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0月18日星期一

走入茨厂街

有事下吉隆坡去,顺便去茨厂街走走.
很久没有去那-带了,二十年前办公室在苏丹街,我对这个华人商业区可谓瞭如指掌;今日我却抱着游客的心情,像我在中国游走大街小巷的心情,想一窥这个所谓的唐人街,看看它可有被岁月洗礼.
我走入一条陋巷,有几个零零落落的地摊,卖的是有点破旧的手表,衣物,鞋子和皮箱,摊主都是外籍人士.

这几样货色能卖钱吗?也许真的能,否则也不会摆卖.生活就是如此,只不过是求温饱,争一箪食饮一瓢饮;与他们道什么国家宏愿或经济转型,他们只是过客,他们不懂.我们都不明白,何况是外人?其实我们对生活的要求和他们一样简单,不是吗?

有点脏兮兮的小巷,有几个华人开的小摊子,看来以锌片塑料棚盖的摊子不太经得起狂风暴雨,但从乌漆麻黑的斑斑污痕看来,应该有不少时日了.也许摊子倒塌过,但补补钉钉后,生意还是可以照做,好歹也是谋生的地方.


这条小巷两旁是简陋寒伧的木板屋,座落在大商场后方.很久很久以前曾随一位报界老前辈走入巷尾-间小咖啡店去,前辈喝的是回忆,我喝的是好奇;不知咖啡店还在不在?我不敢入内探个究竟,也不知为什么害怕.



李霖泰菜市场已没有当年的拥挤,即使中央大巴杀改建为中央艺术坊,这里的客源也不见增加.有多少人知道繁噪囂杂的茨厂街有一个老巴杀?

也许大家只记得这条美食街----中华巷,环境是令人皱眉头的,但仍客似云来.卖的是古早味,但扑鼻的是污泥浊水的味道.

他们说要在附近的东姑山建-幢100层楼高的摩天楼,-楼还有一楼高,50亿买个荣誉他们觉得物有所值,反正是全民的贡献,荣耀人人有份.
想像从100层高楼俯视,我们看到什么?大幅霓虹灯令人目眩地闪动的迷人夜景?繁华嚣闹车水马龙的街景?
是的,站在高处抬头能看见蔚蓝美丽的天空,低头只能望见茨厂街淡蓝窳劣的遮雨棚;这个城市的衰弱,华人辛勤工作的功绩,全被扫在棚下,永不得见天日.
这幢高楼估计在2015年建竣,国库有沒有钱是不是寅吃卯粮我们都得不到答案;我只是在想,到时候高楼能不能如期完工谁也说不准,不过可以肯定的是有人会饱死!

24 条评论:

~Kate~ 说...

我未到过这里,只知道这一条街上有很多美食,却不知它也有着它丑陋的一面。

siau mei 说...

嗨,你好,我是《公正报》编辑佳倪,请问能转载你的文章吗?如能,作者名字你要放真名,还是部落格名字?

moot 说...

2015 年。 嘿, 不知道那时候,会不会和杜拜遭遇经济风暴那样, 整个机场都是被人丢掉的名贵车。

名师安娣 说...

许久没到过哪儿,佩服你的勇气,还感到这么“僻静”的小巷。。。。。。。那一百楼,要来给这些人住的吧????

德希 说...

在菲的社会中,繁华与贫穷也是比足而踵,看了让人心酸。我去大马时感觉贫富的差距还没那么强烈。。。。。

路人㊣ 说...

恭喜你能够顺利走出茨厂街:P
二十多年前离乡背井下了巴士走到kotaraya来到茨厂街给一个白粉友夹持进入小巷要了我仅有的五十令吉...

cindy 说...

看起来怎么这样凄凉?
好像满目苍夷。。。

曾经风光,最后人走光。

岁月,是残酷的。。。

嘿嘿 说...

我见过,还有那巴杀,原来是有历史的,但是,不敢靠近,免得…………

嘿嘿~


lee 说...

这么僻静的小巷你也敢走进去...
我好久没去过茨厂街了,
尤其是天气热的时候,
还要拖着两个孩子,
真系咪搞我!

普普 说...

曾经让人流连忘返的地方,好像渐渐要被淘汰,又好像在苦苦坚持着。。。屹立不倒!

花木兰 说...

以前的茨厂街比较好逛,现在的变得很窄小,而且很多外劳,在天气热的时候,还嗅到臭汗,我怕怕。。。。

张玉燕--Yoke-Yin 说...

一直以为茨厂街是一条很干净,很有气派,很多外国旅客喜欢去的地方, 怎么。。。

leejiajia 说...

都变成外劳街了。。。。

匿名 说...

我的回忆里也有茨厂街哩。在马大的那几年,我也很常走进那条街,因为几间书局都在里面。我从不敢像游客那样悠闲地逛,我总是很警惕地快步向目的地走去。那里实在太杂了...

Q.J

Douglas 说...

很少唐人的唐人街。

很多外劳的唐人街。

怪不得,”土灿“都认为唐人像外劳。。。都是pendatang。

xiaocai 蔡庆晖 说...

去过呢。哎~

薰衣草夫人 说...

Kate:世界上每一个城市都有丑陋的一面,只是我们往往只看到美丽的一面.

siau mei:谢谢你的来访,只是我只能说:对不起.

moot:我们无法不作坏的打算.

名师安娣:是给那些饱死的鬼住的.

薰衣草夫人 说...

德希:说老实话,我们这里最大的差距是:-种是坐享其成的人,一种是自力更生的人.

路人:哈哈,是你倒霉吧!

cindy:这就是城市发展被忽略的地方,好多老字号也不在了.

嘿嘿:哈哈,巴杀里都是卖菜的安娣安哥,不凶的.

薰衣草夫人 说...

lee:我也很久没去了,那天心血来潮就去看看,结果热到头痛!

普普:只是觉得这个地方已失去原来的风貌.

花木兰:其实本地人没有几个人喜欢去那里逛的.

玉燕:外国人哪去到后巷?

薰衣草夫人 说...

leejiajia:情况是越来越糟.

Q.Juan:那里三教九流聚集,的确比较复杂.

Douglas:是那-个瓜把这里命名为唐人街的?

蔡庆晖:有进入小巷吗?

嘿嘿 说...

“世界上每一个城市都有丑陋的一面,只是我们往往只看到美丽的一面.”

对极了!伦敦也有平民窟,没有朋友带我去我也不知道!就是现在建奥林匹克场地的那一带,和市中东区。

美丽安 说...

我也有很多很多年都没有走进茨厂街了,
念书时, 常常去大书局看书,
现在听说大书局也没有了。。。
前面那档罗汉果凉水还在吗?

草草聊事 说...

念书时常去,以前也在那附近的大厦工作。常穿行那里到文化街去。喜欢紫大众书局、藤茶坊和大将书局。现在那里都变成了外劳区。现在我每年只去一、两次,都是近农历新年的时候。

薰衣草夫人 说...

嘿嘿:这就是我喜欢自助旅行的原因,走入小巷街市才可感受当地人的生活.

美丽安;大众书局迁去另一条街了,罗汉果凉水档还在,那天也去喝了.

草草聊事:以前一些面孔熟悉的小贩大多不在了,现在的茨厂街已变了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