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0月1日星期五

-只鞋子

我把右脚的-只凉鞋拿去修补,那个补鞋匠正坐在嘛嘛店边啖拉茶边看报上的八卦新闻,是他那应该只有七,八岁的儿子把他唤来.
我声明要针缝的,单靠胶黏不行,现在的强力胶的黏性已大不如前,没两下鞋子必会再开嘴.我说迟点再来拿,么女补习两个小时,我预算回头来时间刚刚好.
两个小时后我倒回去,这位补鞋匠收档了.没办法,我於次日中午再去,我请女儿下车去替我拿,女儿拎回来的鞋子并沒有用针线缝合,我有点不悦,只好下去质问他.这问仁兄居然说不要紧啦黏得很牢不会开嘴的这种鞋不能缝的.
我坚持不行,因为开斋节前我才把另一边的鞋子交给他,他还缝得美美的,怎会不能缝?他听后有些尴尬,悻悻然把鞋子接回去.下午三点我再回去时,他下班了.-个窳劣的木箱以粗大的铁链鎖在别人店家前的柱子,不知我的鞋子是不是在里头?
星期天,补鞋大佬休息,星期一下午我终于取回我的一只鞋子,收费三元;当时他还是在嘛嘛店啖拉茶看报纸.
回途中,么女不解地问:他这样补补黏黏,到底-个月可赚多少钱?
我说赚多少他们还是可以过得很自在的,孩子的供书教学有人帮,出国拜拜有人赞助,买房子有优惠折扣,要多少支拐杖就有多少支,哪像我们什么都得靠自己的双手辛苦打拼?
后来我再仔细看我那只鞋子,怎么补得那么难看.......

27 条评论:

peace_in_piece惠心 说...

哇哇哇~太坦白了~

张玉燕--Yoke-Yin 说...

看他好像不在乎嘛!为何还要去“帮衬”他?

嘿嘿 说...

看了心情很重,怎么酱不负责任的???真的不写还叫人气呢!该写出来,让大家认识认识!

Douglas 说...

夫人,稍安勿躁,别气坏身子。

“他们”大多数都是这个款,扶不起的阿斗,只会作表面功夫。。。连kias pagi makan pagi, kias petang makan petang一族都不用怕会饿死。。。背后有我们的钱让“他们”青菜花嘛。

花木兰 说...

我这里的修鞋匠都是来印尼,大马的母米打蜡会做这行吗?^_^

诗艳 说...

他们,其实是幸福还是不幸呢?

安哥爵 说...

三天出海四天收网.他们无忧无虑呢.显得我们劳心劳力了.

leejiajia 说...

入籍的印尼人吧?应该不是马来人
不过,入籍了,地位就不同了,比华人还有“特权”

♥♥♥弯弯米♥♥♥ 说...

这个年代补鞋还这样便宜啊?

维雄 说...

现在这些补鞋地摊收费一点都不便宜,加上缝线的话敢敢收你八块钱。

名师安娣 说...

我通常一边气一边阿Q的说:“幸好他们是这样,不然,我们更加找不到吃!”

普普 说...

他其实可以向政府借贷开鞋店, 不必补鞋那么辛苦, 借多少, 有多少. 就算生意倒闭了, 贷款可以一拖再拖, 然后不了了之....这样的例子见太多了!

薰衣草夫人 说...

惠心:孩子也应该知道真相的.

玉燕:没办法,我这一带只有他一个补鞋佬.

嘿嘿:其实这是他们的特性,你看那些路边卖椰浆饭的也是这种款.

Douglas:才不气这种人,只是不甘心他们可以过得那样自在.

bluecloud 说...

这只是更应证了逆境比顺境更来得有用!
太过舒服的环境,让自己忘了努力前进...

薰衣草夫人 说...

花木兰:印尼人远度重洋,宁愿去当建筑工人,收入多又有地方住,他们比较勤劳.

诗艳:他们是幸运的,一切有人照顾.

安哥爵:人家当小贩有周休,我们的小贩一个月才休息两天,而且从早做到晚,这就是差异.

leejiajia:看他们父子的模样,不似印尼人,也没有口音.

薰衣草夫人 说...

弯弯米:便宜吗?只有一边喔.

维雄:只是便宜的凉鞋,如果八块钱我宁愿买过新的.

名师安娣:我也是这样阿Q一下,悲哀的是我们还是他们?

feiyifan 说...

我们这里也有一档,不贵!

薰衣草夫人 说...

普普:你想想,如果他开鞋店,他可以喜欢就啖茶喜欢就收工吗?

bluecloud:他们早忘了向前,还渐渐倒后退.

Sheue Li 说...

真的很便宜!!!
那天我姐姐去补鞋,一边 RM10。
我姐姐差点晕掉,因为她买那双鞋一双才 RM40。
呵呵~~

紫君 说...

待遇不同,老早就知道了啦~
华人要是这样,等饿死老婆瘟臭屋.

Caryn Low 说...

有些事情我们改变不了,是事实,我是说历史。愿也是要住,不愿也是要住。所以我很多朋友都到国外居住了。如果还有两老在这,至少一年会回来一次,如果没了,也不回来了。其实想想,我们的人也有如此态度。一种米养百种人,每一个人选择的生活方式都不一样。最重要是我们面对事情的心态。如果不喜欢的,那就费点脚力和金钱去远一点,鞋子或许补得更漂亮,心情更愉快,不必为这种人劳神。

草草聊事

楚留香 说...

我看得出这位仁兄的生活很写意,但是手工不好。

验光师 说...

他的收费不贵,只是态度很有问题!

最近没电脑用,所以消失一段日子!

薰衣草夫人 说...

feiyifan:现在的鞋子便宜,收费贵就没有人要拿破鞋去补了.

Sheue Li:哈哈,学聪明点,以后最好先问价钱.

紫君:知道又如此?我们还在苦苦"争取"丁点的公平.

Caryn:在这个大环境,我们仍免不了有怨气,但不是说走就走,无能力者仍需挣扎生存,是不?

薰衣草夫人 说...

楚留香:他态度懒散,好像很不稀罕钱的样子.

验光师:态度是很tidak apa,看来我们比他苦命得多,呵呵

这么久沒电脑用,不想念我们吗?

淑惠 说...

他们这些就好像被宠坏了的孩子,反正做什么都有资助。
现在这个时代,补鞋和修鞋这个行业已经很难赚钱,属于黄昏事业。

Hello 吉蒂 说...

他們就是这种态度!看吧!今天中午Persiaran Tujuan 的大塞车,这些人却偏偏选在中午十二点多来封路,处理应是昨晚被车撞的快倒下的指示牌,这时力行学生上学放学,上班族午餐时段,馬路变停车埸!就算是早上六点被撞,之后的六小时他們在干嘛?未封路前可是车来车往,头顶上隨时有一大块鉄板倒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