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2月14日星期二


下午一时正,么女从学校走出来,脸上挂着笑容,青春小脸笑成了一朵花;我坐在车里,赶忙用镜头捕捉这一刻.
这是么女中学生涯的最后一分钟,从此不再披上白衣蓝裙,脫下呆板守旧的约束.
今天考的是最后一张考卷,即无法用信心来预测成绩的华文科,但幸好么女懂得以平常心看待.昨天华文补习老师特给了学生最后一次的温习,老师真是用心良苦,么女出来时呼了一口气道:"这是我生平最后一次补习!"
这拖拖拉拉为期三周的考试,让么女脸上长了几颗又红又大的豆豆,考试压力多多少少会浮现.不过我们全家都没有表露紧张神态,我也不会催促孩子啃书,生活一切如常.
当然,当孩子松了一口气时,我也松了-口气,毕竟这几个月来大大小小的考试从未间断过,教育部美其名是让学生多做多考,以便正式考试时得心应手,但过多的预考反正造成压力,导致学生厌倦,疲惫,甚至麻木如行尸走肉,考试变成毫无意义.
这就是我们的教育制度,追求成绩,考试制度又偏颇,价值观迷失;庆幸的是,这一纸文凭不足於定江山,否则多少莘莘学子的前途会毀于这张纸上.
考试终于结束,放松,歇息,很快的又必须重新出发.孩子是,我也是.

13 条评论:

prince n princess mum 说...

学校假期万岁!

路人㊣ 说...

松得一时唔松得一世,要轻轻松松请买一台按摩椅慰劳自己吧~嘻嘻!

燕仔 说...

恭喜恭喜
开始另外一段旅程了

嘿嘿 说...

人生就是这样,一个刚结束,另一个却又开始了!加油!

大王蛇 说...

读那么多年的书,真的会厌倦。

诗艳 说...

读了那样多年的书,我最怕的就是考试。所以,我现在怎样都不想再读书。
休息,是为了走更长远的路。加油咯!

名师安娣 说...

中学留给我的是友情,关于考试,唉,现在有时发梦都会惊醒!恭喜您连最后一个女儿也毕业了,夫人,好命哦!

Douglas 说...

松。。。放轻松。。。真【颂】。

薰衣草夫人 说...

prince n princess mum:我的假期才刚开始呢....

路人:天王用的那一张?买不起呀!

燕仔:还在期待中....

嘿嘿:其实是孩子的作息主宰了我的时间,我必须适时作调适.

薰衣草夫人 说...

大王蛇:所以我很佩服那些读书读到老的人,我可沒那个能耐.

诗艳:哈,彼此彼此,现在记忆力差,小说看到一半都会忘记前面的情节,读书?咪搞我!

名师安娣:是喽是喽,我婚后还梦到到了考场脑袋一片空白,幸好生下老大后才不再老作同样的梦!
好命?也是熬过来的.

薰衣草夫人 说...

Douglas:不必羡慕我.....咔咔咔....

杨 霓 说...

我还有几年才能松懈下来!
明年更忙。。两头跑。

薰衣草夫人 说...

霓霓:再挨多几年吧,到时相约喝茶也不必迁就来迁就去了,是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