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7月25日星期三

36年以后

"我怎么认你?你襟上插红玫瑰?"我问,结果我还是一眼就认出了他.


阔别36年,我们应该是凭着当年的记忆认回对方.人事几番新,重逢,我们都半百了,纵然沒有白发鬓鬓,但年华已去.他说他满脸沧桑,我默然.

人生这一条路到底由谁安排主宰?是不是人一生下来便注定了他的一生?当我问起当年他突然离校的原因时,我明白了为什么他这么相信宿命.

那一年我们念中二,他转回老家的学校两个月后又转回来,也不知是否八字与校长相冲,校长老爱针对他,常把他叫去校长室训话.那一天他又再被校长通过广播召去,后来他怒气冲冲回到班上拿了书包就走,留下全班同学个个错愕,不知发生什么事.原来由于他缺课几天,校长把他的父亲从家乡请来,还要在他的父亲面前鞕打他,他一怒之下转身便走.

他恨,是因为校长冤枉他旷课去赌钱;他恨,是因为校长在他不知情之下把父亲从老远的家乡召来;其实那几天旷课,他是到吡叻河畔啃书.他从家乡再转回来我们班上,正好遇上考试,他想好好温习,于是便旷课了.

当年他的行为,已经沒有追究对或错的必要.我们这班同学,几乎从小学到中学都在同一班,即使分班了,大家还是玩在一块,其实他很聪明,善良,只是有一点顽皮,后来却有一点叛逆.我们当时的校长最爱鞭打学生,有时候是在周会上,有时候则是通过播音器让全校听到鞭打声.被鞭打而变得更叛逆的学生,也数不清有几位.

这几年的聚会,我们都努力把老同学给找出来.随着年龄的増长,我们格外珍惜从小学便建立起来的友情.打听到这位同学的下落时,我们都很振奋,只是他都避而不见.明白他相信宿命的原因,一个浪迹天涯的人,对年轻时他外婆给他算过的"斤両"已经深信不疑;从他踏出校门那一刻开始,就好像注定这得走得不顺遂.为着自己的际遇,他不愿出现.

过去的事不是云烟,重陷入往事只徒增惆怅与伤感,纵使人生的"斤両"已像里程碑般牢牢安置在人生路上,跌跌撞撞或摔跤,这条路仍得继续走下去,不是吗?在他拭去男儿泪的那一刻,一切已然回不去,只空留叹息.

当他在面子书留言:"我也很想念你们.我回去的话,常常会绕去你老家看看,重温一下念书时光."我知道,他已踏出了第一步.从小学到中学的纯纯友情,有如细水长流,我们都要珍惜啊!




19 条评论:

玉燕 说...

这"斤両"该信吗?

Jack 说...

我有个很会念书的堂叔,在中二那年因为父亲不让他踏脚车去IPOH,从此辍学!抗议!
他的下半生就这样完蛋了!事业无成,病痛缠身,今年60多岁了。

~Kate~ 说...

那些年在校园里的生涯,学生被鞕打事件已是司空见惯了,还记得当年有一位学生因为顶撞了老师而被赏了一把掌,之后也不见得那个学生就会改过自新!
重逢和相聚是缘份,祝福你们。

波波 说...

這樣的感情真美。
不必身歷其境,單單是想,也覺溫暖。

名师安娣 说...

人生的际遇,有时候就是当年的一念之差。不过,他应该是个重情的人。

普普 说...

不必太刻意,机缘到了必然重逢。

jb 说...

感谢面子书的出现,让很多人能够跟老同学或朋友联系。只要知道对方过得安好就心满意足了。^^

Hello 吉蒂 说...

要相信自己背后的信念,往正面观想,心开了,就开心!

我是贝比@baby 说...

其实,我是相信"斤両", 可是我更加相信路是自己走出来。
希望你朋友会明白:)
对了,我看到霹雳河这个字。你们是来自。。。。???

走过岁月 说...

人生苦短,一转眼就这样多年了哦。

莎莎妈咪 sab 说...

这样多年的情谊,真难得。:)

佩仪pueyyee 说...

实在接受不了掌权的不问原由,践踏学子自尊的做法;至今深恶当众藤条惩罚的行为,教化有多种方法,动用"刑法" 是教育失败.

薰衣草夫人 说...

玉燕:他年轻时也是不信外婆替他算的斤两,总是以为是胡扯,后来一位朋友替他批命,竟然所言相同。当时仍半信半疑,今日半百时回头看,原来一切在冥冥中已注定,他不得不相信宿命。也许经历过,才会有体悟。

Jack:有说一念之差,玄的就在这里,后果往往就在那一刹那注定了。

Kate:我是不赞成公开鞭打,那简直是一种羞辱,学生在众目暌暌之下被鞭打,试想头还能再抬起来吗?
不管他当年做错什么,我们都不计较了,毕竟大家是一起成长的。其实他的中文很好的。

波波:到了这个岁数,我们格外珍惜老朋友,不管今天大家的背景如何,我们的友情都定格在学生时代的快乐阶段

薰衣草夫人 说...

名师安娣:他是个名列前茅的学生,只是皮了点,但校长并不谅解,反而害了他。

普普:只是机缘可遇不可求啊!

jb:真是多得面子书,让各分东西的老朋友能够保持联系。

吉蒂:有时候际遇不好,生活压迫,心开不容易,也难为了他。

薰衣草夫人 说...

贝比:还好他相信自己,相信宿命是半百之后。
我们是江沙人。

走过岁月:很受不了,一下就晃了几十年过去:)

莎莎妈咪:也许来自小地方,大家都是一起学习一起玩耍的。

佩仪:其实他只是我校其中一个例子,可悲,是不?

红菇 说...

相信命运,但不认定命运。不晓得这可行吗?

我是贝比@baby 说...

原来大家是同一个州的人 :)

薰衣草夫人 说...

红菇:我相信很多人都是这样的,明知道一切早已注定,由于日子还是得继续,于是最后还是得跟着自己旳脚步走.经历过,总会相信命运.

贝比:你是那里人?

我是贝比@baby 说...

我是怡保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