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9月6日星期日

濒临绝种的床

帆布床午后的老家,骄阳似火,我们这种锌板屋,更是被烤得酷热;难以忍受的闷热,使人感到呼吸都格外困难.
热得昏昏欲睡,便央老爸搬出帆布床,睡在上面,吹着顶头急呼呼的风扇,起码还有一丝凉意.
么女也来试试,帆布床吱吱呀呀,她说没有安全感;我说这张床呀也有几十年历史了,当年我就是在这张床上通宵夜读,累了倒头就睡,醒来再读.
说来也奇怪,别看这张帆布床架构简单,但仍能支撑几十年不倒,间中帆布被睡破,只要换一换,钉一钉,又是一张好床;就像一个壮实的大汉,几十年来硬硬朗朗地顶立着,让我们在上面安心入梦.
这种帆布床早年很盛行,尤其家中人口多而地方又不大,晚上把床打开,或睡客厅,或睡走廊,一人一张,互不干扰.第二天清早起身,把床一折,往角落一摆,一点也不占据空间.
早几年我也曾在都门家俱店寻找这种帆布床,但都遍寻不获.老爸说现在巳找不到了,应该是没有卖了.人人都爱经过设计的睡床,这种简单没有花样的老东西,一点也跟不上潮流.现世代的人,可能也会称之为怪物.
若果真如此,那真是太可惜了,至今我还找不到一张比帆布床更舒服更好睡的床!



麻绳床

这趟回去,巧遇锡克族老邻居回去他那破旧不堪的百年老祖屋去寻找旧唱片,我也随行去看看孩提时常去玩耍的老地方,却让我意外发现屋内楼上还有四张孟加里床,可惜的是也巳经损坏.
这种孟加里床特别之处,是把粗大的麻绳结结实实的绑在床架上.锡克男子身材高大魁梧,这类特制的麻绳床能负荷很大的重量.除了睡房,一般旧式家庭里,锡克人会摆一张麻绳床在客厅当座椅.
以前的大厦多聘请锡克人当保安人员,二十多年前在茨厂街附近的一些银行大厦,晚间尚可见一些锡克阿伯在大厦门口摆一张麻绳麻,他或坐或躺的在"站岗",非常有趣.只是这样情景,早巳成历史.
我问阿星当年搬家时怎不把麻绳床也带走,他说他搬去排屋,真的搁不下这么大张的床,只好丢弃在祖屋里.
我环顾回周,屋顶破了个大洞,屋内的家具被风吹雨打早巳腐蚀,唯独那四张麻绳床还保有原来的样子,只是一部分麻绳亦经不起岁月的摧毁,断了.
我记得当年老阿星就在这个房里的麻绳麻上颂经,一天三次诵唱,那浑厚的嗓音从楼上飘下,在邻近空气中散开,是庄重而诚恳的.据说他是为年轻时酗酒后的家暴行为而恕罪,我很少看到他下楼,他在我心中是个神秘人物.
"这种床,巳经找不到了."阿星说,语气带惋惜.
是的,连一些记得很牢的事情,也渐渐也模糊了,找也找不回来了.

28 条评论:

杨 霓 说...

那个帆布床我就有看过及睡过,但那个麻绳床,我还是第一次看到哦!

花木兰 说...

第一张的帆布床,我家也有。。。不过火灾时烧掉了。。。

Ashley 说...

若有买家的话,相信那个麻绳床可以拿来当古董卖了!以前我家有放炭的烫抖,妈妈当废铁买了,现在才发现这已被看为古董了。
很好奇那个帆布床的布,
睡下去时,不会弯下去吗?

安哥爵 说...

我睡过帆布床.下面空空的,可放尿盆.你不说我都忘了.
可以借睡一下重温旧梦?

薰衣草夫人 说...

霓霓:这种麻绳床连很多孟加里人也不用了,我也是很久没看到了.

花木兰:我老家那边巳没有人卖了,不知你乡下还有吗?古董来约的.

Ashley:这种烫斗值钱咯,我收藏了一个,多多钱也不卖.
帆布是硬的,只会随身体弯下去一点,蛮舒服的.背痛时睡下去更舒服.

安哥爵:我也在找.
你常周游列国,拜托你找找.

走过岁月 说...

我做第一份工作时就是睡这种帆布床的,勾起了我的回忆,哈哈!

梦游人 说...

帆布床,我的旧家以前也有,当时小时候,很害怕睡它,担心它会被我睡破,因为它只有一层。。呵呵。。想起来很可笑。。最后它还是被踩破了。。搬家时,也把它丢弃了。。它让我勾起童年的记忆。。。

simple woman 说...

我小时候家里有这种床,还是我爸爸自己做的,他是板厂工人,要怎么样的木都可以拿到一点,所以家里很多家具都是自己做的,他还做了一张小帆布床给刚出世的弟弟当baby床。
我念大学第二年时,被派去吉打州实习,租的房子只有一张帆布床,让我睡了三个星期,很好睡,很凉快。

Botak 说...

