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6月26日星期二

再说女佣

话说我从女佣仲介所带着失望回家,知道没办法找个全职帮佣,便打算找个可以晚上当班的.妈妈晚上夜尿多,不到一个小时一泡尿,毎次起身上厕所都像游魂般脚不到地,半梦半醒跌跌撞撞,没人陪着的确不行.妈妈的头颅已开了两个洞,已不容许再摔倒,如果再次脑溢血就糟糕了.

我和三妹四处打听,原来这些前护士或退休护士或特别看护,在晚间照顾病患毎个小时的看护 费是12元至18元,有一位自称经验老到的退休护士甚至开价毎小时20元.我冒着汗按着计算机,如果从晩上九点到次日早上九点共十二小时,一个晚上的看护费便是144元,再乘30天......天,我的手抖得按不下去了!这些护士也够专业的了,连看护费也专业得唬人!

就在我懊恼不已时,弟弟找到一个印尼女佣,据她说她有照顾过老人的经 验,也不管是虚是实,月薪千四,全天候跟班,马上录用!

这女佣在我囯已经十八年了,当初是以旅游签证来马,后来获得建筑业的工作准证,但她在仲介的安排下去当女佣照顾老人.她间中有四年没有工作准证,但做家庭工不必外出,她也就这样过了四年.她说即使有执法单位拦路,对方也只不过要kopi镭,50元就能脫身,被遣送回国这件事都没有在她和她的同乡身上.

最近咱们的政府要漂白外劳,她去找代理替她申请工作准证,代理也是僱主,间中有什么捷径我不懂,但我知道好多在这里打工的印尼外劳都是这样留下来把这里当第二家园,被人称兄道弟,地位比我们高,我们还被称为外来者呢!

我妈这位女佣有特别看护的姿势,一个月休息两天,只煮给我妈吃,只洗我妈的衣物,其他家务一慨不做.不过我没让她煮,所以她帮我晒衣收衣摺衣.我念在她晚晩替我熬夜,我也不计较了.我知道我没办法做足一百分,必须让別人分担我照顾妈妈的责任,我家的家务还是自己做,让女佣白天陪妈妈睡觉.

照顾老人比照顾小孩需要更多的忍让与耐心,如果没有这位女佣的帮忙,我想我没办法应付得来.因此对她,我是怀着感恩的心,不做家务又有什么关系?





19 条评论:

张玉燕--Yoke-Yin 说...

你的这篇,看得我直冒汗。

winnie@ah咪 说...

我娘家哪里也是有个酱的印尼嫂~她说她来马很多年了,有红登记了~
她做半天工,8am-中午1点左右-RM800~一个星期休一天~
我一个星期做五天半工,8:30am-5:30pm~工钱都不比她多多少~很可怜hor我~哈哈~

Douglas 说...

有女佣可以分担些也是好。。。至少可以轮流看顾老人家。

夫人要保重,别累垮了。

Liam 说...

感恩
最重要是知道我们请她来她的工作,做好就好
而不是因为她的身份而必须做完所有的工
为她而谢谢你

说...

至少不必長期捱夜...
呃!現在的女傭身價可高了。==”

啤酒花™_J 说...

夫人,好消息,可以与你分担一些工作,减少一点点的压力。
特别看护一向是很贵的。如果是受海外承认的文凭,更不得了,很多国家需要护士、特别看护。我们的一般平民如何负担酱得了酱的费用?

非一凡 说...

没办法,比起没有人顾妈妈,这是最好的。

他们在我们不知不觉中已经合法了。。。

YuinTing 说...

能請到傭人幫忙看顧老人家是好事。您也要好好照顧身子。
昨天我的一位老鄰居說改日若他太老無法駕車,他想請一位能開車的菲律賓女傭。

普普 说...

能做到分担已经不错了,女佣也不是万能的,不可以带着“用到尽”的心态。

流金岁月~丽莲 说...
此评论已被作者删除。
流金岁月~丽莲 说...

退休护士甚至开价毎小时20元.

我知道行情的,20块至50块的也有,真是贵到连的大耳窿也自叹不如,要请到有责任的人顾真是不容易。

薰衣草夫人 说...

玉燕:我现在看我妈,医药费养生费看护费加起来是一大笔,幸好有弟妹分担。照顾老人不容易,所以一想到自己的未来,我也怕怕。

winnie:我告诉你呀,别看他们这里洗洗那里擦擦,分分钟现金多过你我。

Douglas:起码晚上不必起身,熬不了夜。谢谢关心。

Liam:她肯代我熬夜,我已经感激不尽,哪还敢要求多多?

名师安娣 说...

现在的喀喀很贵用,而且有钱也找不到人,夫人遇上好的,就要好好珍惜了。保重!

薰衣草夫人 说...

莉:已经没有一脚踏这么便宜了。

啤酒花:现在的特别看护身价都很高,其实我是看耐性多过文凭。

非一凡:这里很多钟点女佣都是以女佣身份进来后再自己想办法留下,其实终究还是因为同肤皮,比较容易搞定。

Yuin Ting:你的邻居可有自知之明,哈哈~~
其实提早为自己安排也是好的,起码那是自己喜欢的方式。

薰衣草夫人 说...

普普:自知有求于人,只要尽心照顾老人家就好了。

丽莲:哗,谁请得起?简直要命!其实我妈能自理的,只是有时候走路不稳,得有人看着,尤其是半夜,实在不必找什么专业看护,也请不起啦!

名师安娣:我家这个除了大吃(吃两大碗饭!),还蛮尽职,醒目,没什么好挑剔了。

WL 说...

有时钱花了就花了,虽然可能不比人家值得,但是有达到你的目的就好了。

和你一样,我现在住的家,当初也是按计算机按到冒汗。 呵呵呵呵。

忽然也看开了

cindy 说...

妈妈来跟你住啦?
可以包尿布啊!我老妈最初很抗拒,现在已经习惯了。
请卡卡真的需要很多很多的“水”啊!:(

阿尼 说...

代价。。。代价。。。

薰衣草夫人 说...

WL:我人不贪心,有人帮就好了,呵呵~~
你好运啊,遇上一个欣赏你的房东小姐!

cindy:我妈现在在我这里。她也包尿布,但一满了就自己拆掉上厕所,所以比较麻烦。算算下这个卡卡还ok,也就闭着眼请了。

阿尼:冒汗.....冒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