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6月7日星期二

喜相逢


多得面子书,让我找回失联三十年的马来同学露比亚.原来大家住在同一个城市,只是一个东一个西,结果在虚拟的空间重逢.
露比亚是我一年级上课第一天认识的第一位同学,她是由nenek带进课室,刚好我旁边有空位,她就顺势坐下,与我共用一张双人桌子.
那是四十三年前的事了,当时的画面仍历历在目.她说她不记得了,不过一些空白的部分,还是可以在我们的记忆中拼凑起来.比如她提起某次上生物课在实验室使用显微镜,几位顽皮的男生悄悄去厕所,然后悄悄带了点精液回来置于显微镜下,后来老师发现了却不动声色;我提起了那位住在她家前面那位帅气的马来老师,后来娶了学生的姐姐......
我们从一年级到中五,间中只有两年不同班,包括预备班,我们共同窗十年,这份友情,已无法用文字形容.
小的时候与巫裔朋友相处,没有想太多,傻乎乎的,也不懂得禁忌.她上我们家玩,我们去她家玩,从来也没有分彼此.只是后来中三PMR,她放弃华文改上宗教课,才有一点点"不同"的感觉.
中学毕业后同学们各奔前程,难免失去联络,这时候懂事了,也担心万一相遇可能对方会有所忌讳.
后来证明我是多虑的,她与家人的开明态度也让我讶异,我庆幸我们可以畅所欲言.
聊了一个下午,意犹未尽,我们相约下一次把其他同学找出来.有一点遗憾的是,露比亚的华语生疏了,我们只好用英语交谈;不能回到从前,掏往事说当年,也是愉快的.

14 条评论:

张玉燕--Yoke-Yin 说...

难得有一位这样的朋友。真的没有忌讳么?

诗艳 说...

很难能可贵哦!要珍惜啊!

Douglas 说...

難得。

現今可以掏心的真正朋友不會多。

慶幸夫人可以和忘年好友同相聚。

可貴。

Sheue Li 说...

很多修读华小的马来人,观念真的很不一样!
我身边也是有很多这样的人。

名师安娣 说...

这个可算半蕃唐,哈哈哈。其实他们很多也很开明的,是政客把他们极端化!

大王蛇 说...

跟你比起来,我对老同学很冷漠,不只不记得他们,也不希望跟他们见面。

德希 说...

学生时代的美好光景,淘气加浪漫。。。。。

普普 说...

回想起那段天真的岁月真好。。。可是长大,多多少少有一点隔阂,因为彼此都抛不开各自的包袱。

四月 说...

我小学和中学也有好些马来同学,都失去联络了……

流金岁月~丽莲 说...

我还以为夫人和旧爱“喜相逢”,近来这“喜相逢”都很红。

薰衣草夫人 说...

玉燕:原来她家思想开放,孩子都进国际学校,英文比马来文强,起码对瑜伽排舞气功没有偏见.

诗艳:找回印度同学,现在又找回马来同学,当然珍惜这份友情.

Douglas:真的有幸,也得多谢面子书啊.

Sheue Li:小的时候大家都没有种族观念,都讲华语,才能相处融洽.

薰衣草夫人 说...

名师安娣:多年不见,起初我也小心翼翼,幸好后来才放松畅谈.

大王蛇:为何?我们以前男男女女混在一起玩,很开心的.那年的毕业生,我们联络回70%,很不错了.

德希:我们的聚会,连小学中学老师都出席!

普普:我们可说是幸运的,每年校友聚会,同年同学都有至少两桌.

薰衣草夫人 说...

四月:我们连印度同学也找到,犀利吗?

丽莲:哈哈,误会误会!年长了,特想找回旧同学老朋友,呵呵.....

居安思危 说...

这些友族极不极端,一眼就看得出啦!
秀发飘飘。。。。不极不极!
那些把全身整脸包紧紧,还要戴黑眼镜的才恐怖!
是政治把他们回教化?还是回教把他们政治化?我也搞不清。算了!1 Malaysi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