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6月1日星期三

一条腿






咖啡店外传来一阵歌声,是一位样子长得姣好的年轻女子在卖唱.
咖啡店门庭若市,闹哄哄的,但这名女子的嗓音透过播音器传入,还是吸引了店内的食客的注目.
说真的,女子的嗓音并不怎么样,高音拉不上,后面没有拉音,唱得力不从心,一首首动听的福建歌让她唱得有点走调,别人投钱给她,她轻声地道谢.
后来我才发现她是断了一条腿的,伴在她身边那位男性年轻人则是坐在轮椅上的.这使我想起在中国成都看过一位断腿残障人士,他将三轮车改装,带着简单的伴唱机,在寒冻的夤夜,站在阒寂的大路旁忘我地卖唱的情形.
人生的道路总有曲曲折折,遇到困境跌跌爬爬磕磕绊绊,最后还是得靠自己的信念走出-条路.断腿又如何?歌声不好又如何?为求生活还是得自立更生;比起双腿完好仍强硬要拐杖扶持的人,他们的一条腿站得更稳更踏实.

17 条评论:

winnie@ah咪 说...

怡保也是很多这些~
讲真,我第一个想法就是他们很可怜,被集团利用,或者是小时候就被拐走硬硬弄成酱呢?(不懂是不是我想太多,因为我这里的夜市真的很多酱的,有时就男女,一人一条腿的)

流金岁月~丽莲 说...

他们比那些裝成酒肉和尚,骗财尼姑的出家人好。

追梦者 说...

他们卖艺,好比只伸手..

名师安娣 说...

听说他们是中国进来的,有集团操控,很可怜,那些没良心的集团,希望他们有一天会变成一条腿!

anakmalaysia 说...

Honest living, better than a lot of those corrupted scum

嘿嘿 说...

那些有双手双脚的,若没给他们,还会骂人呢!

这还挺有礼貌的,人家不给,还还会道谢。

祝福他们!

.

Q.Juan 说...

我这里的巴刹也常看到这样的组合,我妈的想法跟winnie@ah 咪一样。我妈还说,他们好可怜,老了怎么办? 我很为难,给不给钱? 给钱好像助长这样的集团,不给他们会不会应为一天“收获”不多而被集团负责人打... 他们好像都不是本地人..

诗艳 说...

不论背后有没有故事,祝福他们!

普普 说...

那些双腿完好仍用拐杖的更厉害,他们不是被操控乞讨,而是明目张胆打枪吧!

走过岁月 说...

我遇到过有双腿的,不给钱就敲我在吃饭的桌子。

咖啡杯(Joan) 说...

其实这些人真的很可怜,KL很多。。。

芷晴妈 说...

从去年开始吧?我发现夜市里有了这样的情景。每一次,芷晴听到歌声,都很好奇地要看谁在唱歌。糊涂的我,还真以他们是真残废,求乞讨生计,所以每一次都会投钱给他们。我从未有过像winnie@ah咪的想法,但见这样的“组合”越来越多,连巴刹也有啊!也听winnie这么一说后,到现在我才明白了呀!

J Sky 说...

不知是否这个社会太crooked了?每次我看到这些“可怜人”就会联想到他们是否被集团利用?想要帮忙(给钱)他们但又想到我这样做,是否会造就更多这样的“可怜人”?我会问我自己,我做对了吗?

薰衣草夫人 说...

Winnie@ah咪:至少他们不是伸手讨乞.

丽莲:至少他们不会令人讨厌.

追梦者:卖艺也是一种工作.

名师安娣:每个人背后都有一个故事,不管自愿或被逼,都令人同情.

薰衣草夫人 说...

analmalaysia:这也是我写此文的用意.

嘿嘿:卖艺为生,也是-种职业,总比伸手讨乞好.

Q.Juan:其实给不给,看个人意愿,不必想太多,至少他卖艺,不是对人死缠烂打乞求.

诗艳:那条断腿其实很令人震撼!

薰衣草夫人 说...

普普:明目张胆,也习以为常了,完全没有羞耻心.

走过岁月:这类,不必理他.

Joan:不管是不是被操控,都很可怜.

芷晴妈:也许真的是集团,但妙龄失腿也很可怜.

SeanCe 说...

我在IPOH遇过。也是男女配。听口音像中国人。背后应该有集团操控。给钱他们,彷佛助长不法勾当。不给,人性在挣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