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2月11日星期六

老爸的工作台

这趟回老家,惊闻已有人暗中觊觎我老爸的工作台,出价"几百元",我马上向老爸高喊"我要!"
以前我家有个古董收音机,一位亲戚在我不知情之下將它搬走,我知道后心痛得要死.我向老爸提出抗议之后,老爸现在不管什么东东,就爱把已稍有年岁的旧东西全保留给我.我自己的家东西可不少,我知道我不能像keling botol般什么都要,但这张工作台,我要定了!
我老爸是一名打金匠,这张工作台是他年轻时就开始使用到现在,年岁不可考,肯定比我老.
工作台只有三尺宽,木料坚硬无比,可以承受长期的敲击.工作台配有一个同样质材的木凳,几十年老爸就是蹲在木凳上镶嵌制作出一件又一件的精致金饰.我也不明白他为何不坐要蹲,连吃饭也爱蹲,但据知他们那个年代的苦力都是这样的.
以前的打金学徒没有酬劳,只有两顿饭供给,睡的是沒有挡风墙的屋檐下,一张帆布床就是他们的安乐窝;但他们学的,却是打金的全套真功夫,不像现在几乎全采用机器化.你可以想像一条项链,每一个小环都是一个个穿串起来的,虽然难免有一些瑕疵,并且没有机器切割的工整,但却是完全纯手工制造,包含着耐性与细腻的心思.每一个小环是分秒,串连起来,就成了光阴.
这张工作台承载的是过去的一些艰辛岁月,台面上每一条清晰可见的木头纹路,都记载着我们家的点点滴滴.丢弃,怎舍得?
不过,我也有一点点私心,心里暗忖:老爸在这张工作台上工作了几十年,说不定微凹的纹路里还藏了一些些金屑呢.......

14 条评论:

Douglas 说...

岁月痕迹,可以淘金?

安哥爵 说...

呵呵!我也要那工作台.我也做过打金.我会雕做项练和手练.圆的诸如戒指手环就不会.工作台卖给我练习.呵呵!

simple woman 说...

我家乡的邻居也一样,喜欢蹲在长凳上吃饭,后来做了新房子,旧家具都丢了,就再也没有机会蹲着吃了。
你说的对,早期的苦力都是这样吃饭,《骆驼祥子》里的车夫祥子也是捧着一个大碗蹲在墙角吃。以前的鬼佬最爱拍中国人的这种悲苦吃相。

流金岁月~丽莲 说...

夫人干嘛不放图片上来看看,我没看过哟.

验光师 说...

我要看照片,哈哈!

bluecloud 说...

再多几样,熏衣草夫人可以开古董展览会...

leejiajia 说...

我也是这么想,里面有没有藏金粉?

名师安娣 说...

我现在也开始爱老家具了,夫人,我们是不是老了?那张桌子说什么也要拿到手,不然终生遗憾!

YuinTing 说...

請讓我們看一看照片, 好嗎?

薰衣草夫人 说...

Douglas:希望梦想成真啦!

安哥爵:真的吗?原来你还有多技之长.

simple woman:对对,就是阿祥那个模样,我老爸现在有时还会蹲着吃饭,改不了.

丽莲:忘了拍,回来才想到.嘻嘻

薰衣草夫人 说...

验光师:下次补回!

bluecloud:是二手货收容站.....哈哈

leejiajia:多多少少还是会有的,真的.

薰衣草夫人 说...

名师安娣:我看我们是老了,才会对老东西不舍.

Yuin Ting:下次回去拍,希望不会又忘了.

文燕 说...

偶然读到你这一篇文章,感受到你的心情,因为我的老爸也是一位金匠师父,也有那么一张工作台。

棠子 说...

我目前也一直在虎视眈眈那些旧家具。 太好看, 太有味道了。 金价不是在涨吗? 夫人快快把桌子搬回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