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0月19日星期一

粤语残片

上篇贴文写私家侦探,一些粤语残片的片段,居然像电影的蒙太奇,一幕幕在脑海中闪过,许多被岁月掩埋的记忆碎片顷刻间全涌了出来.
我不知道粤语残片是指那一个年代到那一个年代的电影,应该指的是黑白画面的年代吧.
小的时候,在没有电视机的年代,一般百姓清苦平淡的日子里最大的享受,便是收听广播和看电影.其实在当时两三毛钱一张戏票的电影,已算是相当奢侈的娱乐.两三毛钱可以吃一碗面了.我祖父吸一次鸦片要两毛钱.
那时候祖母很爱看电影,每一次必牵着我的小手走约半个小时路程去看场电影;散场后,两祖孙又共撑一把伞步行回家.
说来也挺有趣的,当年的戏院在开场前会先奏国歌,全场观众肃立噤声.虽然没有人开口唱国歌,也许也真的不会唱,肯定也不明白歌词的含意,显然的,这些子民是爱国的.换着是今天,坐在舒服座椅上的人忙啃爆米花喝可乐,才懒得站起来呢.
接着,广告预告片之后,电影开映了,全场观众鼓掌表示欢迎!
很有趣是不?
开场啦,大人们立刻投入电影剧情中,或哈哈大笑,或紧张愤怒,或哭得唏沥哗啦;这时,那些稚龄孩子,悄悄的,公然的,便在漆黑的戏院里尿尿.
到现在我还是不明白,当年那些大人们都为何那么懒,就是不肯把小孩带到厕所去小解.当散场时,全场灯光一亮,地上可见到由最后一排往下流至第一排的"尿的痕迹",十几二十条,条条清晰新鲜.
不好意思,当年我也干过这等事!不要怪我,我也是无辜的.一个稚龄小孩怎可能会憋尿?


以前看最多的电影都是由白燕主演的,她老是演弱势女子,和她合作最多的男主角是张活游.上图与白燕演对手戏的少年你道是谁?-----李小龙.


任剑辉和白雪仙的"大戏"电影,小小年纪的我哪看得懂?我会蹲在两排座椅中间,在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演我自己的戏.

"恶毒婆婆"的代表人物黄曼梨,在戏里最爱欺凌小媳妇,因为形象太鲜明了,在街上会被人谩骂.


那时候每家父母都希望自己能生个又可爱又漂亮又会赚钱的女儿,岂不知那时年纪小小的冯宝宝过的是怎么样的日子.




"女杀手"陈宝珠和吕奇被配成一对,但我不喜欢吕奇,太娘了!难忘陈宝珠和萧芳芳又劲又热的阿哥哥舞.



谢霆锋?不不,他老豆谢贤.当年有人置疑谢贤不育,又怀疑狄波拉肚中块肉不是谢贤的,看看今天这对父子,是不是一个饼印?



这是肥肥沈殿霞十六岁时在第一部电影里的造型,那时候很讨厌她,她专演刁蛮任性的女生,就爱欺负弱者.


林凤在我心目中,和乐蒂,奥德莉夏本一样,是我心目中最有明星气质的电影明星.美丽,并不代表有气质,那蕴含着一股幽闲静雅之气,与生俱来,演也演不来.


奇怪,我都年近半百了,怎会把十岁以前的片断记得那么清楚?连躲在椅子下尿尿的情景都历历如在眼前,非常鲜活?原来有许多已过去的事物全都储存在记忆的仓库里,有些已被封尘,有的已被遗忘,掏一掏,可能就掏出一些东西来.
写下这些记忆时,心情异常的好!



21 条评论:

YuinTing Chin 说...

我最記得專演奸人的石堅.
對了,您可有去KLPAC觀賞“我與春天有個約會”的舞台劇?那些60-70年代的老歌很好聽。(last day on 1 Nov)

simple woman 说...

我也看过这些粤语残片,不过不是在电影院看,是在电视上看,小学时RTM一星期放映一次。

Ashley 说...

'粤语残片'就听得多,可是很少看到,
我们的年代真的差很远哦,
幸好我还认识肥姐!^^
记得她做的戏都很好笑!

老颜 说...

真的,那时候的电影院,一定不缺尿迹。也可能是菊花水迹?

little prince's mummy 说...

你找到那么多经典的粤语片照片?!~

白牡丹·紫牡丹 说...

虽然我不是很老,但是看着你挖出那些回忆,让我不禁也回忆起童年。
紫牡丹

杨 霓 说...

我也是在电视上看这一些粤语残片。在戏院看的都是些左派(长城凤凰)的戏,有夏梦,江汉,鲍方,鲍起静等等。。。
很奇怪的是KL好像只有在Chow Kit的普天戏院上演这一些戏。
我要去我弟弟家找找这一些回忆了。我们家收藏很多南国电影,南国画报的。。。还有很多左派的小册子。

杨 霓 说...

对了,我第一部看的粤语残片名叫:新古都春梦。
我也是不喜欢吕奇。
粤语残片时代我好像只喜欢萧芳芳。
男的好像只欣赏林冲的眉毛,够粗!
不喜欢谢贤,感觉他很口花花,油畅滑掉的。。

张玉燕 说...

童年的点点滴滴最难忘怀。 谢贤真的长得很帅, 但我很不喜欢现代的他。

验光师 说...

原来以前的戏院是这样的!还要唱国歌!

没听过我父母说起,很有趣咯!

花木兰 说...

我很少看,因为我家很穷买不起电视。

珠英 说...

哈哈.....有尿迹?幸好大家都没伤到膀胱!哈哈.....

名师安娣 说...

原来我年轻很多,小时候,我看的是双林双秦的文艺片,粤语片,老我很多哦!哈哈

Botak 说...

你不说我倒忘了有在戏院撒尿这么一幕。还有呢,那时候的戏院可以抽烟。。。

薰衣草夫人 说...

Yuin Ting Ching;我比较少看舞台剧,不过我有注意到这部剧.

simple woman:是喽是喽,那时候不管好片烂片,大家都追得要死.

Ashley:你比我小几岁你知道吗?现在电视也不播粤语残片了.

老颜:菊花水迹?哈,倒没想到.

little prince's mummy:从"百度"找到的.

薰衣草夫人 说...

紫牡丹:很多记忆都藏在深处,偶而回忆,也蛮过瘾的.

霓霓:哎呀,那些杂志好令我流口水,还保存着吗?改天借我翻翻.

玉燕:现在的谢贤七十古来稀还拖个二十几岁的女朋友呢.

验光师:我都说喽,以前的人比较爱国.

薰衣草夫人 说...

花木兰:以前电视机都是奢侈品,多数是站在邻居家窗外或咖啡店门口过过瘾.

珠英:现在回想,戏院里其实又臭又脏,怎的大家还能忍受?

名师安娣:我的青春期,也是双林双秦的年代呀,呵呵

Botak:我还记得地上还有很多黑瓜子壳,好像看电影非配搭黑瓜子不可似的.

华言巧语 说...

当年的谢贤好帅哦!

薰衣草夫人 说...

华言巧语:其实他比他儿子还帅.

诗艳 说...

哈哈!夫人的记忆可是真的好。
十岁以前的事情,我已经忘得不请不楚了。

薰衣草夫人 说...

诗艳:说来也奇怪,古早的事记得,昨天的事倒记不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