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2月5日星期日

我气!


一时忘了国家皇宫前有场"还水于民"集会,下午二时许从半山芭监狱前开往联邦大道,在中华大会堂前就塞在车龙中.前面往国家回教堂路的车阵缓慢移动,我准备在大会堂前拐左然后进入联邦,这是我回家的路.
车子一摆左约十分钟我就发现 不对劲,前面的车辆全都U转回头,明显的,进入联邦大道的路口已被封住了.当时我很气很气,明明把往联邦大道的路给封了,为何不让车子直接往国家回教堂路开去,反而要我们的车子塞十五分钟U转再塞十五分钟来到交通灯,然后才左拐上国家回教堂路,那岂不是脱裤子放屁----多此一举?
我前面有两部车子的车主在交通灯前向警察问路,后者直指前方说terus jalan,天!你知道他的terus jalan我要走多远才能兜回家吗?三十分钟路程,我向东向西向南向北,费了近两个小时才到家!


这不是示威行动,而是雪州政府向国家元首提呈备忘录,要求国家元首捍卫雪州子民获取合理水价的权力.但我们看见镇暴队,听见砰砰发射声,如临大敌.南韩北韩双方军队此刻是否如此紧张戒备?我不是气这些为民请命的人,而是生气做事的人该做的不做,连维持交通秩序都沒办法做好!
如果请今天堵车的驾车人士各吐苦水,相信比镇暴队所发射的水泡还要多!



13 条评论:

名师安娣 说...

在一个大马里面反政策的就是暴民啦!不必气,不然你哪有机会看到如此壮观的场面???

老颜 说...

野蛮的番薯,从来只为自己着想。那镇保队的制服颜色已经深入民心,成为野蛮分子的代号了

moot 说...

那是不到1 小时的集会, 结果被警察搞成3-4 个小时才收拾好的场面。

燕仔 说...

这不就是污桶做的好事了

安哥爵 说...

已经"早早通知"他们会有示威,他们还如此怠慢!

Michael 说...

上次山蕃大脑槟州议会。那个什么警长不是说‘示威’(污桶示威)是人民的权力吗?
难怪这次又来水炮车,事因这次不是‘示威’而是和平游行。
水炮用不完,明年国防部怎会有‘budget’?

搞不懂马国的镇暴队,还是真暴队?哀哉!

leejiajia 说...

夫人,别气,气坏自己而已!对这个一国两制的番薯国政府,心都冷了。

另:夫人会出席波大的推介讲座吗?是16号,不是17号。我会出席。波大说他或将会在讲座后离开番薯国了,所以我一定会去支持他的第一场讲座的,怕以后他去了外国,这第一场就很珍贵了。

anakmalaysia 说...

In this country the law enforcement is not for the people, they are tools for the ruling party to suppress the public ! Take it easy now, get even some day soon.

薰衣草夫人 说...

名师安娣:说得也是,那些发射水泡声,惊心动魄咧!

老颜:只是为民请命,需要把这些人当暴民吗?我当时确实为站在这块土地上感到悲哀.

moot:最好笑的是那些反对"还水于民"阵线的黑衣人,简直莫名其妙!

燕仔:数之不尽啊!

薰衣草夫人 说...

安哥爵:我看他们是故意把捷径封掉,要车辆同时朝-方向走,这样大家就可以把塞车的账算在雪州政府头上.

Michael:你看,现场有红衣人与黑衣人,他们对付那一边?有时候这些执法者的态度,真的令人恨得咬牙切齿!

leejiajia:我告诉波大我会"排除万难"给他打气,当时以为是17号!昨晚才发现自己看错日期,现在....有点为难!也许,我会再"排除万难"....

anakmalaysia:气就是气他们的双重标准,如果你听到水炮声,你必定更气!

路人㊣ 说...

昨天我也陷入车龙阵~TMD!

杨 霓 说...

有一次,我去载两个小瓜也是被这些交警气到半死。明明是三分钟的路程,他们竟然在那封路。当时我心急因为就快迟到了,我开窗口叫他们通融一下(衰运到死,我是最后一辆)他们不但不给,还大大声呼喝及敲打我的车的窗口。。。

我还没等关上门就破口大骂脏话了!!!

薰衣草夫人 说...

路人:我也暂时不再优雅,一路骂到回家!

霓霓:其实他们封路之际,也应该想办法舒缓交通.有时候他们把不必要的路封掉,让车主兜个大圈,那才气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