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9月11日星期五

咎由自取

我请了一位印尼钟点女佣,名叫雅蒂,她替我打扫也有三,四年了.
她一周上我家一次,从早上八时开始烫衣,打扫,洗厕所,间中抹窗擦风扇,做足六,七个小时后才走.由於我家是角头间,洗地的范围较大,一次收费六十元.
也许我们认为这是辛苦钱很难赚,但在这里自立门户当钟点女佣的印尼女人可不少.最近不知为何这门生意的竞争性突然提高,有人削价招生意,优惠价是每小时RM9.90!
可以想像,过来这里当打扫的印尼女子可真不少.
雅蒂是随丈夫而来此谋生.她那位当建筑工人的丈夫早巳持有我国的"红登记",不管它颜色是红还是蓝,那终归也是有身份的人,我国政府都会当他们是自己人,他们出入都非常方便.因此,除了雅蒂,随后相继而来的有女儿,小叔夫妇,还有关系蛮远的亲戚.大家都巳把大马当作"第二个家园",在这里赚钱,然后带回家乡去花.
问雅蒂她的丈夫如何取得"红登记",她说由一位老板安排.她的工作准证也是委托这位老板办的,给钱就行了.

同一天,我看到两则新闻,一则是沙白安南县约三十名年过半百者包巴士到国民登记局,集体申请更换大马卡.他们是土生土长的大马人,由於上一代的无知,数十年来他们都是持红色身分证的人.可笑的是,马来官员还怀疑这些安哥安娣是中国人.
另一则是有关一群印尼人因不满大马"盗用"巴厘舞蹈,通过面子书掀起反马情绪,并发动"清理大马人"的运动.
我提起这三件事,看似没有关连,但仔细想想,可看出我国当权者看待"人种"的态度.
我的结论是:人家今天如此放肆,完全不理会你的称兄道弟,都是自已咎由自取的.如果在较后的女佣待遇和条件上处於被动,顽皮的孩子终究会爬上头来!

16 条评论:

张玉燕 说...

什么?现在还有红蓝登记之分?我很好奇为什么大马人喜欢印尼妹,而香港人却喜欢菲佣。是不是菲佣比较贵?

珠英 说...

是我们的蓝登记太不珍贵了?很多很多印尼人都可以申请的到....

向日葵啊伯 说...

还有新村吗?
海外的人都说"到马来西亚工作2年,间中申请第3国移民就容易多了".
还能说什么呢?

yoyo 说...

妈的,我妈妈就是其中一位土生土长马来西亚人但拿不到蓝登记的人。。。千辛万苦的申请(十余年)。。。人去世了三年后才来信说批准了。。还要拿三百大洋then一家大小去sumpah...etc

花木兰 说...

我这边也有钟点工人,RM30很便宜。

楚留香 说...

印尼人在我国太多了,我嫂嫂是其中一个。

验光师 说...

我工作附近有很多这类人,他们的IC写着penduduk tetap,数目很多,我看比我国的印度族更多了,这就是偏差。。。

SockPeng 说...

一切都是他们开始

薰衣草夫人 说...

玉燕:很多家庭多因语言问题及低廉薪酬而聘请印尼女佣,菲佣的月薪和代理费的比较高.
不必惊讶,持红登记的本地人还是有的.瞧,yoyo的母亲受便是一例.

珠英:都说咯,有钱好办事咯!

向日葵啊伯:是不是如此我不知道,但赖死不走的人通街是.

yoyo:他们说来说去还不是要钱,何必用十余年光景来为难人?真想不通.

花木兰:我们这里的打扫服务多以一个小时十元计算,有些一次收费四十元,不包括烫衣,是公价了.

楚留香:近年来成大马媳妇的印尼女子还真不少呢.

验光师:这样一比较,他们又说自己的人口又增加多少%了,接着声音更大声.....

SockPeng:是呀,亏他们还和那些人abang adik攀关系.

恩轩至佳_密池 说...

我这边的收费好像比你的贵叻,而且"品质"还是个未知数。其实,我每次都有请钟点女佣的念头,但都被老公拒绝了。因为他担心"安全"。你也要小心,人心叵测,我娘家的三个女佣服务了2年都还可以搞鬼,所以还是要小心为妙!

陈志忠 Chee Tong 说...

一种米养百种人。。。
种族课题。。。文化精髓。。。
永远都是政客拿来炒作的技俩

薰衣草夫人 说...

恩轩至佳:谢谢你的提醒.
我这钟点女佣替我们认识的六家人服务,如果有什么"风吹草动",她可以不必捞了,哈哈
你有人在家才好让人打扫,据我的了解,钟点的比家里养一个更安全.

陈志忠:所以"一个马来西亚"永远沦为口号罢了.

marytance 说...

唉,马来西亚的政府。。。
下一届换人做做看吧!

忘忧草 说...

我家也有个女佣,但他和我就像一家

忘忧草 说...

我家也有个女佣,但他和我就像一家

忘忧草 说...

我家也有个女佣,但他和我就像一家