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6月22日星期五

说女佣

妈妈的身体狀况愈显羸弱,睡眠时间昼夜颠倒,弟妹们体侐我这个照顾者的辛苦,建议合请一位女佣全天候照顾妈妈.于是在妈妈动了脑部手术后,我便上女佣仲介所去.监于沟通上的方便,我只锁定印尼女佣.

其实我非常清楚印尼方面已冻结女佣到我囯工作,我也只是抱着踫踫运气的不乐观态度去试试.我跑了四家,答复都是"对不起,没办法!"

不过,这却不是个"绝对"的答复,因为正门不通,还是有小路可走!

原来只要你愿意付钱,你还是可以通过仲介所的"帮忙",把印尼女佣带进来.这些女佣是持旅游签证,逗留时间只有一个月,但她入境之后,仲介所会"帮忙"替你为女佣办工作准证,而这准证肯定在一个月内搞定.仲介所声称只是"帮忙",是不愿负上特定的责任,毕竟这是从后门进来的.换言之,如果女佣跑路,他不负责赔偿,因为女佣不是由他"带"进来的,他只是给你一个"顺水人情",帮你一个忙.

当然,你別天真的以为他们慈悲为怀帮你解决了你的难题,告诉你,这个帮忙的代价可大了,你得付马币十三千左右!绝不是开玩笑!有一位负责人不小心漏了口风,说六千元是要来疏通办准证的.

很够力是吗?我问了四间仲介所,有两间的负责人还算有良心,劝我最好别要这些旅游签证的女佣,万一她获得签证后假假干了两个月就跑路,那可眞是"人财两失",亏大了!印尼女佣跑路的事时有所闻,以十多千来搏,实在赌不过!

后来我也有考虑菲佣,仲介费十千,月薪一千,但仲介所先警吿,菲佣是"受保护旳女佣",一点不开心的芝蔴绿豆都会告上大使馆去,非常麻烦.

我想起很久很久,那时候聘请女佣是"有钱怕请不到咩?"的暴发户心态,现在可真的是"有钱也请不到喽"!

23 条评论:

流金岁月~丽莲 说...

夫人说的一点也没错,我什么人都请过,觉得还是印尼女佣比较好,但现在质素比较好的都去了港台,所以现在不同往日,好的真的很难找到了,大多会跑的,不然就是低能气死你的,所以拿十多千来买气受,若不是不得已,真的不好请女佣。

名师安娣 说...

我用了5000大洋请了后门女佣,没想到两个月就跑了,亏大了。还是不要博。现在的菲佣也是比较便宜了。他们可以好好沟通,如果明白要做的事,没有虐待他们,应该还是可以的。

张玉燕--Yoke-Yin 说...

马来西亚人真的很有钱,愿意花那么一大笔钱。当地没有人要做女佣吗?

说...

你可以问问医院里的护士,有些是要做Part time的。

winnie@ah咪 说...

可以在医院问问护士,有很多认识很多本地安娣,专门帮人看顾病人的~半天也好呀~

在怡保的中央医院就很多酱的安娣安哥,男病人可以请安哥陪~女病患就请安娣陪过夜~
尤其好像外坡的,通常过夜就请这些人,然后家人第二天一早才来,好像是20块一个晚上~据说服务还不错~

maileng 说...

楼上讲的服务吉隆坡或新山有吗?真好。

嘿嘿 说...

都因为当拥有时,没能好好珍惜!(指那些破坏人权的人!)

cindy 说...

端午节快乐!

普普 说...

不要冒险“走后门”,还是白字黑子清清楚楚的比较可靠!

一介草夫 说...

如果有一天我国向外国输出女佣,以今天我国工人的素质及工作态度,你说会有市场价值吗?

红菇 说...

端午节快乐!

我是贝比@baby 说...

有想过请越南女佣吗?有些会说华语的

验光师 说...

可以考虑part time护士,不要累坏自己!

bluecloud 说...

我家亲戚有请缅甸女佣,只是沟通上需要时间...

啤酒花™_J 说...

夫人,幸苦了。

阿靓 说...

我有请过,5年前,那时没记错是3k+
我算运气好,找到的都很不错。
除了照顾还没1岁的儿子,还有卧病的爸爸,和家公。煮东西又好吃,真的没话说。

阿尼 说...

13K... 我的天。。

淑惠 说...

请外籍女用还得看运气,运气不好时真的是赔了夫人又折兵,花钱又受气。

薰衣草夫人 说...

丽莲:所以没有仲介负责的,我都不敢请,怕十多千就这样飞掉。

名师安娣:我是因为语言上的问题而不考虑菲佣,妈妈不会英语。

玉燕:这里依赖外劳已有一段时日了,本地人都吃不了苦。

翠:这些护士收费都很贵的。

薰衣草夫人 说...

winnie:我在这里找的印尼妇,一个晚上五十大元呀!

maileng:其实单照晚上会更贵,算小时的。

嘿嘿:自食其果咯!

cindy:谢谢!

薰衣草夫人 说...

普普:我可不敢拿十多千来搏咯!

一介草夫:有的,廉价的!

红菇:谢谢!

贝比:现在没有进口啊!

薰衣草夫人 说...

验光师:问过了,一个钟12-18元,只看晚上,长期不得了。

bluecloud:因为她们来自佛教国,咱们的政府已悄悄say no.

啤酒花:压力好大啊!

阿靓:现在都没得选,还得排队等呢!

薰衣草夫人 说...

阿尼:我去了仲介所,也是吓了一大跳。

淑惠:这些经验我有,气到吐血,后来孩子大一点可以自己上厕所泡奶冲凉,我就决定不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