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7月23日星期一

那些年,追我的男生

与老同学提起一些旧同学,讲到一位男同学的名字,她哦的一声,呵呵呵地笑说:"那个追你追到半死的......"

在她如铃声般的笑声中,我一时错愕,脑袋瓜子一时转不过来;有吗?当年有男生追我追到半死吗?我有那么难追吗?怎么我都没有feel到!?

这位老同学与我同班多年,当年是校花之一,石榴裙下的追求者可是排长龙的,那些追过她的男生我都可以如数家珍数出来,不过我始终只是个看热闹的人.不是没有表示倾慕者,只是想到一点点风吹草动便会传遍整个学校成为别人口中的是非,我都假装不懂而借故避开.

像我这样大喇喇的人,和男同学,学兄及学弟们都是哥儿们.一些男生不经意露出的好感,我不是不知道,不过我都以我的爽朗豪情化为单纯的友情;只是有一次发现一位我当他兄弟的男同学原来暗恋我,我一时急得快刀斩断友谊,后来倒是有一点点后悔,因为的确是伤了他.还好的是,毕业后大家还是朋友,他至今还会在我生日时祝贺我.都是老同学了,我还是很珍惜这段友情.

我没有试过puppy love,不知这纯纯的爱的感觉是如何,不过勾起一些回忆,在这风霜已染白了头发的时刻,心里还是莫名的甜滋滋......

17 条评论:

名师安娣 说...

那种暧昧的感觉,其实是最甜的。。。。。。

普普 说...

看来你很难被追到,大概是太理智了~:)

YuinTing 说...

我有位朋友老搞乱孩子们的生日日期,只有老婆大人的生日能牢记在心。他说那是因为当年追求他时那可是非常重要的日子哩!

阿尼 说...

純純的感情。。。最真摯。。。

流金岁月~丽莲 说...
此评论已被作者删除。
流金岁月~丽莲 说...

这篇让我想到~那些年我暗恋的男生~真是瞎了眼。

玉燕 说...

那么理智,少有啊!

路人㊣ 说...

那些年,我也追過很多女生...都碰釘子:P

PANDA S 说...

我的第一个男朋友现在变成了我老公

園丁 说...

哈哈,看到這標題趕快飛過來看,可見本身有多八卦!

我是贝比@baby 说...

那些年的你很理性也很果断.

草草聊事 说...

能够理解,那种“傻乎乎”,也是最真的感觉......

薰衣草夫人 说...

名师安娣:当年被人爱慕会害怕,现在回想倒是甜蜜的.

普普:我的眼角应该不高,只是怕是非,嘿嘿

Yuin Ting:哗,他老婆可lam死了!

阿尼:可惜我都没有puppy love过 :)

薰衣草夫人 说...

丽莲:当年瞎了眼,今日该庆幸吧.

玉燕:以前是不是都会被pair up,然后加盐加醋,如果真拍拖,更加油加酱,怕怕!

路人:有点失败哦....不过今天娶到好老婆,执到啦!

PANDA:咱们俩原来都是从一而终!

薰衣草夫人 说...

园丁:没关系,反正我也很八 :)

贝比:那时候那里懂什么理智?可能是白马王子未出现吧.

草草聊事:学生生涯是最快乐的,我们男女同学常骑着脚车到处去的,爱慕暗恋之情可能似有若无,但大家都好像没有刻意,多纯情啊!

tunadolphi 说...

暗恋、初恋,好像是每个人‘必经之路’。。呵呵
想当年。。只能在梦中重现了。

P/S:夫人,我这粒小滚石现在在加拿大了。

薰衣草夫人 说...

tunadolphi:这些情愫都是心底的秘密呀,藏着再回味总是甜蜜的。
下次回来可要通知,让我见见女娃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