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1月23日星期三

陪你走过


走入这房间,听着友人叙述在这里发生的心灵疗癒案例,心里却是五味杂陈.
外面正阳光普照,丝丝阳光从鲜红的窗帘缝边溜进来,可是坐在这里的人,往往正面临人生的黑暗面,无法自拔,无法走出,或自我封闭.
人生路上,快乐与悲伤总不能成正比;我们都普遍认为快乐是难求的,快乐就像天上的星星偶尔闪烁,我们便兴奋难喻;而大部分时间,我们看到的 ,则只是黑漆漆的一片,有点沮丧的悲伤.
友人原只专注在儿童辅导,不过后来连家长也来求助,接着经口传更多人找上门,她才把辅导范围扩大.
友人曾在马大执教,开办辅导中心是廷续她较早时在独中担心辅导老师的信念.她说现在孩子压力大,有点失去方向,家长没办法处理,她便担任导航的角色,引导孩子走向该走的路.
她认为今天成年人面对的情绪问题,大部分与孩童时期的成长过程有关.成长后的异常行为和负面情绪,间接的影响了人际关系,特别是婚姻关系.这是一条关系链,上一代的纠结未解反而再循环至下一代,而悲剧也不断发生.
生命的不平顺,往往让人不知所措,甚至绝望地落荒而逃;友人奉献她的智慧与爱心,希望微弱的灵魂在心灵治疗下都能好好的活下去.




24 条评论:

文燕 说...

心灵的创伤要医治并不容易!
要受创者打开心门是一件难题。

平阳居 说...

在现今的时代里,几乎每一个年龄层,都有心灵辅导的需要。

居安思危 说...

心理病比癌症更恐怖。

啤酒花™_J 说...

就怕是无病呻吟

匿名 说...

夫人,方便放上地址吗?

纬薇

一介草夫 说...

大家忙着追求物质的享受,而忽略了满足精神的需求。心里的辅导,更是显得重要。 心理辅导员或是心理医生,你们是了不起的一群。

佩仪pueyyee 说...

还是会有一大票人拒绝心理辅导的,他们不认为自己有“病”,但却又拒绝相信旁人,将自己孤立起来,将心结留给自己。

名师安娣 说...

这是一条不简单的路!

jb 说...

知足常乐,平淡是福!

shirley 说...

【她认为今天成年人面对的情绪问题,大部分与孩童时期的成长过程有关。。。】,在下非常认同。

草草聊事 说...

21世纪的家庭教育问题、学校教育问题延伸到社会问题,因此心灵教育和宗教教育站了一席之位,还好就是有这么一群热心人士,要不然我们的社会将会是如何?加油!

薰衣草夫人 说...

文燕:自己没办法,就只好求助于专业辅导了。

平阳居:现代生活物质丰富,反而心灵无可适从,失去方向,总得有人引导走回正路。

居安思危:可是很多人对心理病并不以为然。

啤酒花:那可够烦喽!

薰衣草夫人 说...

纬薇:Oikos Counseling家游辅导
5-3,Jalan USJ 9\5Q,
Subang Business Centre,
Subang Jaya
Tel: 03-80239755

一介草夫:参观了该中心,发现求助的人不少,倒是令我惊讶,这算是现代社会问题吧。

佩仪:一般对心理病的错误观念是精神病,而拒绝为自己的病情寻找治疗。其实这是很可悲的事。

名师安娣:路难走,还是得走。

薰衣草夫人 说...

jb:有时候是行不由己,压力排山倒海而来,无法阻挡啊。

Shirley:她的观察与结论,其实我是感到意外的。

草草聊事:其实每个人活下来都有压力,懂不懂纾解是关键,但又谈何容易?也幸好社会大众对心理病已开始醒觉,很多人接受辅导后已能自在地生活。

验光师 说...

我对这方面很好奇,尤其是通过玩具公只做辅导!

匿名 说...

妳好!第一次留言!
Oikos应该昰采取沙箱治疗,剛好亲戚有家庭问题,谢谢提供中心地址。



Stephanie

薰衣草夫人 说...

验光师:我也很好奇,据知国内专业辅导多采用这种方式。

Stephanie:欢迎光临,希望能帮到有需要的人。

匿名 说...

夫人,你好,又来拜访。
有事請求:我可否將你文告最後一段文字copy 在我的面子書?因我人在梹城,而亲戚在吉隆坡。希望透过一段的文字对她有所幫助而接受辅导。

Stephanie

薰衣草夫人 说...

Stephanie:没问题.如果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可以电邮给我,我就住中心附近.
chunlaikuen@hotmail.com

匿名 说...

夫人,謝了!!!


Stephanie

薰衣草夫人 说...

Stephanie:不客气。有空就上来串串门子吧。

德希 说...

我這幾天也遇到一對父母面對問題孩子(不願意與社會交流)一籌莫展。我也只是試圖安慰他們。。。。

德希 说...

我傢寳儸德姐姐原是一名心理醫生,但開導多了負面的人,也吸收了許多負面的能量,40多嵗久得了腦癌,英年早世。其實做這種工作是要小心,也要注意到自己方方面面的健康的

薰衣草夫人 说...

徳希:心理辅导员或心理医生在接触患者之后必须适时解放负能量,他们也需要被辅导的,否则自己也不自觉陷入灰色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