帆布床睡过,很舒服不过不习惯的话你会有掉下去的感觉。麻绳的则是第一次见到。

黛丝 说...

帆布床是我阿嫲的睡床。。。
儿时时常躺在那儿睡午觉。

麻绳床让我想起儿时玩伴,锡克族邻居,我整天往她家里钻,会见到他家胖胖的老祖母盘腿坐在上面做手作。。。

诗艳 说...

哈哈!这些床现在应该已经是古董了。
帆布床,在我们那个年代很普通。

珠英 说...

麻绳床真的是老古董了.
帆布床有睡过....

恩轩至佳_密池 说...

我小时候也曾看过类似的床,感觉很凉爽。现在应该已经变成"稀有床铺"了吧?

验光师 说...

我记得我老家也有一张帆布床,好像是青色的!

薰衣草夫人 说...

走过岁了:哗,那也该是好久以前的事吧.

梦游人:其实虽只有一层布料,但蛮耐的,像小BB的沙笼摇篮一样耐用,这就是古早人的智慧.

simple woman:应该收藏起来,好有纪念性哦!

Botak:如果太久没睡,也还是会有掉下去的感觉.我想起我那鬼佬妹夫第一次睡在帆布床时脸上那种怪异的表情....

黛丝:哈,终于有个识货人.你会讲锡克话吗?我以前会,现在忘光了.

诗艳:现在要买也买不到了,以前不会珍惜呀....

珠英:麻绳床是手工编织的,不知印度当地还有没有这种手艺,这里是应该没人会编了.

恩轩至佳:也不知道还有没有人睡这类床,搞不好很多七字辈的人见都没见过.

验光师:青色帆布床应属更早期的,那是宝啊!

skylark 说...

小时候我就是睡着第一张帆布床长大的。其实现在想起还挺舒服的,软软不会硬,白天收起来够方便,不会霸占大空间。
不过,现在还真的可以找到咩?

还有一种帆布床(椅)像沙滩的椅子,我家还有一张,百岁高龄的老爸最喜欢叹世界闭目养神的宝贝安乐窝。

謝明博馬陰人放購ˇ屁ㄉ人不董識貨ㄉ人精打細算ㄉ人霖宏百里緒恩駛溟含凾信攔醬油邱科信彰柏宏與簽纏t06單耳耽溺娟謝政道QKPb戲曲學院部大汐布袋戲model mode台北不婚獨子女 臺獨 说...

http://www.blogger.com/profile/10687885027990493634
=>

我是TAIWAN學生「教你兒女」

Chris Chia 说...

我小时婆婆家也有帆布床,好怀念。

张玉燕 说...

夫人,您这篇给我带来了浓浓的乡愁,久久不能挥去。从前我家也有一张,最早的一张好像是绿色的,后来我妈又买了一张白色的。有时,我妈会把它放在烈阳下晒,然后用棍子猛打帆布。那都是很久以前的事了。不知现在还有没有帆布床?现在,都睡 sleep number,说什么可以治腰骨痛。对了,您三妹还好吗?

marytance 说...

小学三年级时睡过帆布床,好久远的回忆!

feiyifan 说...

说起帆布床,我怀孕的时候午觉都睡它。因为太热了,别的床又让老人睡去。

feiyifan 说...

你要买?

薰衣草夫人 说...

skylark:你说的两种帆布床应该都找不到了.Uncle的那张宝贝可要好好保存哦.

chris:帆布床似乎都是大家小时候的回忆,好珍贵啊.

张玉燕:青色帆布床属更早期的产品.拍打帆布床是以前妈妈很熟悉的动作,现在应该是买不到了.
我三妹在康复中,暂时还未上班.谢谢关心.

marytance:哗,那是多少年前的回忆了?

feiyifan:怎么,你那边还找得到?可是我怎样载回来啊?

美丽安 说...

我看过, 在我外婆的家
现在要找真的不容易也。。
变成古董了。

薰衣草夫人 说...

美丽安:很多东西以前不会珍惜,现在才来当宝,因为它载了满满的记忆.

羽卒王册 说...

我小时候好像也睡过呢!好东西怎么都没有代代相传阿,很多之前长辈用的好东西,现在都已经找不到~

紫君 说...

帆布床我也有睡过。不过,搬家时,丢了。
永远不会再看到我小时候的口水印了……
那个麻绳床,好睡吗?哈哈~~

薰衣草夫人 说...

羽卒王册:真的,现在只徒惋惜.

紫君:哎呀,那口水印可是记忆的烙印呀,可惜可惜!
麻绳床上面铺张床单才好睡,我总觉得麻绳会割破皮肤;不过锡克人就这样倒头就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