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6月20日星期三

酸溜溜

话说阿末的女儿在SPM成绩放榜后数天内便被UITM录取,举家如中头奖般兴奋雀跃;阿末更是按捺不住兴奋与喜悅,拿着女儿的成绩向我"示威".

当时我是很有礼貌地把成绩表接过来,看到成绩是一个A一个B其余全是CCDD,我也是很有礼貌地称赞他的女儿pandai.他之所以兴奋难喻,是因为这个女儿是家里第一个大学生,光宗耀祖哦,做父母的怎不骄傲?

我承认我称赞得有点虚伪,只是事实上的确不能与夏虫语冰,因为我们的孩子即使考获全A也未必即刻被本地大学录取,也没有获得学费赞助的命水;而他们封闭的思维里,根本不知道有待遇不公这件事.因此,我只有假惺惺,表面赞扬,暗地里却是妒忌得半死.

更令我受不了的是,阿末夫妇居然择日回乡大摆宴席,庆祝女儿当了大学生.他们在家乡办了kenduri,把全村人都请过来大吃一顿,一个开车的司机能够栽培出一位大学生,全村人也沾了光!

我酸溜溜,心里头觉得怪不是味道,于是对么女说:"女儿,真对不起,你拿了这么多粒A我都没有回乡替你办个kenduri,真的愧疚!"女儿在那里怪笑......

28 条评论:

Jack 说...

我们的A是应该的。
他们的A是难得的。

名师安娣 说...

唉,恨不到的啦,他的女儿如果全部A就去了外国,还进甘榜大学咩!

走过岁月 说...

唉!我为了儿子,花了几万令吉啊!

Douglas 说...

這是當年某某與某某【契約】的後果。

這筆【鐵樹開花】賬死無對證。。。蓋因某某肥仔與15龜孫子還沒出世。

咱們唯有看開些,自力更生吧。

安哥爵 说...

哈哈,没回乡办,就在城里办.记得请我来祝贺!

张玉燕--Yoke-Yin 说...

天啊!太夸张了,还回乡摆宴席!真的好一个知足常乐!

tunadolphi 说...

我们有骨气,我们靠自己!

J Sky 说...

对呀,夫人,我们是有骨气之龙的传人,我们不必靠他人!

anakmalaysia 说...

I like your daughter`s attitude . Funny.

啤酒花™_J 说...

"酸溜溜"的感觉,不只是你啦。有很多人一起与你"酸溜溜"。以前、现在都有。希望未来慢慢减少"酸溜溜"的人数。不是今天、明天,希望有一天。

非一凡 说...

值得羡慕啊~~

yeo 说...

要办kenduri, 记得邀请我吃哦!

普普 说...

骄傲人人皆有,巧妙各自不同!

leejiajia 说...

哈哈哈哈。。。。。。。
还能说什么?

雅征 说...

我家的拿了9个A,也碰碰运气申请奖学金,几个月后收到来信,也高兴了一下,至少人家还会回信说我家的“Tidak Layak”。
我们还是靠自己好!

大王蛇 说...

阿末不是来炫耀,而是来分享喜悦的吧?
我们的酸溜溜只好收起来,自己暗捶心肝了。

薰衣草夫人 说...

Jack:所以即使只有一粒A,也兴奋得要公告天下。

名师安娣:还是不甘愿呀,我家孩子成绩比他们好多多声,可是我还得省吃俭用筹学费,多不公平!

走过岁月:我三个孩子咧,一间屋子咧!

Douglas:当年那些祖辈的折腰,害得我在孩子出世时就得储学费,今天还是得靠自己;靠他们?死路一条!

薰衣草夫人 说...

安哥爵:钱都交学费去了,索利.....

玉燕:人家一个A进大学咧,怎不值得庆祝?

tunadolphi:在逆境中,我们可是越战越勇,我们不会轻易被击倒的,是不?

J Sky:我们没拐杖还是能稳步向前,再穷也不能穷教育!

薰衣草夫人 说...

anakmalaysia:现在的孩子比我们想像中聪明,他们在学校里也有不公平的待遇,早已见怪不怪。

啤酒花:希望那一天很快到来,我不希望现在就开始存孙子的学费!

非一凡:还妒忌呢!

yeo:都交学费去啦,还在愁下一笔.....

薰衣草夫人 说...

普普:在烦孩子的未来之际,还是会有点心理不平衡的。

leejiajia:他向我出示他女儿的成绩表时,我感觉他是在向我示威!.....不爽!

雅征:算了,我们就没有这种命水;不过不可气馁,我们必须寄望在下届大选之后!

大王蛇:我还没告诉他我的孩子拿几粒A呢!他的喜悦,是我的妒忌!

说...

我们的酸溜溜并不是妒忌,不是没有骨气,而是觉得不公平!

Hello 吉蒂 说...

怒发冲冠!

薰衣草夫人 说...

翠:真知我心!

吉蒂:请将愤怒化为选票!

maileng 说...

即使把国阵绊倒了,这类情形还是不会马上改变的。凭的是收支差距。

薰衣草夫人 说...

maileng:无法即刻废除,起码要求公平些。有些制度的确已经严重分歧种族,收支差距只是借口而已。

mary 说...

绊倒国阵至少还有一线希望,否则要酸溜溜到何时?

一介草夫 说...

成绩好不被重视,30年前已经是这样了,
大家已经习惯了。让给弱势的一群吧!
向孩子灌输这样的思想:
我比他强大,就大方的让一让别人!
当着是一种磨练吧!

薰衣草夫人 说...

mary:等也等这一天,否则我们连站的地方也没有!

一介草夫:就是这个习惯,变成了tidak apa.不,我们也是马来西亚人,他们弱势?还不是依赖成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