拆车轮,反而那位车主有点手忙脚乱.
"要开车,就要懂得换轮胎."她说.
惭愧!惭愧!开了二十几年车,我真的不会换轮胎.其实外子不是没教过,只是听过了又忘了,而且我又骨瘦如柴,手无杀鸡之力,要拆除那四颗螺丝钉我又转不动,要抬起轮胎也没力.你说,我除了求救,还能怎么办?
愿露此趟是专程从老家上来参加校友会的聚餐会,要见旧同窗哦,当然得精心打扮一番,讵料此刻却必须搞得双手乌黑,满头大汗,狼狈不堪.
"我穿得这么美,现在连头发也乱了."她自嘲说.我们三位在旁哧哧地笑,车主有点尴尬.
我偷偷拍下她很"勇"的照片,这是毕业30周年聚会当天的一个难忘的小插曲,突然心境有回到青春期的感觉,我们脸上的笑纹都在荡漾.
幸好救星及时赶到,大道服务车的人员很专业的,只花了十分钟便搞定了.
如果有一天汽车在路上爆胎了,自已又没本事换备胎,该怎么办?像我这半老徐娘,拉高裙摆露大腿也不可能吸引到麻甩佬拔刀相助了,看来还是得靠自己.
女人,你会吗?

27 条评论:

Botak 说...

换胎靠的不是力气,是技巧。不过,对女人来说最难的是把后备轮胎从后车厢提出来。这。。相当重。

ღ 带刺の蝴蝶 ღ 说...

我這個小女孩其實也不會~要學習啊!

慚愧慚愧

张玉燕 说...

轮胎真的是很重的。 现在不是很方便吗?一通电话,专业人士会马上赶来。在我们这里,一年只需付个五,六十块的会员费,如果车子在路上出现状况,只要一通电话,他们会在十分钟之内赶到。我才不会在大街大巷自己换轮胎呢!不过我还是蛮欣赏自己动手换轮胎的女性的!

veronica 说...

我也不会换轮胎。万一路上抛锚了,我也不会拉高裙摆啦。哈哈哈哈。唯有打电话求助了。嘻嘻。

http://chinese.yenjai.net 说...

我倒认为阿 veron 拉高裙摆会很有效
(溜)

名师安娣 说...

所以女人驾车,什么都不会不要紧,一定要有电话在身,还要有几个重要的电话号码!

华言巧语 说...

虽然我没有车子,但是我认为换轮胎这种工作还是让男生来做比较适合。

大王 说...

学换轮胎,光听理论是不行的,亲手换过一次就会了,不需要靠男人。我们的男同事看到女同事在换轮胎,讲了两件废话就走开了。

花木兰 说...

哈哈。。。。我也不会换。拉高裙角会有人帮忙吗?腿很多脂肪咧!哈哈。。。

忘忧草 说...

我连打油都不会,更别说换轮胎了。愿露这人很本事,一点也不输男人。我很佩服她。

yoyo 说...

哈哈。。。看题目我这肥婆第一就想到。。
爆裤子的胎。。。#^O^#

嘻嘻。。。我也是听过了又忘了。。。
不行!!是时候学学了。。。(认真ing >:-{)

......(讲罢了)

诗艳 说...

这个我也不行,,大马有AAM嘛!不必怕,每年给一点点会员费,有什么三长两短,打个电话就有专家来救。。嘻嘻!诗艳可麻烦过他们很多次了。。

simple woman 说...

我不会换轮胎,但我参加了AAM,半路爆胎或电池坏了我都打电话叫他们来换,没有换零件的话时不必另外付费的,除了每年的保费。

四月 说...

当真有麻甩佬停下来的时候,还要担心他是不是心怀不愧、会不会劫财劫色,自己来又吃力不讨好,搞不好轮胎半路飞回出来。。。难啊难啊!

薰衣草夫人 说...

Botak:连要把车子撑起来都无力,更何况要把轮胎从后厢提出.试过不行,只好求助.

蝴蝶:彼此彼此!

玉燕:这里也有类似的服务,只是小地方不知能不能召到服务人员前来.

veronica:阿燕仔医生认为你有资格拉高裙摆哦.....

燕仔:你老婆咧?

薰衣草夫人 说...

名师安娣:我第一个便是打给老公,老公出差就找我的太极师父,哈,总有人让我找到的.

花言巧语:如果女人穿裙子高跟鞋,真的也不太方便.

大王:那些男士真没风度,你们可不要让他们给瞧不起.

花木兰:你不妨试试看!

忘忧草:我当时站在一旁,看看愿露,再看看那位男同学的表情,忍俊不禁....

薰衣草夫人 说...

yoyo:你脑筋转得比风车快,我都没想到那回事,哈哈

诗艳:实在没办法,我会找相熟的车厂,只不过通常都是老公自己动手.

simple woman:这也是好办法,不过由于我通常都在社区内活动,因此没有成为AAM的会员.

四月:难怪大多数的女人只会开车,有关于车的其他,sorrylah!

SockPeng 说...

我也认为veron摆高裙有效

我也不会换轮胎
touch wood

紫君 说...

我会换轮胎。
我不是女人,我还是女生,哈哈~~
不过,我只换过kancil的轮胎……其他轮胎会很重吗?

验光师 说...

呜呜呜,我不会换轮胎!

Joanne 说...

你的朋友太厉害了。。

云之站
http://joannechong.com

薰衣草夫人 说...

Sock Peng:你有司机载上载下,担心什么?

紫君:你去看看kancil和其他车子的轮胎,就知道kancil的湿湿碎啦1

验光师:你整天躲在店里,应该少开车吧.

Joanne:我这位朋友有女中豪杰的气概,着实难得.

飞星 说...

薰衣草夫人,

其实在高速大道换轮胎是蛮危险的,尤其是晚上,高速大道有每15-30分钟有巡逻车队经过,可以叫他们帮忙换,安全最重要。

薰衣草夫人 说...

飞星:这是我们第一次在高速公路出意外,起初是有点慌的,因为站在路旁的确太危险了,后来才知收费票根上印有求救电话号码.

杨 霓 说...

嘻。。我也像你一样,会打电话给老公求救!
不过很糟糕!有一次,我爆胎了还不知道,一路上(从pudu 回到家)一直有人horn我,我还瞪着他们呢。在想干嘛今天那么多人"注意"我。

回到家也不知道那是爆胎,等到老公发现了,(那个tayar的ring 差点弯曲了)我才知道我有多笨!!!

薰衣草夫人 说...

霓霓:你也真够迷糊,甘都得!

Horlic 说...

Poor Thing. so bad lu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