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月22日星期六

美酒加.......


儿子花了七澳元,静悄悄地从澳洲带回来了一瓶洋酒.
他把酒放在塑料袋里,长女好奇,便打开 瞧瞧.她一看,突惊叫连连,花容失色,接着扑倒瘫软在地上掩面呜呜发抖.我也好奇,趋前一看,我的妈呀!那酒瓶里躺着两条蛆虫!我生平最最害怕这些蠕动类的傢伙,连看见细小的蚯蚓都会打冷颤,我只觉头皮发麻,全身毛孔都紧了,吓得大叫:老公救命啊!
我和长女惊魂不定,外子却只是幸灾乐祸地笑,他在笑我们母女瞎叫乱跳.
我问儿子,怎么买这样可怕的东西来喝?怎么能喝入口?儿子也真夠冒险精神,他神色自若地说:"就是想试试!"
我想到心里就直打寒噤,再多醇多美的好酒,我连一眼都不想对看,更别说喝下肚.
么女这时打岔说,这种酒的特殊喝法是,喝最后一口的人必须也把这两条蛆虫喝下.
这时,我脑海中闪过动物腐尸的画面,不禁浑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

22 条评论:

黛丝 说...

儿子说好喝吗?

喜乐妈 说...

嗨,你好,初来报到。我是两个孩子的全职妈妈。那两条虫是特地放下去的吗?有特别功用?

草草聊事 说...

现在的人“吃欲”已经到了“贪得无厌”的境界。最近新闻不是有报导说吃虫比吃肉更加有益吗?真的难以想象。或许等到粮食短缺的时候,我们真的要吃虫了,如真那样,我宁愿选择吃草根或树皮。也或许到时什么都没的吃了。

ccm2poco 说...

我在广西梧州见到满街都是大大的玻璃罐子装着蛇呀鼠呀虫呀。。。。都拿来浸酒,中国人不都是爱喝这个嘛!,也许外国人现在也学到这一门功夫了!

大王蛇 说...

呃——呃——呕!

苦妈 说...

呃——呃——呕!

不好意思,把妳家弄肮脏了!

moot 说...

哈哈哈哈哈哈。那酒是不错的,喝下去之后,在喉咙里就好象火那样燃烧。

验光师 说...

我不敢试咯!

bg 说...

蟲是活的嗎?

紫君 说...

不错嘛……或许滋补养颜呢,哈哈!!
你要吩咐孩子,下次先把虫拿掉,然后在你喝得很爽时再说出真相。

路人㊣ 说...

哈哈,洋人也会喝“保健酒”!
真是小虫见大虫:P

名师安娣 说...

geli到。。。。。。老外也学人吃虫料,看来世界末日要到了。。。

嘿嘿 说...

小儿科啦!红红未开眼的老鼠仔拿来浸成补酒,才威力呢!呵呵~

薰衣草夫人 说...

黛丝:他说味道无法形容,不过看他和朋友只啜了一点,应该不是那么好喝.

喜乐妈:欢迎欢迎,以后多上来串门子吧.
蛆虫应该只是噱头,看谁有胆量喝.

草草聊事:人类是不断寻找刺激的,不过真的粮食短缺时,为了条命,举凡可入口的,应该都会有人抢着吃.

ccm2poco:中国人讲补身体,鬼佬应该只是好玩,光两条小虫也补不了.

薰衣草夫人 说...

大王蛇:别那么大声,等下他们来捉你....

苦妈!!!你明知道我刚刚大扫除!!!

moot:最后是否有把虫子吞下?

验光师:想到都geli!

薰衣草夫人 说...

bg:酒精40%,早就醉死了!

紫君:幸好你不是我的孩子.

路人:小虫见大虫,还是中国人比较大胆.

薰衣草夫人 说...

名师安娣:都是人类,饥不择食.

嘿嘿:我外公的弟弟以前就爱捉刚出世的小老鼠包鹹菜生吞,据说可治哮喘病.

xiaocai 蔡庆晖 说...

夫人莫慌

moot 说...

当然只喝酒不吃虫。 虫是给傻逼吃的。

白牡丹·紫牡丹 说...

啪!
夫人,虫我打死了,请赐酒。。。
因为我也想试试,哈哈!

prince n princess mum 说...

我不要试..

薰衣草夫人 说...

庆晖:还是慌,怎么办?

moot:哈哈:我知道你智慧高超!

紫牡丹:来我家,帮我喝掉它!

prince n princess mum:我叫你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